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中正獨裁佗位去 16】恐怖之屋

【中正獨裁佗位去 16】恐怖之屋(Terror Háza)

恐怖之屋,乍聽起來像是遊樂園裡,利用驚悚主題吸引遊客的鬼屋。事實上,恐怖之屋是位於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博物館,前身是箭十字黨總部與匈牙利國家安全局ÁVH總部(類似蘇聯的秘密警察),裡面展示的內容可是比鬼屋更加的黑暗,它揭露了匈牙利法西斯主義與共產主義時期,獨裁政權加諸在人民身上血腥的國家暴力,以及匈牙利十月事件的受害者及相關資料。恐怖之屋所代表的是匈牙利人民過去的恐懼,以及那段悲傷的占領歷史。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奧匈帝國瓦解,喪失了大部分的土地與人口,匈牙利變成贏弱的歐洲小國,正好夾在兩個崛起的強權之間-納粹德國與蘇聯。第二次世界大戰匈牙利屬於軸心國陣營,被納粹德國佔領,1944年政權被交到親納粹的箭十字黨手上。箭十字黨奉行種族純淨、法西斯主義,因此對國家採取高度管制,持續迫害猶太人,對於匈牙利的猶太人,這棟箭十字黨的總部就是他們恐懼的化身。

隨著紅軍的反擊,蘇聯軍隊接管了布達佩斯,開啟了匈牙利長達40年共產主義時期,代表蘇維埃政權監控匈牙利國內的,ÁVO及繼任之ÁVH,繼續在這棟建築物,將恐怖的形象蔓延下去。作為秘密警察的總部,這棟建築就像是監獄,不斷地有「間諜」、「反改革者」被監禁、刑求甚至遇難。十月事件爆發後,蘇聯軍隊進駐武力鎮壓平民,雖然匈牙利共產黨總書記Rákosi Mátyás被撤換下台,但人民心中已經埋下反抗的火種,匈牙利的恐懼將來也會有驅散的一天。

2002年,恐怖之屋開幕,到現在它一直是布達佩斯的熱門景點。走進博物館,馬上能看見在水池中央展示的一台坦克車,旁邊是一整牆的犧牲者照片,對比起來令人毛骨悚然。二樓陳列著箭十字黨與匈牙利國家安全局相關物品,逐漸往下走,每一個展館都毫不掩飾地去展現獨裁時期最黑暗嗜血的部分,包含錄音、影像、照片、歷史文件等等。地下室則赤裸地展現了當初囚禁犯人的地牢及刑求的物品,讓人更清楚地了解到國家暴力的發生。整座博物館讓你完全了解,匈牙利人經歷過最黑暗的時期,人民遭受怎樣的痛苦,一步一步去奮鬥,民主化的陽光終究照亮了匈牙利的陰霾。

或許,當一個國家的人民能直視這個國家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面時,他們便能無所畏懼,去追求更美好的社會。

照片取自:http://www.terrorhaza.hu/en/museum

即時動態 Issue

稅改甲案根本只是煙霧彈?

這幾天我跟辦公室新的法案助理賴建寰同學一直在研究財政部提出的稅改草案,發現一些奧妙之處。 稅法上有個基本原則叫做「綜合所得課徵原則」,意思就是各類所得應該綜合在一起合併課稅,這樣各類所得的稅賦才會公平。這次財政部公佈的稅改的甲案、乙案,甲案就是合併課稅,看起來這樣似乎比較符合「綜合所得課徵原則」,事實上卻不是這樣。 假設某小股東拿到83元股利,若他適用5%的所得稅級距,現制他可以退稅3.9元。如果未來實施甲案,他反而要交3.1元的稅。但乙案中,小股東仍然可以選擇併入綜合所得稅,而且還繼續維持現有的抵扣稅額,這樣小股東還是可以退稅4元,當然希望選擇支持乙案,但若通過的版本真是乙案,那麼有錢人就可選擇分離課稅單一稅率26%,等於是大幅降稅。 財政部在乙案中,設計了二擇一的制度,原本適用低稅率的一般人,仍然可以選擇將股利納入綜所稅合併課徵,而且仍然有抵扣額。而適用高稅率的人則分離課稅單一稅率26%。 為什麼財政部只在乙案中設計可保障傾向選擇低稅率一般人的「抵扣稅額」方案?不把甲案也納入這種設計?我懷疑這是不是故意的?甲案只是煙霧蛋,要引導一般人去支持乙案,讓有錢人可以順勢大幅降稅? (照片擷取自電影逃學威龍)

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今天出席司法法制委員會的轉型正義公聽會。我發言時強調,現在是轉型正義框架立法的階段,期盼有框架立法的高度,通盤檢視台灣歷史上所有受統治政權壓迫的族群與個人,進行轉型正義工程,避免掛一漏萬。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草案拉出歷史縱深,涵蓋原住民族的部分,也可回溯到日治時代。會中我分享了一個故事: 前年,在西門町的萬年大樓有一位89歲的蔡蕙如阿媽發著「模型出清」的傳單。她不忍丈夫生前最愛的飛機模型將隨著丈夫逝去而塵封人世,忍痛出清,希望愛好模型的年輕朋友可以繼續收藏。蔡阿媽不會用網路,撐著年邁的身軀,在萬年大樓發傳單給路人,後來由熱心民眾轉發到網路上,引起網友支持。 蔡阿媽的丈夫許崙墩,原來是二戰期間日本加藤隼戰鬥隊的戰機駕駛。戰後中華民國來台,政府打壓這段史實,蔡阿媽回憶道,丈夫變得沈默寡言、不向別人提起這段過往,但因為一生熱愛飛機,退休後在萬年大樓開模型店,收藏飛機模型直到去世。 充滿認同糾結與矛盾的故事,不只是許老先生一家人。二戰期間,台灣日本兵有廿萬人,還有許多人在戰後被國民黨不明不白轉調前往中國打國共內戰。1949年中華民國政權逃來台灣之後,這些人的故事被刻意掩飾、甚至被仇視,當事人與他們的家庭只能將這些沉痛的記憶塵封在生命中。 過去國民黨教育用二分法,總認為台灣日本兵若不是被日本人脅迫去當兵,就是信仰日本軍國主義的漢奸,然而這廿萬人的故事,有各種樣貌,有更多糾結的故事,不該被政府長期忽視、污名化,難以獲得平反。我們應該要勇敢的面對、應該回復的名譽就該回復,應該承擔的責任也該承擔,應該補償的就該補償,而且這些沈默的當事人,正在凋零,我們絕對不能再拖延下去。我相信,這些阿公們當年上戰場時,心中惦記著仍是他們的家人,而我們這一代家人,也不該忘了他們。 最後我舉了奧地利為例,他們長年以納粹德國的受害國自居,直到90年代,政府開始主動發掘更多史料,公布當時部分奧地利人成為納粹共犯的真相,1991年總理弗拉尼茨基也表達反省與歉意。二戰時,奧地利人可能是受害者,也同時是幫兇,他們選擇勇敢面對這樣的糾結過往。 每個國家都有著不一樣的歷史糾結與社會傷口,唯有面對真相,真心回復受迫者的權利,才能在真實的基礎之上,一起促進和解與團結的美好社會。我相信,台灣有這樣的勇氣!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進一步了解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https://goo.gl/LCEQDI

在「台灣大使館」接受紐約資深媒體人Michael Malice專訪

之前在紐約接受資深媒體人Michael Malice專訪。Michael Malice是美國暢銷作家,也是美國眾多談話節目的的常客來賓,這次則是在他個人的節目頻道跟他對談。 首先要感謝Michael以「Taiwan Embassy」(台灣大使館)來稱呼台灣駐紐約代表處,這我相信會讓許多台灣人都驚喜又振奮。我也跟Michael強調,國際社會應該了解以台灣人民為主體的歷史脈絡以及所面對的國際困境,不能再用過去國民黨要爭中國代表權的那套荒謬論述來理解台灣。節目後,我收到不少美國觀眾來訊說感謝我讓他們很簡單就能理解台灣。老實說,我本來還希望能安排翻譯,但節目製作方面擔心有翻譯在場、效果會打折扣,所以還是自己硬上。現在看起來應該還OK啊哈哈。 總之,很高興交了新的朋友! 我身為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的一員,為台灣發聲不能停! 完整影片連結:https://youtu.be/kff42lfhUV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