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

本次講的不是遺跡,而是一幅畫的故事。

《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是新藝術派奧地利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於1907年替猶太富商布洛赫-鮑爾之妻所繪製的作品。二次戰爭時,猶太人大量受納粹迫害。奧地利尚未淪陷前,不少奧籍猶太人以為國家大門會為了人民生命,拒絕納粹入侵,然而,過不了多久,奧地利人所迎接的納粹軍隊,便昂首闊步於通往奧國殿堂的石板道路。

猶太人開始被舉報、被抓、被處決。最終他們發現,外來政權並不令人畏懼,恐怖的,是昔日的街坊鄰居,那背叛你時的表情。

擁有原罪般猶太人血液的布洛赫-鮑爾一家,當然也無法免於被抄家的命運。《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此落入納粹手中。當時,許多猶太人的藝術藏品,多被納粹搶奪後納為私用,你可能會在某場酒會發現,猶太人的項鍊,被戴在了納粹軍官妻子白皙而美麗的脖子上。

幸運的是,《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太過引人注目而被安置在奧地利維也納的美景宮美術館(Österreichische Galerie Belvedere)裡,然而,納粹戰敗後,這幅畫並沒有物歸原主,而是持續成為奧地利這個國家的財產和驕傲。

2000年,倖存的布洛赫-鮑爾遺族、已逃往美國的瑪麗亞(Maria Altmann)為了奪回《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與奧地利政府開始進行長達6年的訴訟並取得勝利,最後,這幅畫以1億3500萬美元賣出,收藏於紐約市藝廊裡。這個跨國轟動的案件,也被拍成了電影-《名畫的控訴》。

現任政府繼承上任政權搶奪的私產,最後應該是國產?還是物歸原主?

被政權搶奪的私產,對受害遺族來說,究竟是財產,還是那曾經美好的記憶?

(圖片引自WIKI)

即時動態 Issue

行政院應給黨產會充分的資源與支持

「行政院應給黨產會充分的資源與支持」 今天「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顧立雄主委來到立法院備詢。黨產會成立將近四個月,雖然有許多波折,但也看到推行轉型正義的進展。台灣人民對黨產會的期待很非常深,期待轉型正義、民主政治及健全的政黨發展能夠落實。 面對媒體和輿論對黨產會在司法攻防上的一些誤解,顧主委表示,國民黨過去十年從中投、欣裕台所獲得的股息股利超過135億以上,行政法院的裁定確認了中投、欣裕台是國民黨不當取得的財產,也就是肯認了黨產條例中轉型正義的精神。 我也詢問顧主委,國民黨花費了900萬律師費來對付黨產會,黨產會一年編列的訴訟預算有多少?顧主委無奈的表示,大概是幾十萬。不過包括黨產會全體成員和委請的律師們,都會在落實轉型正義上竭盡全力,顧主委也表示自己會親自出庭向法院傳達。我繼續詢問,黨產會副主委到目前為止一直都從缺。原本的口袋名單曾任檢察官的廉政署洪副署長,因遭到法務部檢審會否決而無法就任。而黨產會內具有調查經驗的人員也嚴重不足。顧主委坦言人事方面確實是很吃緊,借調不順利也不全然是他能掌控的。 因此我最後公開向行政院呼籲,黨產議題及轉型正義不是黨產會一個單位的責任,行政院應在合法合理的範圍內給予黨產會充分的資源,協調各部會提供更多具有調查經驗的人員進駐。希望顧主委和黨產會能夠逐步完全選民的寄託。 * 國民黨、中投、欣裕台關係圖:https://goo.gl/7JCJYU *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7EwdV7T38NM

龍山寺捷運站B2的【艋舺龍山文創】

我們跑行程的時候,常常故意經過龍山寺捷運站B2的【艋舺龍山文創】換個心情,去年底才開幕,推薦給大家喔! 不管是來龍山寺拜拜、廣州街逛夜市、大理街逛服飾,都可以順道來看看跟我們艋舺在地人的藝文作品、新鮮物,還有傳統樂器、各種平面展覽、在地驕傲的吳亮儀衣創意,以及可動手實作參與的工作坊。適合各年紀層,亦是暑假親子寓教於樂,酷夏避暑的好去處。(戶外逛街熱了可以來吹一下冷氣啦哈~) 地址:台北市西園路一段145號B2,龍山文創B2

台灣不應依賴中國施捨的國際空間!

「台灣不應依賴中國施捨的國際空間!」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台灣未受邀參與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請外交部李大維部長備詢。台灣在國際上受到中國打壓,處境艱困。因此,從舊政府的「活路外交」到新政府的「踏實外交」,皆強調「實質」參與的重要性。不過,究竟怎樣的參與是「實質」參與? 奧運算是「實質」參與的例子。台灣的名稱被矮化為「中華台北」,然而台灣的選手可以公平的與其他國家在競技場上一較長短,有好成績也同樣得獎奪牌。除了奧運期間,平常的國際奧會相關會務,我們也能參與。這些就是「實質」參與。同理,台灣以「台澎金馬關稅領域」參與APEC也是一樣,名稱被矮化,但可以「實質」的參與,平常的APEC國際會務,我們也有實質的參與權利。然而,台灣今年五月的世界衛生大會(WHA),或是三年前曾經出席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呢? WHA我們只能每年以觀察員的身分去發言五分鐘,ICAO更慘,三年前以「客人」身份受邀參觀大會。這兩個組織,我們不能實質參與會務,包括發表意見、表決、即時交流資訊,都不行。這種建立在接受「一個中國」前提下,仰中國鼻息,沒有尊嚴也沒有實質參與,是徹底失敗的外交策略。 我要求外交部要重新檢討,針對沒有尊嚴也沒有實質參與的徹底失敗模式,不能再投注大量資源去浪費,應該要研擬新的參與方式的可行性。台灣應擬定新的外交策略,將資源做更有效的配置。近日外交部傳出將裁撤部分外館,我便持保留意見。外交部應先檢討過去錯誤的外交政策所浪費的資源配置,轉到更務實的建立與他國的連結,而外館該強化還是該裁撤,應該在這樣的新策略下,做通盤的思考。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WA15IT7uFO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