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昨日海牙仲裁法庭宣布南海案仲裁結果,其中對太平島屬於礁石的認定大大衝擊台灣社會,我感到相當遺憾,今天立法院的內政和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分別針對南海仲裁召開議程,我均提出質詢。政府派出康定級巡防艦前往南海宣示主權,但我認為,為了捍衛我國在南海的權益,政府除了宣示性作為以外,需要有更多實際的動作,例如公告領海基線和提出新的南海主權論述。

事實上,雖然台灣實質控制太平島,也主張擁有其12海浬與200海浬的領海和EEZ(專屬經濟海域),但政府自從1999年宣布南沙群島領海基線另行公告後,直到今天整整17年都沒有再有任何動作!在國際法上,領海和EEZ都是由領海基線向外推展得到的範圍,也就是說在法律上政府根本就沒有實際去主張台灣在太平島的應有權益!反而是目前被中國實質掌控的民主礁(黃岩島)我們有公告其領海基線,這是什麼荒謬的標準?

對照其他國家的做法,例如日本在處理領海爭議時,便是第一步先在國內法上公告領海基線,再派出執法單位捍衛EEZ權益,展現實質控制,最後再透過國際組織將領海主張國際認證化,政府現在連第一步的公告領海基線都沒做到,只憑空話和宣示性作為,卻在法律上固步自封,這樣要如何捍衛權益!?

再者,便是我認為政府一定要在南海議題上,提出符合國際法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實質有效的主權主張,過去政府所主張的南海11段線,或稱U型線,基本上是沿襲國民政府在中國時期,1947年所提出的領海主張,如同中華民國主張外蒙古是領土一樣,這樣的領海主張如今已大幅悖離現實,不僅不合時宜,還讓中國近年來時常有機會在南海議題上透過一個中國原則吃台灣豆腐,例如透過一個中國原則間接主張中國擁有太平島主權,也讓國際社會誤認為台灣與中國在南海上站在同一陣線、甚至讓台灣自認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新政府應該要揚棄這些在一中框架下的過時主張,用更符合現實的論述取而代之。

當今的國際法上,對於主權宣示,重點在於是否在該地擁有長期且有效的統治,也就是事實上的實踐,而不是像中國9段線或過去政府U型線所主張的「自古以來」這樣模糊的文字。在這次的仲裁案中,仲裁法庭已經清楚宣告,中國政府所主張的9段線違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所主張的「歷史性權利」在《公約》生效後便已宣告消滅,既然如此,台灣還要無視於南海諸島絕大部分都掌控在中國、越南、菲律賓等國手中的現實,無視於國際社會國際法的實踐,將整個U型線都宣告為我們的領海嗎?這樣站不住腳的論述不僅對台灣的實質權益毫無幫助,反而有害。

我認為政府要捍衛主權和經濟利益,一定要先從務實的主張我們實質有效統治的地區,在南海也就是太平島和中洲礁的主權開始,然後在法律上有所行動,公告領海基線與領海,以此為基礎宣告和行使權利,才能為台灣在國際上謀求最大的福祉。

即時動態 Issue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 寫於 2016/8/9 世界原住民族日 Losing Watan(樂信瓦旦)生於1899年,泰雅人,曾任角板山青年會第一屆會長。1921年從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現台大醫學院)畢業,回泰雅部落擔任公醫,從事現代醫療,對部落地區推展近代醫療貢獻極大。1945年戰後,日治結束,盟軍派國民黨接管台灣。Losing滿懷希望以為可以回復原住民族被佔據的土地,繼續為原住民族權益奔走。1949年遞補當選第一屆台灣省參議員,1952年當選第一屆台灣省臨時省議員,同年,卻被國民黨政府指控為匪諜,逮捕槍殺。 日前,我走訪桃園復興角板山時,閱讀了Losing Watan前輩的故事。在北橫公路沿線也閱讀了許多政府設置的北橫公路觀光簡介,多圍繞在戰後榮民工程處用三年的時間,拓寬北橫公路的辛苦故事。然而,北橫公路沿線是泰雅族傳統領域,1915年,日治台灣總督府為了統治泰雅族,開築了角板山三星警備道,以利警備集結,這條警備道後來就成為現今的北橫公路。面對這條公路、看著泰雅領土一點一滴的失去,泰雅族更有百餘年的心酸血淚,卻在北橫公路沿線對旅人介紹的故事中被忽略。 蔡英文總統日前已宣布,將於今年十一月一日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未來,原住民族在自己的傳統領域,是否能夠恢復為主人、落實自治復興歷史及文化、推動轉型正義,在傳統領域上發展成有尊嚴的政治主體,捍衛族人的生活與權益;這些,不僅是落實原基法,更牽扯許多複雜的制度改革,是新政府與台灣社會的重大考驗。 未來的道路上,我們還會碰到不同聲音的摩擦,更要積極地去理解與溝通。Losing Watan七十多年前的使命,讓我們這一代來完成。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不能只是拆!要看到老社區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今天到內政委員會針對「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獎勵條例草案」質詢內政部葉俊榮部長。這個內政部大力推動的草案,為的是解決危險建築與老舊住宅更新的問題,將影響到我們中正萬華許多的老社區。然而,在地的聲音是否有被納入考量?在地的需求,是否真能夠被這個草案解決?其實都還有很多需要釐清之處。 例如,本法將危險建築物與老舊建築物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共立專法,有些細部條文規定都產生混淆。又如本法與《建築法》、《都市更新條例》既存規定有疊床架屋甚至矛盾之疑義。還有,老建築難道只有拆除改建唯一選擇嗎?為何沒有納入補強或修繕的選項呢?同時,政府強調是為了增強老建築的防災與安全,卻沒有重視有些老社區狹小巷弄,以及防災避難空間、警消、醫療、交通動線原本就可能有不足的問題,本草案卻開放改建的容積率、放寬建蔽率,會讓更多人住進那個社區,不就更超出當地可以負荷的防災資源嗎? 目前政府缺乏完整的國土規劃、都市計劃、社區生活脈絡的調查、系統性的老屋健檢等嚴謹評估,就推出本草案,針對個別的老建物來推動改建,將可能破壞都市與社區的紋理,破壞在地市民的生活脈絡,更可能根本不符合居民實際的需求。 最後,我再次提醒部長,這個政策雖然立意良善,但草案實在有很多值得商榷之處,請務必要聽進各界包括專家、學者及許多在地居民的聲音,才能讓這個政策的推動,真的符合人民的需要,解決老社區的問題。 (圖片為電影「功夫」之畫面,擷取自網路)

別讓台灣的轉型正義輸給時間

文化部在去年初宣示將推動中正紀念堂的轉型,並將提出《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法草案,也陸續啟動社會對話論壇、願景工作坊等系列活動,來凝聚轉型的方向。然而,一年下來,日前行政院與執政黨公布的新會期優先法案中,仍沒有中正紀念堂組織草案。 據了解,文化部將持續舉辦社會對話的活動,且不會提出中正紀念堂的組織修法草案,而是將轉由即將成立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來規劃審訂。也就是說,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工作反而因為促轉會即將成立而延緩了。 許多蔣介石獨裁統治下的受害者與家屬們正在凋零,仍在世的長輩們也不知道還有多少歲月能等待公義彰顯的一天,只有這佔地25公頃的獨裁者紀念園區似乎永遠屹立不搖。所有關心台灣公義與人權的朋友,都應該要深思前國際刑事法院首席檢察官理查・葛斯東(Richard Goldstone)的這句話:「時間是轉型正義的敵人」。 蔡總統在今年228紀念日再次表達對轉型正義與促轉會成立的積極態度,但我要提醒政府,轉型正義並不是未來促轉會一個部會的工作。處理過去威權時代遺留的傷害,是所有政府單位都應該要承擔的改革。唯有所有的政府部會都有此體悟,台灣的轉型正義才能不輸給時間。我們這一代必須有勇氣與決心,才能撫慰受害者,告慰已逝英靈。 (照片引用: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