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國庫通黨庫通私庫,竟這樣搞

昨天台北地檢署就三中案(中廣、中影、中視)正式起訴前主席馬英九等人。看了北檢公布的資料,一般民間團體或政黨絕對不容許發生這種事,更何況這些不當黨產其實是國家的財產!

其中最誇張的一段,三中的股權主要屬於華夏公司,而華夏公司是國民黨100%掌控,依當時候照鑑估價報告,三中股權價值保守估計約40億元,但40億元的東西,余建新21億元就買到。簽約之後,不僅21億元沒付,連定金4億元都沒付,三中股權就轉給余建新了。而這些交易都跳過國民黨中常會,直接由馬英九參與其中、親自簽字核可。

後來余建新只願意買三中的中視,而馬英九依舊賤價出售。北檢公布的錄音資料發現,馬英九對負責幫他執行三中交易案的汪海清,所下的指示竟是「我還是給你(指余建新)應該有的回饋,但是你要在其他地方要跟我配合」!

!!!???

(照片為舊中廣大樓,取自維基百科)

即時動態 Issue

外交國防預算審查

今天去協商外交國防委員會的預算,雖然立法院已經決議外交部對國內團體補助通刪3%,但針對世盟和亞盟的補助預算仍高達兩千萬,我再次表達反對。世盟總會長饒穎奇與中國交往密切,且國民黨一直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我們補助這樣的團體去做外交工作,到底是宣傳中國還是宣傳台灣? 同時,我也要求「中華台北亞太經濟合作研究中心」,這既然是國內團體,不應繼續自我矮化使用「中華台北」的名稱,外交部應該在中文及英文名稱上適當調整,維護國家尊嚴。 針對其他的團體補助,我則要求原則上應回歸一般補助程序,不應再直接編列預算。而在回歸一般補助程序前,這些團體的預算及工作報告等,都應該送交外交國防委員會,加強預算監督。

【中正獨裁佗位去 10】S-21 集中營

【中正獨裁佗位去 10】S-21 集中營(Security Prison 21) 紅色高棉,又稱為赤柬。1975年,柬埔寨共產黨推翻了高棉共和國,取得柬埔寨政權,開始實行非常極端的專制統治。赤柬政權統治了不到四年的時間,就造成了200萬的柬埔寨人死於屠殺、破遷、勞改或大飢荒,幾乎是二十世紀最血腥暴力的災難。 S-21 集中營原來是一所高中,1975年被赤柬改造成集中營和處決中心。四周布滿了帶有高壓電的鐵絲網。被關進集中營的人大約只能活兩、三個月,動不動就被毒打、虐待或強姦,連睡覺都必須被銬著。然後會以極刑逼迫他們認罪,承認自己通敵叛國,並必須供出同夥,最後他們會被帶到處決中心殺害。赤柬政權對內部的「純潔」要求也非常極端,因此共產黨內部的人員甚至是高官,也常常被抓到集中營審問、處死。集中營部分的守衛,甚至還是從犯人的孩子裡選出來的,經過嚴厲的訓練和洗腦,成為了冷酷無情的衛兵。以上個種種,可以想見赤柬政權的偏激與瘋狂,短短三年多,有超過15000人被關押進集中營內,而得以倖存下來的,只有七個人。 1979年,集中營被越南軍隊發現並將之公諸於世。隨後集中營被改成博物館對外開放,紀念被紅色高棉高壓統治下受迫害的人們。該址現在叫做吐斯廉屠殺博物館(TuolSleng Genocide Museum),Tuol Sleng的意思是有毒的高地,也可以解讀成「堆屍陵」。博物館幾乎保持著原貌,包括格局、刑具和四處可見的血跡。而倖存的七人中,還有三名仍在世,也在博物館內訴說著自己夢魘般的遭遇。而當年S-21的負責人康克由,於1999年因協助赤柬屠殺而被捕,由聯合國與柬埔寨共同組成的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指控其犯下反人類罪、戰爭罪和謀殺罪,於2010年被判處無期徒刑。 圖為集中營的紀錄片電影《S-21:紅色高棉殺人機器》

新南向政策推動成果及願景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新南向政策推動成果及願景」邀請相關官員列席備詢。我向「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資深談判代表高泉金強調,新南向政策必須跳脫過去南向政策的想像,不能單純只看經貿面向。 我以日本為例,幾十年來無論國際經濟局勢如何改變,台日兩國人民仍密切合作、創造互利、維持友善情誼,這是建立在雙方包括經貿、社會、文化的高度互相認識所擁有的互信。因此負責規劃新南向政策策略與統籌的部門,應該要能夠有超越經貿層次的想像,才能推進台灣與東南亞鄰國的多面向交流,建構有延續性的深度合作。這點,高代表也表示贊同。 但對於現行政府部門的分工,我其實感到憂慮。新南向政策的整體策略雖由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負責,但該辦公室主任從缺。行政院最高的統籌協調部門是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跨部門部會又排除了文化部,顯然超越經貿的想像有限。因此,我要求經貿談判辦公室,應準備更進一步的數據化詳細資料以及超越經貿的具體目標提供給委員會。 另外,我針對泰國與澳洲兩個新南向政策的重要國家跟外交部長李大維進一步討論。我提醒部長,泰國即將在2018年大選,現執政的軍政府與反對勢力紅衫軍水火不容,若明年政黨輪替,現在正在推展的台泰合作政策是否會生變,將如何延續,外交部要提早準備因應的措施。而澳洲在近年來也對中國影響力滲透其外交、經濟、國安、教育等層面有所警覺,並採取各種措施來反制。台灣面對相同的問題,應加深與澳洲的關係,推動更全面的交流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