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youtu.be/C2MCA0VCEno " /> FreddyLim 林昶佐
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

「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
而不是讓舊有的僑委會黨國基因改變了你們。」

過去幾個月以來,我提出整併僑委會的意見,並要求僑委會應針對服務對象、專業分工、效能不彰、人事配置等問題,進行通盤檢討,推動改革、提升效能。然而,除了制度面外,我們卻也發現,僑委會過去許多工作內容仍未脫離黨國時代的威權遺緒。

今年5月21日在僑委會新聞稿中,官員的發言曾節錄前總統蔣中正說『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自我勉勵,讓我差點要檢查僑委會的新聞稿中,「前總統」「蔣中正」中間有沒有空一格了。蔣介石獨裁統治有成千上萬台灣人被殺被關,當時的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嗎?僑委會這個政府部門的黨國淵源深遠,威權時期曾揭櫫以「黨務為核心,開展僑運」為宗旨。直到近年都還能在僑委會的節目或政令宣導中看到黨國不分的內容,例如2011年的僑委會節目這樣說:「透過影片、我們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回憶我們心中的先總統蔣中正...」

對台灣人民來說,過去獨裁的歷史,充滿傷痛與慘烈的記憶。許多海外台僑受白色恐怖黨國迫害、流亡他鄉成為黑名單,被迫與家人隔離數十年,打開電視或接收到僑委會的文宣,卻仍習於以「黨務為核心,開展僑運」的意識形態,美化獨裁者與威權時期,這情何以堪?也難怪僑委會讓許多海外台灣僑胞很難產生認同。

僑委會應該要擁有台灣人民的視野、懷抱自由與人權的價值,更公允的來製播相關的媒體、推展政策。我對新的僑委會、委員長、副委員長,有很高的期待,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而不是讓舊有的僑委會黨國歷史基因改變了你們。

arget="_blank">https://youtu.be/C2MCA0VCEno

即時動態 Issue

「我國與中國間的政治協商應交付公投」未能入公投法

公投法三讀,「我國與中國間的政治協商應交付公投」未能入法。 超高門檻限制台灣人民行使直接民權的公投法,長年來被人民批評為「鳥籠」公投,今天終於完成修正,大幅降低門檻。但時代力量版本所提的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間的政治協商應交付公投,卻未能通過。 有國民黨委員表示,這會讓兩岸關係雪上加霜。但即便是2011年馬英九提議簽訂兩岸和平協議時,他也說應先交由人民公投。這應該是不分政黨都曾對人民許下的承諾!有執政黨委員則說,這應放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但回顧第一會期時代力量提出監督條例時,當時執政黨委員說這應該放在公投法,現在卻又說要放在監督條例,請問這是否刻意在閃躲什麼呢?

興德里鄰里會報

透過與里長、在地議員、市政府的合作,即便我們國會服務處常接到市政範疇的選民服務,也能協助民眾針對問題環節找到負責的單位來協助。面對中央與地方權責界線模糊的問題,也能夠即時釐清盡快對症下藥。(例如某些區域停電時,台電與公燈處有時無法第一時間確認權責單位。) (照片為出席興德里鄰里會報)

協會改選亂象問題叢生!!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耐性反駁。 體育署林德福署長針對我今天的質詢,事後發新聞稿回應,我看到這些顛三倒四的鬼扯,真不知道要從哪裡找出耐性再來反駁。 (原質詢影片:https://goo.gl/BDK46b| 體育署回應:https://goo.gl/Pr3LyW) 關於排球協會的改選弊端,例如29人逾期代繳近三千人會費,林德福署長表示會費繳納截止日是週六,假日銀行沒上班,週一上午清查帳戶金額,會費就已全部進到專戶,並沒有逾期繳費。 這根本完全不是事實!排球協會會費繳納截止日是2/5號,是週一不是週六。會費更不是在週一上午就全數入帳,而是在2月6、7日逾期了才有高額款項入帳。 而關於林署長介入健美協會重選一事,他則表示是因為健美協會並未事先公告前七高票當選之理事為常務理事,且此種選舉方式並不符合章程規定,因此他決定要求健美協會必須重選常務理事、重新推舉理事長。 事實是,健美協會改選當天,現場工作人員清楚告知會員選舉方式,就是前七高票為常務理事。這事先宣告的流程都有體育署代表在現場錄影紀錄,並在體育署代表監督下無異議完成改選。 請問署長到底有沒有看過側錄影片?如果有看過,他應該很清楚知道現場的會員是從一開始就了解要用這套選舉模式來投票,也集中選票在前七位,因此前七高票的理事以懸殊的票數超過其他當選的理事。 倘若林德福署長事後覺得這套選舉模式有問題,為什麼不是要求整個選舉重來,卻是要求從推選常務理事的中間部分重選?而從中間部分重選竟然就剛好幫助了原本協會內定的人能夠翻盤當選常務理事以及理事長! 林署長更無法自圓其說的是,對於健美協會改選的問題,他不用送交「監督委員會」,就可以逕自介入健美協會要求重選,而且還能巧妙的要求從中間階段重選。而對於排球協會改選的問題,林署長竟就眼睜睜看著各種弊端說行政不能介入? 我再說一次,署長選擇要不要介入,或如何介入,根本沒有客觀標準,看起來唯一的標準就是怎樣可以幫特定勢力護航,就怎樣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