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這幾天,立法院在進行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等被提名人的審查。今天上午,我針對憲法國家主權、領土問題、公投制憲、轉型正義等問題,提問大法官被提名人許志雄先生。許先生認為,根據國民主權的原理,我國的疆域只包括台澎金馬,並不包括中國與蒙古;至於憲法所規定固有之疆域,他認為這「沒有任何意義」、「不具備法律效力」。他也認為,無論是制憲或修憲,由於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若能由人民透過公民投票來決定,才最具備合理性。關於轉型正義部份,許先生明確指出不當黨產條例以及除垢法(Lustration Law)都沒有違憲疑慮,任何獨裁國家民主化的過程中,轉型正義是必經之道。沒進行轉型正義,將會侵蝕政黨政治的根基,讓台灣民主倒退。

許先生的回應,符合我對於大法官的期待,期盼未來大法官能夠勇於面對敏感的憲政層次的問題。畢竟,大法官身負釋憲的重責,不只應具備法學素養,更應洞悉國際社會的進步價值,以實質法治國的思維來保障台灣人民的權利、維護憲政國家基礎。

即時動態 Issue

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三讀!

今天院會《國民體育法》眼看就要二三讀,突然被親民黨杯葛拉下協商,我滿臉問號。 本屆立法院從去年至今辦了多場體改公聽會,教文委員會也為了《國民體育法》開了多次會議,都未見親民黨委員出席。終於在5月3日好不容易審查完竣,委員會決議無需黨團協商。今天,親民黨團突然杯葛拉下協商,並且說,法律使用「國家奧會」用語,我們選手恐怕無法出國比賽,我還是滿臉問號。 中華奧會曾以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等不同名稱加入國際奧會,現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國際奧會則曾接受我們國家代表隊以「FORMOSA(福爾摩沙 1960)」或「TAIWAN(台灣 1964 / 1968)」為名,現則為「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許多人也期待有天我國代表隊有機會再次恢復以「TAIWAN 台灣」為名。很清楚的,我國奧會與代表隊名稱並非由我國法律定死,而是依照國際奧會與我國奧會之協議。為了避免每次更名就得配合修改國內法,耗費修法資源,法條用語不宜硬性指定正式名稱,因此時代力量在去年11月送交一讀的體育團體法便建請以中性名詞「我國奧會」定之。今年5月3日在委員會審議時,此修正動議獲得在場委員支持並建議用「國家奧會」即可表達本修正動議之原意,我們也表示接受。從去年至今關於體改的審議過程,親民黨從未針對這點表達異議,現在突然以此為藉口阻擋國民體育法修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不過,在體育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我們見識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來拖延,從「選手太年輕不懂事」「國情不同財務不能公開」「開放協會黑道都來了怎麼辦」到現在「法條用語不能中性定之」,早已見怪不怪!體育改革不容停止,我呼籲,立法院接著的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讀三讀!

【中正獨裁佗位去 11】 羅本島博物館

【中正獨裁佗位去 11】 羅本島博物館(Robben island museum) 羅本島是南大西洋上位於南非開普敦桌灣(Table bay)上的一座小島,面積約5.07平方公里,是南非最大的沿海島嶼,距離首都開普敦約12公里,因為此地與世隔絕的環境,加上洶湧的波濤以及洋流帶來冰冷的海水,使人極難以徒手泅泳離開島嶼,因此羅本島的歷史長期以來除了戰時作為軍事基地以外,其他時間一直都被不同的政府拿來當作關押犯人與病人之處。 隨著歷史開發階段不同殖民者的入主,羅本島曾被荷蘭人拿來關押過反抗土著、穆斯林宗教領袖,英國人關押痲瘋病患、精神病患、反殖民運動者與政治犯,早在南非共和國成立以前這裡便是白人壓迫黑人以及黑人反抗鬥爭的歷史象徵,1959年開始,南非當局將羅本島當作關押「非白人犯人」最安全、最可靠的監獄,島上最多曾同時關押1500名犯人,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政治犯,只有極少數是刑事犯。 島上的監獄被劃為A到G七個區,分別隔離不同人種和不同危險程度的犯人,其中包括集體牢房和隔離牢房,後者關押的全部都是政治犯,舉世聞名的前南非總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曼德拉便曾在羅本島監獄的B區5號房中渡過了長達18年的時光,美國前總統柯林頓造訪羅本島時曾與曼德拉有如下對話: 「大西洋的景色真是壯麗。」 「如果通過這個鐵窗看上十八年的話你的看法就會不同了。」 由於曾經關押大量反對種族隔離的政治犯,羅本島監獄曾經就是南非種族隔離制度的代名詞,在南非民主化與取消種族隔離政策後,羅本島被視為是南非黑人反抗壓迫、爭取民主與自由的象徵,在1996年底島上最後一批犯人離開後,羅本島正式移交給南非文化部,於翌年成立向大眾開放的國家博物館,永遠紀念這段歷史,目前島上的導遊還包含了當年關押在此的政治犯與看守的獄卒,向遊客解說當年他們親身體驗的歷史痕跡。 2004年雅典奧運,當聖火傳遞到羅本島當年囚禁曼德拉的監獄庭園,由身穿紅藍奧運服的曼德拉點燃火炬時,奧運委員會主席札斯卡拉基這樣說:「我們來到傷痛且不公之地,帶來象徵友誼及公義的火炬。」

柯市府必須把當年的「不知什麼原因」查明嚴辦

侯友宜家族的文化大學大群館宿舍爭議案中,大群館屬於「住二特」土地使用分區,建照登記是「集合住宅」,卻拿來做宿舍使用。根據規定宿舍不得在「住二特」設立,因此大群館已明顯違法。 然而,長年來台北市都發局及建管處,是否都沒有察覺其違法情事?其實不然。 從資料上發現,2012年,郝龍斌市長任內的台北市建管處曾前往大群館檢查,發現是學生宿舍,因此把大群館的公安檢查標準從原先「集合住宅」所屬的H2標準改比照為「寄宿舍」所屬的H1標準。也就是說,市政府應該已知道大群館違反土地使用規定來設立宿舍,但並未依法追究,僅在執行公安檢查時直接改變標準。 這件事情有兩種可能: 第一,建管處不知什麼原因,當初未將違反土地使用規定陳報至都市發展局的都市規劃科,也就是建管處瀆職。 第二,建管處陳報至都市發展局的都市規劃科後,不知什麼原因,後續沒有依法做相關的處置,也就是都市規劃科包庇。 而2012年台北市都發局都市規劃科科長是誰?就是涉入本次文大宿舍關說疑雲的新北市城鄉發展局副局長汪禮國。 柯市府必須要好好地將當年這個「不知什麼原因」查明白,如果涉及瀆職或包庇,必須依法嚴辦! (照片取自時代力量雙北議員候選人文大宿舍記者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