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台灣就是台灣,外交策略應全面革新

有鑒於日前的多明尼加斷交事件及後續相關外交因應措施與國際反應。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我向吳釗燮部長強烈要求應該徹底革新我們的外交策略與國家定位。

首先我向部長再次確認,當今台灣的外交政策,是否仍然延續上個世紀黨國獨裁時期的虛幻主張,亦即自認代表中國甚至蒙古西藏等十幾億人。部長清楚回答,早已不再是這樣主張。台灣民主化後的這一二十年,我們的外交論述就是台灣政府代表的是兩千三百萬的台灣人民。然而,我立刻舉出在多明尼加斷交事件後,許多國際媒體仍以「對中國政府承認從台北移轉到北京」的概念在報導,甚至CNN還報導「北京跟台北政府都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互相否認對方政府的合法性」。很明顯,經過了二十幾年的努力,國際社會仍然誤解台灣的主張,以為台灣自認代表中國!我們在國際間對台灣國家定位與外交論述所做的努力,根本徹底失敗。

這種失敗,也顯示在政府對外關係的策略上的矛盾。例如,我們正在推進的新南向政策,其中包括協助越南、印尼、菲律賓等鄰近國家的基礎建設、農業技術或醫療援助與合作,促進雙邊友好、優化台商在當地的經營環境。不管是越南、印尼還是菲律賓等鄰國,這些都是非邦交國,我們仍亟欲開展合作、建立雙贏互惠互利的關係。

但我們與多明尼加斷交後,卻就把原本外交部宣稱創造「雙贏」的合作計畫都停止了。這不是矛盾嗎?如前所述,台灣的外交工作也正在努力推進與非邦交國建立雙贏的合作關係,那跟多明尼加無論有沒有邦交,原本講好的「雙贏」合作計畫,又何必終止?這只有兩種可能,第一,就是以往宣稱跟邦交國的合作都是共創雙贏,這根本是假的,其實就是台灣單方面的捐輸,因此一斷交就要立刻切斷這種捐輸。而另一種可能更危險的,就是外交部的思維仍然還在爭奪中國代表權,因此就跟獨裁時期的國民黨一樣,只要斷交,外交部馬上反射性地落入漢賊不兩立的陷阱。

我強烈要求吳釗燮部長全面檢視台灣外交策略的矛盾,提出精準清楚的國家定位與外交策略,以及對外論述與宣傳的計畫。並整理過去兩年所有國際上對台灣有所誤解的報導,擬定說帖並全面澄清。讓每年250億的外交經費不再繼續落入矛盾陷阱中虛耗,讓國際認識真正的台灣。

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_mdE_sZW2Dg

即時動態 Issue

內外資差距,只是為富人減稅的藉口

這次稅改,據說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是「縮短內外資差距」。 所謂內外資差距是怎麼回事?現制下適用綜所稅率最高級距的大股東,按照一般的看法,內資(正式用語應為居住者)的股利負擔是:{〔(100-17)+(17/2)×45%〕-8.5}+17≒49.68 至於外資(正式用語應為非居住者))的負擔是:〔(100-17)×20%〕+17=33.649.68-33.6=16.08 政府因而認為內外資差距高達16.08,外資比內資輕稅,所以有許多內資化身為假外資。因此透過這次稅改的方案,包含綜所稅最高級距降至40%,營所稅提升至20%,外資股利所得提升至21%的情況下,內外資差距會降至4%左右。 這樣的說法其實有很多問題 16.08的差距應該有被過份誇大的嫌疑,第一,目前內資股利所得併入綜所稅,享有綜所稅的免稅額與扣除額,這個部分的因素沒有被考慮進去。第二,外資所負擔的33.6,僅是計算台灣這邊的稅賦,若是該外資將股利分配回母國公司,仍然要負擔母國的股利所得稅,這部分許多國家的規定不盡相同。 我們目前有和32個國家簽訂「避免所得稅雙重課稅及防杜逃稅協定」,對於這32個國家的居住者來台投資所賺取的股利所得,稅率大部分降至10%。因此,對於這些國家的居住者,股利負擔又會降至〔(100-20)×10%〕+20=28,和本次稅改完成後大股東的股利負擔〔(100-20)×26%〕+20=40.8,內外資的差距又會拉高至12.8,難不成又要再降稅? 此外,許多變身成為假外資的內資,就是為了全面避稅,因為租稅天堂(例如,巴哈馬、百慕達、開曼群島、英屬維京群島等)不僅免稅(或稅率極低),還提供相當的隱蔽性。調降一個股利所得至26%,這些為了避稅的假外資,有何理由會因此而變回內資? 內外資的差距可以調整,但必須把所有的問題都說明清楚,這些因素都不講,只說要拉近內外資的差距,根本就是有錢人要爭取大幅降稅的藉口。 (圖片擷取自電影《華爾街之狼》)

家庭是夫妻共同扶持的成果,年金應有離婚分配請求權

上禮拜審查軍人年改時,有國民黨委員質疑行政院版本中所規定的離婚配偶請求權,當時國防部嚴部長和退輔會邱主委竟表示同意這樣的看法,我相當驚訝。今天質詢國防部長時,我要求後續協商若遭遇國民黨類似質疑,部長應堅持院版的主張。 一個家庭的責任,無論是工作或是家務,本來就都是夫妻共同承擔、互相扶持的成果。台灣民法早就有離婚財產分配請求權的規定以及許多判例,去年我們在立法院審公教年改的時候,也早就通過相關條文。世界上諸如美、日、德等國家也都有類似的規定。 我們在討論軍人眷屬的福利時,常討論到因為軍人工作的特殊性,配偶與家屬往往也必須犧牲生活來配合,因此應有針對家屬的福利優惠與補助。但討論到年金時,卻又忽視配偶的付出,主張這財產是軍人自己的,這不是矛盾嗎?

資訊戰不只是盜帳號!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國防部成立「第四軍」的必要性來質詢。所謂「第四軍」,指的是針對資訊戰的軍種。這對一些人來說,可能很難想像,以為資訊戰只是盜帳號、網頁被蓋台。因此,我首先請問國防部,中國要癱瘓台灣的高鐵,在傳統作戰要靠飛彈、空襲,而現在,是否只需透過資訊戰來癱瘓高鐵系統?國防部副部長也表示認同,並提醒不只如此,各行各業都可能被攻擊,嚴重影響民生、人民疏散、軍事運輸等。 國際上,包括紐約時報、BBC都曾報導,中國解放軍正在各國進行有系統有規模的駭客工作。2015年2月更有媒體揭露,台灣的國安局網站一年遭中國網軍攻擊侵擾高達722萬餘次,惡意攻擊更計有23萬餘次,他們將台灣視為攻擊歐美日國家網路的「練兵場」。然而這樣嚴重的狀況,今日除了交通部外,各部會的報告竟沒有特別提到中國的威脅。這一直是目前政府與現實脫節,與人民感受的差距。 檢視政府整體的資安政策,行政院資安會報曾規劃在2014年要完成資安警示等級及燈號規範,然而今天行政院資安會報主任卻表示,今年(2016)才會完成這個規劃。這樣的效率實在令人驚訝,長年來,人民和政府機關豈不是根本不知道何時資安亮紅燈、遭受嚴重威脅? 接著我進一步詢問,如果是高鐵系統被攻擊、校園被攻擊、或是任何單位被攻擊,該由哪個政府部門會專責處理,得到的都是「協調各部會、會同技術人員處理」這樣的空洞回應。攤開政府資安組織圖,應該要具有軍隊決策作戰能力的網路國防單位,竟然只是在層級最低的一層,現場國防部人員在疊床架屋的組織圖上也一時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資訊戰已成為世界各國軍隊戰略的重要環節,資訊安全是國家安全的層次,美國、韓國都有網路司令部。而我們的國防部目前則是在這亂七八糟疊床架屋政府組織中的最下層單位。 今年四月份,政府又再移入新增一個「資安中心」的設置,其實無法根本性的解決問題。我認為,整個資安還是要全盤檢視,新政府要先建立整體資安的戰略,整併疊床架屋的組織,在這樣的脈絡下建立國軍第四軍或是網路司令部,才能真正捍衛我們的國土安全。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NiJxg7yCA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