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促轉會主委人選不能誤導轉型正義的意義

司法法制委員會正在進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的人事提名案的詢答,昨天我對主委提名人黃煌雄先生提出我的擔憂。

黃煌雄獲提名主委的消息曝光後,發生了許多爭議,執政黨一直以「為了促成和解,黃是最適合的人選」來辯護,送交立院的黃煌雄自傳資料也一直強調類似的論述,對於轉型正義核心工程的見解與貢獻卻相對缺乏。轉型正義的目標工程至少包括:一、真相釐清與還原,二、受難者名譽與權利的恢復及賠償,三、加害者的法律與道德責任的追究,四、體制的改革。

這樣模糊轉型正義的焦點,令人擔憂。正如同另一位促轉委員被提名人彭仁郁在回應時代力量的問卷所提及的「促轉會的出發點不應該縮限在和解vs不和解的二元對立預設上,這不僅將嚴重妨礙真相調查程序,也貶抑了公民在歷史真相調查報告出爐後辨別責任歸屬、討論適切咎責方式的的道德判斷力。」

促轉會不是扮演調解加害、被害雙方的和事佬。和解並不容易,應該奠基在真相之上,並對加害者究責、恢復受害者名譽與權利,才有可能讓受害者原諒,提供一個「和解」的可能。若盲目追求和解而息事寧人,甚至要求受害者放下,這不是轉型正義,更是再次傷害受害人。

是否有勇氣追求真相與公義,有能力踏實進行轉型正義的工作,這將是我行使促轉會人事同意權考量的重點。

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Ul66lEPoEBk

即時動態 Issue

榮民就養金發去中國,誰拿去?

這兩天我們外交國防委員會審查退輔會的預算。針對政府發放給旅居中國的榮民的就養金,我提出疑問。經統計資料顯示,這些旅居中國的榮民,平均壽命遠高於台灣平均將近10歲,更高於中國當地民眾平均14歲。這些人半數以上的人都可以活90歲以上甚至有許多百歲人瑞,這個奇特的現象也連年受到立法院預算中心的質疑。是不是有可能老榮民在當地早已過世,卻被人繼續冒領台灣發放過去的就養金? 而且,退輔會每年派人去中國實地訪查,發現領取人已死亡的比率,皆大於指紋紙本驗證的模糊比率,顯示退輔會用指紋驗證模式的侷限性。今年上半年派人訪查的比率只占全體16.41%,現行的機制難以全面防堵有人冒領就養金的可能。 我們決定凍結其100萬預算,要求退輔會做進一步的說明,經過委員會同意才能解凍。

透過文化與歷史,讓台灣走進世界

【透過文化與歷史,讓台灣走進世界】 面對國際上種種政治困境,我們要努力突破、持續參與。但同時,我們也應該透過文化的方式讓台灣被世界看見。這是今天我在立法院總質詢的第二段重點。 我先以沖繩和平祈念公園的「台灣紀念碑」為例。這座在1965成立的公園,悼念太平洋戰爭犧牲的人們,樹立包括日本、韓國以及許多太平洋島嶼各國的紀念碑,長年來有許多國際人士、各國政要前往參訪、憑弔。但台灣人同樣死傷慘重,園區的台灣紀念碑卻是今年才落成,晚了各國數十年。這個紀念碑全靠民間的奔走,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也有不夠完善的地方,例如有專家針對碑文的內容以及落款的形式提出專業的建議。這是政府應該要大力參與、支持,讓它更完善才對。 另外我舉陳智雄、李柏青以及許多戰後留在印尼的台籍日本兵的例子,他們在當時幫助印尼獨立運動,獲得印尼建國英雄勳章,被許多印尼的歷史書籍記載。這些台灣人的故事,都值得推動放到印尼的歷史博物館中。 我也再舉美國的移民博物館為例。我曾在那邊看到美國的非裔、華裔、日裔、韓裔、菲律賓裔以及歐洲各國移民美國的歷程,卻沒看到台灣移民的蹤跡。台灣人從日治時代到戰後時期,有幾波移民美國的風潮,也有背後動人的故事,例如戰後因為白色恐怖,而旅居美國成為無法返台的黑名單等等。這些台灣故事,都值得推動放入美國的移民博物館,跟其他族裔的美國移民一起被世人所認識。 不只這些例子,我們跟週遭國家,甚至於全世界都有很多的互動,有許多共同的歷史經歷、文化內涵。在世界各國的各種主題博物館、文化園區、歷史展覽或公園,都有許多待我們補充進去的台灣人故事。過去,台灣總是比較重視短期的文物特展,或是砸大錢在短期宣傳廣告。但我們應該可以推動更多永續性的工作,讓台灣在世界的歷史與文化脈絡中,被大家看到,真正發揮永續的文化交流、柔性外交的力量。

檢討退輔會轉投資企業 回歸專業經營保障勞權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就「退輔會轉投資企業」進行質詢。在上次的質詢中(3/16),我對退輔會派任之高階經理人專業背景提出質疑,長期來用退役高階將領轉任投資企業的高階主管,受到外界「高薪酬庸」的質疑。之後,有許多退輔會轉投資企業的員工也來向我陳情,並指出許多案例顯示這些退輔會轉投資企業的主管缺乏專業,甚至對勞工權益的保障也有缺失。 退輔會今天備詢時,一再強調這些派任至轉投資企業的退將,是最優秀、專業的,經得起市場考驗。我反問,既然經得起考驗,那何需安置他們到轉投資企業任職?讓他們到開放的商業市場上去求職,應該很有競爭力,無須透過退輔會來安排出路吧?現在退輔會幫退將安置在退輔會封閉的轉投資體系裡領高薪,社會大眾當然會覺得不公平。 依據退輔會對於投資事業派任主管的管理要點,屢屢提到需考量「具有事業經營管理學能者」。但在退輔會提供的這些高階主管資料中,沒有一人具有經營企業經歷;具備大學企管碩士學位者,僅只4人,其餘僅是參加學分班或職訓班。這樣的人員是否符合「具有事業經營管理學能者」的標準,我想大眾自有公評。 接著我再舉例,2012年曾爆發的退輔會轉投資的榮電公司經營不善惡性倒閉,且竟然沒有提撥足額經費在退休金專戶,造成勞工大量失業,領無退休金、資遣費的狀況。退輔會派任的高階主管,把公司管理到變成這種慘狀,連勞工權利都沒保障,能稱得上專業嗎?退輔會官員回應表示,這個案例不算專業。 我再追問,退輔會其他轉投資事業,當時是不是根本也都沒有提撥足額經費在退休金專戶?是不是等到榮電事件爆發,所有的轉投資事業才發現連這麼基礎的事情,都有嚴重缺失,才尋求改進?退輔會官員也承認屬實。 退輔會轉投資事業,數十年來,連基本勞工退休金的嚴重缺失都沒有發現,這樣哪裡具備專業的管理能力? 為了保障勞工權益,我要求退輔會實際持股過半的轉投資事業,也就是直接或加上間接持股超過50%的企業,應該要准用國營事業的規定,務必要在董監事會增設工會代表,強化勞工權益的保障,避免再次爆發榮電慘劇。讓基層勞工在公司能夠參與經營,才能真正促進企業的透明公開與專業化。 最後,我要求退輔會回覆給委員會三項資料: 一、退輔會實際持股過半的轉投資公司列表 二、前述轉投資公司的勞工退休金提撥現況 三、研議董監事會增設公司勞工代表的方案 讓退輔會轉投資企業回歸專業經營,並且保障勞權,將是我們持續監督的方向! 質詢影片連結: https://youtu.be/CBKdevSFDI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