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促轉會主委人選不能誤導轉型正義的意義

司法法制委員會正在進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的人事提名案的詢答,昨天我對主委提名人黃煌雄先生提出我的擔憂。

黃煌雄獲提名主委的消息曝光後,發生了許多爭議,執政黨一直以「為了促成和解,黃是最適合的人選」來辯護,送交立院的黃煌雄自傳資料也一直強調類似的論述,對於轉型正義核心工程的見解與貢獻卻相對缺乏。轉型正義的目標工程至少包括:一、真相釐清與還原,二、受難者名譽與權利的恢復及賠償,三、加害者的法律與道德責任的追究,四、體制的改革。

這樣模糊轉型正義的焦點,令人擔憂。正如同另一位促轉委員被提名人彭仁郁在回應時代力量的問卷所提及的「促轉會的出發點不應該縮限在和解vs不和解的二元對立預設上,這不僅將嚴重妨礙真相調查程序,也貶抑了公民在歷史真相調查報告出爐後辨別責任歸屬、討論適切咎責方式的的道德判斷力。」

促轉會不是扮演調解加害、被害雙方的和事佬。和解並不容易,應該奠基在真相之上,並對加害者究責、恢復受害者名譽與權利,才有可能讓受害者原諒,提供一個「和解」的可能。若盲目追求和解而息事寧人,甚至要求受害者放下,這不是轉型正義,更是再次傷害受害人。

是否有勇氣追求真相與公義,有能力踏實進行轉型正義的工作,這將是我行使促轉會人事同意權考量的重點。

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Ul66lEPoEBk

即時動態 Issue

赴海外實習不是去當廉價勞工!

今天在立法院針對學生海外實習教育質詢教育部。目前有些台灣學校委託廠商或仲介成為實習監管單位,包含薪資發放、住宿、打實習成績都是由這些廠商來訂立和管理。這種由老闆或仲介掌握海外實習學生的食衣住行的海外實習方式,造成許多學生勞動權益被侵害。例如有些台灣學生在澳洲的工作薪資遠低於平均水準,或是被廠商用違反澳洲勞動法令的多種名目來苛扣。 某些台灣廠商曾經在澳洲被申訴、開罰,後來這些廠商乾脆跟學校簽約合作,讓學校把學生送去「實習」。「海外實習」儼然成為這些廠商逃避企業責任、合法雇用廉價勞工的護身符。我要求教育部,應該要針對違反當地勞動法令的廠商做出拒絕清單,並要求實施「海外實習」的學校符合當地勞動法規,包括:清楚的工資計算清單、工作保險;廠商若代繳房租或伙食等費用,應有確實單據;讓學生能無條件轉換租屋處甚至轉換雇主;雇主如有預扣稅金和提撥退休金,也必須依法提供相關證明。 (照片取自NATIONAL GEOGRAPHIC)

頻道商又搞鬼!民視新聞台遭無預警下架

今天凌晨系統台業者台灣大寬頻TBC,無預警將民視新聞台下架,至少造成中部地區約共70萬收視戶權益嚴重受損。 廣大收視用戶的權益事關言論自由,然而目前系統業者在台灣屬於寡佔市場。系統業者背後常涉及各種的政治力,甚至包括中國因素在內。頻道若要上架幾乎只能透過唯一的系統台,連相關利潤分配都是由系統台說了算,讓系統台常常有持無恐,甚至可以無預警斷訊。這等於讓言論自由被掐在寡佔的有心人士手上。 NCC應儘速解決問題,恢復民眾權益,涉及不法的部分更應採取嚴厲裁罰處置!

內外資差距,只是為富人減稅的藉口

這次稅改,據說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是「縮短內外資差距」。 所謂內外資差距是怎麼回事?現制下適用綜所稅率最高級距的大股東,按照一般的看法,內資(正式用語應為居住者)的股利負擔是:{〔(100-17)+(17/2)×45%〕-8.5}+17≒49.68 至於外資(正式用語應為非居住者))的負擔是:〔(100-17)×20%〕+17=33.649.68-33.6=16.08 政府因而認為內外資差距高達16.08,外資比內資輕稅,所以有許多內資化身為假外資。因此透過這次稅改的方案,包含綜所稅最高級距降至40%,營所稅提升至20%,外資股利所得提升至21%的情況下,內外資差距會降至4%左右。 這樣的說法其實有很多問題 16.08的差距應該有被過份誇大的嫌疑,第一,目前內資股利所得併入綜所稅,享有綜所稅的免稅額與扣除額,這個部分的因素沒有被考慮進去。第二,外資所負擔的33.6,僅是計算台灣這邊的稅賦,若是該外資將股利分配回母國公司,仍然要負擔母國的股利所得稅,這部分許多國家的規定不盡相同。 我們目前有和32個國家簽訂「避免所得稅雙重課稅及防杜逃稅協定」,對於這32個國家的居住者來台投資所賺取的股利所得,稅率大部分降至10%。因此,對於這些國家的居住者,股利負擔又會降至〔(100-20)×10%〕+20=28,和本次稅改完成後大股東的股利負擔〔(100-20)×26%〕+20=40.8,內外資的差距又會拉高至12.8,難不成又要再降稅? 此外,許多變身成為假外資的內資,就是為了全面避稅,因為租稅天堂(例如,巴哈馬、百慕達、開曼群島、英屬維京群島等)不僅免稅(或稅率極低),還提供相當的隱蔽性。調降一個股利所得至26%,這些為了避稅的假外資,有何理由會因此而變回內資? 內外資的差距可以調整,但必須把所有的問題都說明清楚,這些因素都不講,只說要拉近內外資的差距,根本就是有錢人要爭取大幅降稅的藉口。 (圖片擷取自電影《華爾街之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