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過了!把罷免的權利還給人民!

「過了!把罷免的權利還給人民!」

今天出席台北市西區國小聯合運動會。很想留在現場目睹小朋友的精彩表現,但必須趕回立法院,因為要二讀三讀選罷法。

兩年前的今天(11/29),超過千名割闌尾運動的年輕人穿梭在街道和巷弄中,蒐集罷免連署書,為實踐人民罷免權而努力。然而,他們最後終究無法突破舉世嚴苛的罷免雙二一門檻。政治人物,接受人民嚴格的監督,天經地義;包括罷免、公投,都不該嚴加不合理的限制。時代力量一直主張,這些權利必須完整回到人民手中。

正巧,兩年後的今天,選罷法的修正案在院會通過三讀了。雖然罷免投票率門檻僅降到25%,未能如時代力量提案的「直接多數決」,但提案門檻降到1%、連署門檻降為10%、雙二一限制廢除、連署時間增加一倍、增加了電子連署管道、刪除罷免不得宣傳等規定,這些都大大降低人民行使罷免權的限制。接著,直接民權下一步,要讓鳥籠公投法的修正,早日完成!

即時動態 Issue

檢討退輔會轉投資企業 回歸專業經營保障勞權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就「退輔會轉投資企業」進行質詢。在上次的質詢中(3/16),我對退輔會派任之高階經理人專業背景提出質疑,長期來用退役高階將領轉任投資企業的高階主管,受到外界「高薪酬庸」的質疑。之後,有許多退輔會轉投資企業的員工也來向我陳情,並指出許多案例顯示這些退輔會轉投資企業的主管缺乏專業,甚至對勞工權益的保障也有缺失。 退輔會今天備詢時,一再強調這些派任至轉投資企業的退將,是最優秀、專業的,經得起市場考驗。我反問,既然經得起考驗,那何需安置他們到轉投資企業任職?讓他們到開放的商業市場上去求職,應該很有競爭力,無須透過退輔會來安排出路吧?現在退輔會幫退將安置在退輔會封閉的轉投資體系裡領高薪,社會大眾當然會覺得不公平。 依據退輔會對於投資事業派任主管的管理要點,屢屢提到需考量「具有事業經營管理學能者」。但在退輔會提供的這些高階主管資料中,沒有一人具有經營企業經歷;具備大學企管碩士學位者,僅只4人,其餘僅是參加學分班或職訓班。這樣的人員是否符合「具有事業經營管理學能者」的標準,我想大眾自有公評。 接著我再舉例,2012年曾爆發的退輔會轉投資的榮電公司經營不善惡性倒閉,且竟然沒有提撥足額經費在退休金專戶,造成勞工大量失業,領無退休金、資遣費的狀況。退輔會派任的高階主管,把公司管理到變成這種慘狀,連勞工權利都沒保障,能稱得上專業嗎?退輔會官員回應表示,這個案例不算專業。 我再追問,退輔會其他轉投資事業,當時是不是根本也都沒有提撥足額經費在退休金專戶?是不是等到榮電事件爆發,所有的轉投資事業才發現連這麼基礎的事情,都有嚴重缺失,才尋求改進?退輔會官員也承認屬實。 退輔會轉投資事業,數十年來,連基本勞工退休金的嚴重缺失都沒有發現,這樣哪裡具備專業的管理能力? 為了保障勞工權益,我要求退輔會實際持股過半的轉投資事業,也就是直接或加上間接持股超過50%的企業,應該要准用國營事業的規定,務必要在董監事會增設工會代表,強化勞工權益的保障,避免再次爆發榮電慘劇。讓基層勞工在公司能夠參與經營,才能真正促進企業的透明公開與專業化。 最後,我要求退輔會回覆給委員會三項資料: 一、退輔會實際持股過半的轉投資公司列表 二、前述轉投資公司的勞工退休金提撥現況 三、研議董監事會增設公司勞工代表的方案 讓退輔會轉投資企業回歸專業經營,並且保障勞權,將是我們持續監督的方向! 質詢影片連結: https://youtu.be/CBKdevSFDIQ

我們一直在一起!

「我們一直在一起!」 今天站上婚姻平權團體們的台上,表達時代力量的支持。婚姻平權,最早包括時代力量版本、民進黨尤美女版本、國民黨許毓仁版本,都是修民法,總共五十多位立法委員簽署,怎麼可以最近有少部分委員的不同意見,就傳出「傾向立專法」的說法?我呼籲這五十多位簽署委員,一定要堅守修民法的立場。 同志的平等權利,近年來在許多國家被重視、被保障;然而,同志長期一直受到嚴重的迫害。納粹時代,同志會被送進集中營,如今,也仍有人因為同志傾向在某些國家會被判刑,甚至是死刑。即便在台灣,最近幾週被謊言激化的某些民眾,開始在路上或媒體上羞辱同志。但是,今天仍然有這麼多支持婚姻平權的朋友們站出來,我相信這不只是五十多位簽署修民法的委員們清楚聽到各位的聲音,其他的委員們,也請你們瞭解同志們的真心訴求。 法務部今天修正說法,指出伴侶法不限同性異性。那麼,其實方向就很清楚了。「伴侶法」適用於要走非傳統婚姻關係的伴侶,無論同性或異性伴侶,都有民眾有這種需求。「民法」則適用於要走婚姻關係、締結婚約的伴侶,這當然也應包括同性或異性伴侶。這兩種制度本質上跟同性異性無關。要能讓同性伴侶有權利締結婚約,唯有透過修訂民法,才能真正達成。 身為一個台灣人,我期盼的台灣,是一個任何人都可以安身立命、不用隨時害怕遭受歧視,一個力求消弭憎惡與仇恨的社會。同志朋友,請你們不要覺得孤單、不要因為少部分人的惡言惡語而驚恐,在立法院有著許許多多支持各位應享有平等權利的立委們,我們一直都會在,我們會繼續努力,一起推進真正的婚姻平權!

孩子的成長,我們一起參與、一起承擔!

立法院在去年已經三讀通過「性別平等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受僱者100人以上的企業應提供適當的托兒措施等,讓許多爸爸媽媽可以就近照顧小孩。很高興在立法院有好幾百個工作同仁的工作場域,也有了自己的托育中心。 即便在強調性別平等的現代社會,還是有人認為照顧小孩是女性的責任,也因此有些女性在生育之後,失去工作、甚至失去了自己的人生。這是不對的,照顧小孩是雙親共同的責任。我也認為,女性已經負擔了懷胎十個月的辛苦,孩子剛生下來這個難以適應、甚至有點混亂的階段,男性理當要承擔比較多的責任。 所以,因為地利之便,立法院托育中心是我就近照顧小孩的首選。我身為新手爸爸,希望有緣分跟大家在這裡一起學習、努力,也繼續在立法院推進與托育政策與性別平權。 (照片為2008攝於達蘭薩拉西藏兒童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