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遭到侵佔之公立法人,應徹底清查

為了要追查二戰戰後,公家財產遭到私人團體侵佔的情況,我從黨產條例、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一路緊盯到今天三讀通過的財團法人法。

以在我們中正萬華霸佔國家三萬坪土地、影響數千居民的私立仁濟院為例。原本仁濟院在日治時代是屬於官方慈善組織,戰後由連震東(連戰的父親)代表政府接收,在1950年左右突然變成「私立仁濟院」,本來負責接收的官員連震東後來更變成了私立仁濟院的董事長。這些收歸私有的土地與財產目前市值超過三百億元。

在審查財團法人法的過程中,我們還發現在全國各地有更多這種狀況。我認為,這些法人與財產都應該被徹底清查追討

今天三讀通過的財團法人法第二條,納入了我們的部分主張,但我要求主管機關應主動調查這些不當或不法侵佔之真相,很遺憾沒能得到支持。

最後,在與執政黨與行政單位溝通後,以附帶決議的方式來彌補。內容為:行政院應要求或轉知各級主管機關,儘速配合法務部與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調查以日本政府或人民所遺留財產捐助成立財團法人之過程,有無涉及遭不法或不當侵占之情事,並將調查報告、被侵占之財產清冊公開揭露於專屬網站。

未來我將持續追蹤行政機關的清查進度,追討國家財產,捍衛公平正義。
 

即時動態 Issue

稅改甲案根本只是煙霧彈?

這幾天我跟辦公室新的法案助理賴建寰同學一直在研究財政部提出的稅改草案,發現一些奧妙之處。 稅法上有個基本原則叫做「綜合所得課徵原則」,意思就是各類所得應該綜合在一起合併課稅,這樣各類所得的稅賦才會公平。這次財政部公佈的稅改的甲案、乙案,甲案就是合併課稅,看起來這樣似乎比較符合「綜合所得課徵原則」,事實上卻不是這樣。 假設某小股東拿到83元股利,若他適用5%的所得稅級距,現制他可以退稅3.9元。如果未來實施甲案,他反而要交3.1元的稅。但乙案中,小股東仍然可以選擇併入綜合所得稅,而且還繼續維持現有的抵扣稅額,這樣小股東還是可以退稅4元,當然希望選擇支持乙案,但若通過的版本真是乙案,那麼有錢人就可選擇分離課稅單一稅率26%,等於是大幅降稅。 財政部在乙案中,設計了二擇一的制度,原本適用低稅率的一般人,仍然可以選擇將股利納入綜所稅合併課徵,而且仍然有抵扣額。而適用高稅率的人則分離課稅單一稅率26%。 為什麼財政部只在乙案中設計可保障傾向選擇低稅率一般人的「抵扣稅額」方案?不把甲案也納入這種設計?我懷疑這是不是故意的?甲案只是煙霧蛋,要引導一般人去支持乙案,讓有錢人可以順勢大幅降稅? (照片擷取自電影逃學威龍)

【中正獨裁佗位去 1】恐怖地形圖

【中正獨裁佗位去 1】恐怖地形圖(Topographie des Terrors) 「恐怖地形圖」博物館位於德國柏林,前身是納粹蓋世太保(Gestabo)和親衛隊(SS,Schutzstaffel)總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在此地制定最終解決方案(final solution of the Jewish question),以進行對歐洲猶太人系統化的種族滅絕計劃。1942 年,總部建築遭盟軍轟炸成廢墟,之後因無人敢面對而任其荒廢。美蘇冷戰時期柏林圍牆則緊鄰而立。 1985 年底,政府從瓦礫中發現總部地下室與廚房的地基。東西德統一後1992年,政府成立保護遺址的「恐怖地形圖基金會」( Topography of Terror Foundation)時遭到反對,因為許多人認為修復此地會成為納粹份子聚集地。當時基金會表示,紀念館成立目的並非為了紀念受難者,重要的是要讓參觀者瞭解納粹政權的錯誤,檢討與反省。 2010年,耗資3400 萬美元的博物館,從納粹廢石堆中就地新生,館內展覽著每年不斷更新的史料,讓參觀者了解德國如何在短短幾年間,從不完美的民主國家變成擁有國家恐怖機器的法西斯獨裁政體,以及納粹主義的暴行。戶外則保留過去凌虐囚犯的地下牢房,及一部分柏林圍牆等殘骸,殘骸上,我們可以看到路人在上面塗寫「FUCK WAR」、「WHY」、「MADNESS」,述說著歷史創傷。 史料參考: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處考察報告 相片版權:林昶佐國會辦公室

過了!把罷免的權利還給人民!

「過了!把罷免的權利還給人民!」 今天出席台北市西區國小聯合運動會。很想留在現場目睹小朋友的精彩表現,但必須趕回立法院,因為要二讀三讀選罷法。 兩年前的今天(11/29),超過千名割闌尾運動的年輕人穿梭在街道和巷弄中,蒐集罷免連署書,為實踐人民罷免權而努力。然而,他們最後終究無法突破舉世嚴苛的罷免雙二一門檻。政治人物,接受人民嚴格的監督,天經地義;包括罷免、公投,都不該嚴加不合理的限制。時代力量一直主張,這些權利必須完整回到人民手中。 正巧,兩年後的今天,選罷法的修正案在院會通過三讀了。雖然罷免投票率門檻僅降到25%,未能如時代力量提案的「直接多數決」,但提案門檻降到1%、連署門檻降為10%、雙二一限制廢除、連署時間增加一倍、增加了電子連署管道、刪除罷免不得宣傳等規定,這些都大大降低人民行使罷免權的限制。接著,直接民權下一步,要讓鳥籠公投法的修正,早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