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語言平等法推進中!

《國家語言發展法》終於在昨天審查結束送出委員會。其中我於2016年參與研擬的時代力量版本的精神亦納入,包括:各族群之固有語言為國家語言、國家語言一律平等、保障語言基本權利與資源的提供、公務員甄選得依需要附語言證明、並針對面臨傳承危機的語言優先推動保障措施等。此外委員會也納入時代力量黨團建議,增訂政府得補助、獎勵法人及民間團體推廣國家語言,促進公私部門攜手創造友善的語言學習環境。讓台灣能夠如同許多歐美多語言先進國家一樣打造多元語言的友善環境。

期待我們的下一代都能在多元文化的母語環境中幸福長大,感謝在教育及文化委員會的慈庸認真參與審查,辛苦啦!

即時動態 Issue

應嚴正表達: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上週五衛服部收到世界衛生組織(WHO)邀請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的邀請函,但上面加註了聯合國大會2758決議,也就是「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將蔣政權代表驅逐」的決議。 長期以來民調顯示,多數台灣人認為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馬政府為追求實質參與國際交流,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為原則,並接受「中華台北」的名義。我不認同馬政府將台灣限制在廿五年前的虛幻共識,但這是馬政府八年的立場,我們有必要來釐清。 何謂九二共識?檢視馬政府過去所言,就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但對岸宣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主張是中華民國,儘管雙方對主權有爭議,但先擱置這些爭議,務實對話、交流、合作」。 那麼,現在的WHA邀請函,其所附加的聯合國2758決議是說「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將蔣政權代表驅逐」,這何來的一中各表?哪有擱置爭議?這完全違背馬政府的立場。因此,今天陸委會施惠芬副主委在我的質詢下,也表達這已違背九二共識的意涵。然而,總統府竟然表示,中國這是「善意」互動? 難以想像,馬政府竟然連過去八年來強加在台灣人民身上的「九二共識」,到了其任內最後一個月,都可以全面棄守,擁抱中國的一中原則,只任憑陸委會政府官員勉強守住立場! 我不認同九二共識,事實上,中國一直利用九二共識這個幌子偷渡一中原則的框架,壓迫台灣人民在國際上的權益,這是台灣絕對要警覺的。因此,我期盼新政府絕對不能再掉入「九二共識」的陷阱,回歸台灣人民的意志,對內逐步改善體制、讓台灣成為正常的國家,對外也要強調「台灣不屬於中國一部分」。因此,台灣若要出席WHA,不只要能夠實質參與對於防疫與衛生相關的國際交流合作,也一定要清楚表達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拒絕一中原則! 質詢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k4_2C7HRLk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 寫於 2016/8/9 世界原住民族日 Losing Watan(樂信瓦旦)生於1899年,泰雅人,曾任角板山青年會第一屆會長。1921年從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現台大醫學院)畢業,回泰雅部落擔任公醫,從事現代醫療,對部落地區推展近代醫療貢獻極大。1945年戰後,日治結束,盟軍派國民黨接管台灣。Losing滿懷希望以為可以回復原住民族被佔據的土地,繼續為原住民族權益奔走。1949年遞補當選第一屆台灣省參議員,1952年當選第一屆台灣省臨時省議員,同年,卻被國民黨政府指控為匪諜,逮捕槍殺。 日前,我走訪桃園復興角板山時,閱讀了Losing Watan前輩的故事。在北橫公路沿線也閱讀了許多政府設置的北橫公路觀光簡介,多圍繞在戰後榮民工程處用三年的時間,拓寬北橫公路的辛苦故事。然而,北橫公路沿線是泰雅族傳統領域,1915年,日治台灣總督府為了統治泰雅族,開築了角板山三星警備道,以利警備集結,這條警備道後來就成為現今的北橫公路。面對這條公路、看著泰雅領土一點一滴的失去,泰雅族更有百餘年的心酸血淚,卻在北橫公路沿線對旅人介紹的故事中被忽略。 蔡英文總統日前已宣布,將於今年十一月一日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未來,原住民族在自己的傳統領域,是否能夠恢復為主人、落實自治復興歷史及文化、推動轉型正義,在傳統領域上發展成有尊嚴的政治主體,捍衛族人的生活與權益;這些,不僅是落實原基法,更牽扯許多複雜的制度改革,是新政府與台灣社會的重大考驗。 未來的道路上,我們還會碰到不同聲音的摩擦,更要積極地去理解與溝通。Losing Watan七十多年前的使命,讓我們這一代來完成。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中正獨裁佗位去 15】史塔西監控檔案保衛戰

【中正獨裁佗位去 15】「自己案底自己救!」史塔西監控檔案保衛戰 國家安全部(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MfS),簡稱「史塔西」(Stasi),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的國家安全及情報機構。史塔西被認作當時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報和秘密警察機構之一。 史塔西的格言是「黨的劍與盾」,口號則是「我們無處不在」,如同這兩句話,史塔西的主要任務是對國內的政治偵防與打擊反對勢力,具體來說包括蒐集情報、監聽監視、操控媒體、鎮壓與刑求異議人士等,相當於台灣戒嚴時期的警總和調查局等情治單位的總和。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史塔西透過廣泛、細密、有效的組織工作,滲透到了社會的每一個層面,從上至下,層層預防,對公民一切可能危及政權穩定的言行實行全面監督。可以說,在東德生活,沒有一塊空間是史塔西不能間接、或者直接參與的。其監聽設備從紐扣、水壺,到木棍、垃圾桶,甚至鋼筆,無孔不入。 根據統計,直至1989年解散前,史塔西在全國總計有九萬多名正式職員,線人高達五十萬人,若將臨時線人也計算在內,則總人數可能高達兩百萬人,當年東德全數人口一千八百萬人中有六百萬被納入秘密監視之列,這個數字也就是說,在當時,每九個東德人中便有一人為史塔西工作,每三個人之中便有一人遭到監控,史塔西可能是你的鄰居、好友、親戚、同事、上司、老師、同學,你的朋友就是史塔西、史塔西就是你的朋友,在八零年代,平均每天都有八人遭到史塔西逮捕,許多人就此此消失。 1989年12月4日,就在柏林牆被推倒的一個月之後,東德埃爾福特市的一棟政府辦公大樓樓頂冒出了陣陣黑煙,這棟大樓正是當地史塔西的辦公大樓。顯然這個龐大的秘密機構已經預感到危險即將降臨,因此急於銷毀總部和地方各局的秘密檔案。火光引起了途徑此處的一位女醫生的注意,她迅速意識到這樣的情形意味著甚麼,憑著勇氣與正義感,她與趕來的市民們赤手空拳的衝進了史塔西大樓,強行接管了正在被銷毀的秘密檔案。 搶救史塔西檔案的行動迅速蔓延至柏林與全國各地,1990年1月15日,成千上萬的市民衝進了柏林史塔西總部大樓,他們看見的是推擠如山的碎紙——這些來不及焚燒或者投入粉碎機的海量檔案僅憑人手被撕成碎片,裝滿了足足一萬六千個麻袋,大樓內所有的碎紙機都因為過度使用而陷入故障。除此之外,仍有四千萬張的索引卡和排起來可以超過一百多公里長的文件來不及銷毀,被市民完整接收。 「那晚有上千人在國安部門口示威,每個人都知道史塔西正全力忙著銷毀檔案,所以,大家衝進去的時候第一個念頭,都是無論如何要把獨裁的證據保留下來。」曾參與佔領檔案局行動的工程師邁爾(Heinz Meier)事後回憶道。 兩德統一後,國會通過《史塔西檔案法》,明確規範檔案的用途和調閱方式。依此法成立的史塔西檔案局、全名:「聯邦政府委託管理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家安全部檔案局 」,目前有一千六百名員工,年度預算新台幣四十億元,運作至今超過二十年,申請調閱自己案底的民眾已經超過三百萬人。 雖然經過數十年來的努力,最高曾同時雇用超過三千人協助整理,當年被撕碎的一萬六千袋卷宗如今仍只還原了五百袋,約一百二十萬張文件,還不到總數的百分之三,不過幸好我們知道,真相會一直在那,沒有人可以將真相從我們之中消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