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促轉會主委人選不能誤導轉型正義的意義

司法法制委員會正在進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的人事提名案的詢答,昨天我對主委提名人黃煌雄先生提出我的擔憂。

黃煌雄獲提名主委的消息曝光後,發生了許多爭議,執政黨一直以「為了促成和解,黃是最適合的人選」來辯護,送交立院的黃煌雄自傳資料也一直強調類似的論述,對於轉型正義核心工程的見解與貢獻卻相對缺乏。轉型正義的目標工程至少包括:一、真相釐清與還原,二、受難者名譽與權利的恢復及賠償,三、加害者的法律與道德責任的追究,四、體制的改革。

這樣模糊轉型正義的焦點,令人擔憂。正如同另一位促轉委員被提名人彭仁郁在回應時代力量的問卷所提及的「促轉會的出發點不應該縮限在和解vs不和解的二元對立預設上,這不僅將嚴重妨礙真相調查程序,也貶抑了公民在歷史真相調查報告出爐後辨別責任歸屬、討論適切咎責方式的的道德判斷力。」

促轉會不是扮演調解加害、被害雙方的和事佬。和解並不容易,應該奠基在真相之上,並對加害者究責、恢復受害者名譽與權利,才有可能讓受害者原諒,提供一個「和解」的可能。若盲目追求和解而息事寧人,甚至要求受害者放下,這不是轉型正義,更是再次傷害受害人。

是否有勇氣追求真相與公義,有能力踏實進行轉型正義的工作,這將是我行使促轉會人事同意權考量的重點。

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Ul66lEPoEBk

即時動態 Issue

外交部承諾將研擬設置藏人政府窗口

今天我質詢外交部長李大維,首先關心今年推動台灣入聯方式。我特別指出,今年外交部在國際的說帖不再落入過去的中華民國「爭取中國代表權」的內政論述陷阱,改以台灣為主體、反駁中國曲解「聯合國2758決議文」侵犯台灣的主權。外交部能以台灣做為國家的主體,跟中國的代表權問題區隔開來,這是進步。 我也強調,台灣國際地位要讓世界關注,除了正式的外交以外,也應拓展各種國際管道,強化多方國際關係,才能凝聚最大的國際友台力量,對此李大維部長也表認同。我接著指出,今年蒙藏委員會正式裁撤,蒙古與西藏不再被放在虛幻的「內政事務」架構下,目前外交部分配到的預算與業務是「蒙古國」部分,至於代表國際上二十萬藏人的「藏人行政中央政府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應由哪個部會作為窗口,部長回應,應該是由陸委會主管。 我指出,分佈於世界各地的二十萬流亡藏人,有很強的國際遊說能力、扎實的人際網絡,許多人更在世界各國的政經領域擔任要角。達賴喇嘛尊者能在世界各國旅行、拜會重要領袖;更重要的是,藏人社群對台灣相當友善,達賴喇嘛也一再鼓勵藏人加強跟台灣的交流。因此,台灣政府應該更積極與他們的民選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建立窗口,但絕不能放在陸委會,因為這樣是把已經不受中國統治的藏人歸納到中國事務,等於是跟中國站在一起欺負他們,絕非對待朋友之道。因此,我要求李大維部長,應主動爭取由外交部做為「藏人行政中央」的窗口,部長也允諾,會研擬處理。 除了對西藏與蒙古的外交應該正常化,我表示,外交的正常化不能迴避對中國事務,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能繼續放在內政架構的思維。中國一直都是外交事務的一環,外交國防委員會討論國安問題一定聚焦中國共諜、國防議題一定聚焦中國威脅、外交乃至於國際貿易一定聚焦在中國的各種打壓。中國屬於外交事務顯而易見,卻因舊時代的黨國意識形態把這些放在內政事務,另設陸委會,疊床架屋浪費資源、虛耗政府效能。連賴清德院長在上週總質詢時也提到,台灣與中國應該回歸國際關係、未來應該由外交部處理。我詢問李大維部長是否有同樣的理念,部長並未正面回答此問題。我提醒,李部長今年在國際的投書,核心理念是把台灣切割出中國代表權的漩渦之外,台灣跟中國是不同的國家,這才是符合現實的論述。期許外交部未來繼續以此為基礎,推動外交的正常化。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4RnzLvSKQho

外交國防預算審查

今天去協商外交國防委員會的預算,雖然立法院已經決議外交部對國內團體補助通刪3%,但針對世盟和亞盟的補助預算仍高達兩千萬,我再次表達反對。世盟總會長饒穎奇與中國交往密切,且國民黨一直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我們補助這樣的團體去做外交工作,到底是宣傳中國還是宣傳台灣? 同時,我也要求「中華台北亞太經濟合作研究中心」,這既然是國內團體,不應繼續自我矮化使用「中華台北」的名稱,外交部應該在中文及英文名稱上適當調整,維護國家尊嚴。 針對其他的團體補助,我則要求原則上應回歸一般補助程序,不應再直接編列預算。而在回歸一般補助程序前,這些團體的預算及工作報告等,都應該送交外交國防委員會,加強預算監督。

國防部對獵雷艦案應負重大責任

今天,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再次針對慶富獵雷艦案邀集相關部會詢答。會議中,我強調,慶富公司的惡劣行徑縱然可惡,但國防部內部也不能撇除責任。慶富過去在執行政府標案的過程發生許多重大問題,為何國防部沒有把關?例如在2013年慶富執行的海巡署「100噸級巡邏艇」案,試航就發生主機燒缸的大問題,完工交付的日期嚴重延遲。這些問題,國防部在2014年9月審查慶富投標獵雷艦案的過程中,難道沒有先調查、都不知情?國防部現在的口徑都把責任推給慶富,但事實上國防部也應承擔自己應負的責任,提出內部的懲處名單。 另外,我在調閱小組查閱台灣銀行資料,完全矛盾。2015年5月台銀決定不參貸,2016年1月大轉彎決定參貸。原先2015年針對慶富的評估報告所列舉的負面因素,到了2016年突然都變有利因素。例如,當初評估報告說此案的關鍵技術掌握在國際廠商手上有風險,竟變成合作的國際廠商是一流廠商很保險;當初評估報告說此案有政治因素風險,竟變成這是政策很保險。請問這種為了要給慶富錢,而胡言亂語完全矛盾的報告,是怎麼寫出來的?這段期間的轉變,在台銀的會議紀錄裡完全看不到任何說明,唯一轉折就是當時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等高層介入。 而同樣從不參貸變成決定參貸的其他銀行,例如台企銀、合庫,至今都沒有將完整資料交來調閱小組。我要求金管會副主委立刻把相關銀行的資料送來調閱小組,不要再拖延遮掩! (圖為 義大利船廠未完成的獵雷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