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以後去中華路的國防部福利站購物,可以騎腳踏車囉!!

報告!我們建國里周邊民眾請注意,以後去中華路的國防部福利站購物,可以騎腳踏車囉。之前與顏聖冠議員和建國里許瀞尹里長合作爭取的自行車停車位已經設置完工辣!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獨裁佗位去 19】 希特勒故居

【中正獨裁佗位去 19】 希特勒故居 1889年4月20日,位於奧地利與德國的邊境小城因河畔布勞瑙(Braunaum am Inn)一座淺黃色3層公寓裡,一名小男孩降生了,他的名字叫做阿道夫.希特勒,日後他為人類的歷史寫上最黑暗的一頁。 其實希特勒在出生幾周後就舉家搬離出生處,這個地方在他的人生中並未佔據多少篇幅,然而,正如同所有與希特勒生命有關的文物與建築都要面臨的困擾,多年來奧地利一直都試圖處理這個燙手山芋,為了避免此處成為納粹崇拜者的溫床,打從1972年開始政府就租下這棟樓房作為公共用途,目前每月仍支付4700元歐元的租金(約新台幣十六萬)。 現在,奧地利政府打算進一步做出最終處置,為了避免此處成為新納粹的聖地,政府日前宣布擬拆除這棟位於Salzburger Vorstadt街上充滿歷史的三層公寓,卻激起不同人馬間的論戰。 對於拆除,奧地利內政部長索博卡說:「有必要作出決定,因為奧地利希望防止這個房子變成新納粹的朝聖地,在過去一再發生過這種事情,即有人聚集在那裏喊口號。」 不過奧地利的副總理萊因霍爾特.米特雷納則說,應該把它變成「有教育價值」的場所,諸如博物館,這是更好利用這個場址的辦法。政治學家邁斯林格也大力提倡將此改建成「責任之家」,希望建立一個青年中心,讓年輕學子利用具有歷史意義的空間進行相關討論。 雖然不同的意見充斥著討論,但目前拆除計畫並沒有改變,建築物外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寫著:「百萬死者告誡我們,為了和平、自由與民主,永不再有法西斯」。

退輔會別再躲,改革從保障勞權開始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質詢退輔會李翔宙主委。關於時代力量提出整併退輔會業務的議案,我以曾被裁撤整併業務的新聞局為例,雖然現在行政院沒有新聞局,但其業務並非就消失,而是分別由外交部、文化部、發言人室等專責機關來負責。同理,時代力量提案整併退輔會,並非要讓退伍軍人的輔導業務被棄置,而是希望軍隊從召募、訓練、服役、退伍到轉職,這相關業務應由國防部統合規劃與執行,才能讓政策有一體與連貫性。 接著我則關注新政府退輔會的改革政策。我詢問主委,立法院的預算中心、監察院以及眾多各黨的立委,多年來對退輔會轉投資企業提出諸多批評,主委對這些弊端是否知情。主委表示他都知悉,並已經著手研擬部分制度的改革。 我提醒主委,日前我在4/20的質詢 ( 參考連結: https://goo.gl/ZBGZNG ),退輔會的書面回應完全只是在敷衍了事,令人失望。我當初要求退輔會計算所有其直接與間接投資企業的實際總持股比例,退輔會的報告竟然用「國營事業管理法未有相關規定」企圖蒙混過關。我反駁事業管理處處長,如果退輔會認定底下的轉投資事業是民營,為什麼不用一般的方式去換算公司間交叉持股的狀況?國人有權利知道這些轉投資事業,究竟公股的實際持股比例,並且依持股權利要求改革。 另外,我要了解各轉投資公司勞工退休金提撥的狀況,退輔會竟用「尚符合勞動部之輔導作法」帶過,完全沒有回覆詳細列表與數據。國會若無法掌握這些資料,如何監督退輔會轉投資事業是否確實保障勞工權益? 至於董監事會設置勞工代表一事,退輔會竟回答「雖然他們股權占多數,但在民股的合縱之下,影響有限」來敷衍,說難以設置勞工代表董事!退輔會要安插高階將官去當董事長、去當總經理,這些將官要安插親朋好友去任職,就都順暢無阻,要設置勞工代表董事,就說退輔會無能為力?這款說詞,究竟誰能接受?退輔政策,是要輔導退役軍人的轉職,當然要設置他們的代表在董事會、才能保障權益,並使公司管理更公開透明。 這三項要求,李主委也當場允諾支持,將研擬措施。我也要求退輔會,要依照我的要求,如實回覆給我相關資料!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rCci4ZoyDsE

一條不被落實的法律,一條曲折的重機路

2011年立法院通過《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修正案,明訂排氣量550c.c.以上大型重機,可依交通部公告規定路段及時段行駛高速公路,且以國6、國8及國3新化以南路段為優先試辦路段,並在安全性及風險有效控管原則下,分階段規劃可開放路段及時段。但距今5年了,交通部卻遲未進行。 重機在台灣行駛快速道路已行之有年,事故和傷亡比例並沒有明顯增高;在歐美,以及台灣周邊的日本、新加坡、越南、馬來西亞等鄰國,重機早已能上高速公路,台灣的法律也已通過可行,政府竟不依法辦理,甚至無端引起人民對立,這是行政怠惰。若社會對於重機路權有疑問,政府應該提供科學數據與政策的脈絡,讓民眾理解,不應置身事外。 我在今年重機促進會陳前理事長過世之前,曾與他數次會談。他計畫要請交通委員會的立委來主辦公聽會,我雖不屬於該委員會,但也允諾一定參與。新的會期,希望能繼續與重機朋友、新任理事長、交通委員會委員們一起協同推進。希望政府、重機以及相關業者能夠面對問題、把事情談清楚。在實務、科學實證與安全的原則下,保障重機應有的路權。 (照片為知名刺青師、重機車友阿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