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維也納日報專訪:搖滾明星、政治家、惡魔

前陣子接受了奧地利《維也納日報》的專訪,除了報導我長年關注的社會議題,我也強調,台灣是民主自由在亞洲的重要實踐者,國際應與台灣有更多的串連與合作,一起保障民眾的福祉。

不過這標題怎麼看起來好驚悚!喔~原來是說我拜訪達賴喇嘛時,達賴喇嘛說中國政府稱他是惡魔,但閃靈演出的妝比較像惡魔。呵呵其實好像沒錯啦~不過平常我很慈眉善目的

全文詳細報導:https://goo.gl/TaMXM9

即時動態 Issue

把握時機,開創台美與國際關係的新局。

「把握時機,開創台美與國際關係的新局。」 這趟川普就職典禮的行程終於結束。一週的行程,拜訪美國相關部門、政治智庫與幕僚、國會議員,他們多次提及川普顯然有意檢討外交政策,台灣應該把握機會提出我們的主張與要求,盡力爭取。這與日前川普交接團隊顧問葉望輝訪台時的建議很接近。 目前台灣政府向美方提出的要求,不外乎是加深台美在軍事安全的合作、經貿文化的交流、美國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但我認為,這些多是過去事務性要求的延續,都不算是核心策略性的主張。 川普用開創的態度來重新定位美國並擬定外交策略,台灣有一樣層次的思考嗎? 例如,美中的對抗,台灣決定要站在什麼角色?是看戲的旁觀者?或更清楚的位置?例如,亞太軍力部署結構中,台灣又是什麼定位?是被動接受盟邦的保護,還是有更積極的參與?例如,前進國際組織,台灣的國家地位論述是什麼?是繼承大中國法統的傳統中華民國史觀?還是以台灣為主體,有別於中國的兩千三百萬國民主權的民主國家? 這些,台灣政府都應該代表人民,有更高層次的主張與策略,對包括美國在內的友邦提出,讓國際社會認知,並讓世界看到台灣的行動與方向。 在國際的棋局中,每個國家都是棋子。台灣現在跟美國看似更為友好,但也擔心被美國犧牲。唯有台灣有活躍的自主性,也就是說,台灣這顆棋子自己也會動、並往自己的目標走去,這樣一個多元複雜的動態棋局,才能減低台灣被動犧牲的風險,並維護台灣人民的權益。 期盼台灣政府能把握這個契機,開創台美關係與國際參與的新局。 最後,很高興能與代表團團長前行政院長游錫堃、台中市長林佳龍、嘉義縣長張花冠、跨黨派的立法委員陳亭妃、呂玉玲、林為洲、柯志恩、陳怡潔、國安會諮委童振源、亞洲·矽谷行政長黃瓊雅同行,這一路上大家意見未必相同,但充滿笑聲與歡樂又很耐操,能跟各位同行是難得的緣分!當然,還要感謝外交部與駐外單位盡心盡力的安排與籌劃!

勿當中國侵犯人權共犯,徹底檢討兩岸共打協議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中國在肯亞強行擄走台灣人的事件,要求相關部會備詢。我先向外交部致意,特別是亞非司同仁基層外交人員為保護國人奔走的辛勞,我們看在眼裡相當感動。 接著,我質詢法務部次長。中國這次不透過肯亞司法單位、直接強行向肯亞警察要人、強行擄人等,連肯亞的高等法院都裁定肯亞警方拘留台灣人再交給中國人員是違法,發出禁制令。這明顯是違反程序、侵害人權的境外綁架,但昨天法務部國際及兩岸法律司副司長戴東麗,竟然說中方的作法是符合國際慣例,今天次長回應我的質詢,也試圖含糊帶過!我真的感到非常遺憾,外交部的同仁這麼努力要把人帶回台灣,法務部竟還扯後腿,將程序正義和人權棄之不顧,難道是要為中國護航?實在讓人難以認同。 我進一步詢問法務部、陸委會與警政署,在多份報告中,政府花了很多的篇幅在細數「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簽訂六年以來「在第三地合作打擊犯罪」、「協同行動」,破獲無數案件,不能因為這次個案抹煞了這些成就、否定這個政績。然而,中國公安部長年來執行的「境外緝捕」工作,均嚴重違反程序、侵犯人權。以2015年為例,中國公安部的報告指出他們在海外抓獲的857人,只有有14名是透過正常的異地追訴程序,也就是有高達98%都是類似這次他們在肯亞的方式,不分涉案證據、涉嫌程度,用侵犯人權的方式、甚至強行擄人。中國這樣的行為,在國際間受到許多批判。我質問,我方政府與中國聯手「在第三地合作打擊犯罪」、「協同行動」所累積的案例,有多少是建立在中國這種受到國際譴責的粗暴行為之上? 法務部、陸委會與警政署面對我的質疑,只是撇清,我方政府人員絕對沒有參與違法、侵犯人權的工作,卻沒有清楚否認這些被我們政府視為政績的案例可能有許多是坐視中國用侵犯人權的粗暴手段後,再把台灣人交付給我們。這種事情我方政府若還拿來當政績,不就等於默許中國這種被國際批判的行為嗎?我們認同政府應該要強化打擊犯罪,但台灣是民主法治社會,絕對絕對不能把打擊犯罪是建立在支持中國的大量侵犯人權的作為之上,這是民主法治的恥辱! 最後我也詢問陸委會,在2011來菲律賓的引渡事件後,陸委會曾表示「將與大陸方面研商協議規範內容之檢討修正,做為未來通案處理之模式」,請問五年來,這個協議做過什麼修正?陸委會竟表示,五年來沒有與對岸做任何修正。 我難以想像,既然近日政府各部門都已經提到,2011年以來就已經有「雙方人員各自帶回」的共識,且當年民間便已經召開許多會議提出建議,為什麼五年來沒有把前述的共識與民間的建議,與中國協商來補正協議? 我期盼法務部及陸委會應徹底檢討現行協議缺失,準備新政府交接後與中國再次重啟兩岸司法互助談判,訂立有民意基礎的兩岸協議。將人權保障、當事人選律師協助的權利、家屬官員完整的探視權、以及政府提及多年來的「人員各自帶回」的共識等,都應納入協議中,並建立無例外的人身安全通報機制,確保台籍嫌犯透過兩岸司法互助協議都能夠獲得公平的審判。 完整質詢影片: https://youtu.be/msG_2g_0dHU

不能只是拆!要看到老社區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今天到內政委員會針對「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獎勵條例草案」質詢內政部葉俊榮部長。這個內政部大力推動的草案,為的是解決危險建築與老舊住宅更新的問題,將影響到我們中正萬華許多的老社區。然而,在地的聲音是否有被納入考量?在地的需求,是否真能夠被這個草案解決?其實都還有很多需要釐清之處。 例如,本法將危險建築物與老舊建築物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共立專法,有些細部條文規定都產生混淆。又如本法與《建築法》、《都市更新條例》既存規定有疊床架屋甚至矛盾之疑義。還有,老建築難道只有拆除改建唯一選擇嗎?為何沒有納入補強或修繕的選項呢?同時,政府強調是為了增強老建築的防災與安全,卻沒有重視有些老社區狹小巷弄,以及防災避難空間、警消、醫療、交通動線原本就可能有不足的問題,本草案卻開放改建的容積率、放寬建蔽率,會讓更多人住進那個社區,不就更超出當地可以負荷的防災資源嗎? 目前政府缺乏完整的國土規劃、都市計劃、社區生活脈絡的調查、系統性的老屋健檢等嚴謹評估,就推出本草案,針對個別的老建物來推動改建,將可能破壞都市與社區的紋理,破壞在地市民的生活脈絡,更可能根本不符合居民實際的需求。 最後,我再次提醒部長,這個政策雖然立意良善,但草案實在有很多值得商榷之處,請務必要聽進各界包括專家、學者及許多在地居民的聲音,才能讓這個政策的推動,真的符合人民的需要,解決老社區的問題。 (圖片為電影「功夫」之畫面,擷取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