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美國參、眾議院相繼通過台灣旅行法

感謝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北美台灣鄉親以及許多熱心的各界台灣友人推動下,美國參、眾議院相繼通過台灣旅行法,就待川普簽署公告。未來,台美政府高層將可以互相正常交流,除去不必要的溝通阻礙。我們政府應以此為基礎,加深台美各方面的合作,讓兩國的人民互惠互利,並逐步推進台灣國際關係的正常化。

即時動態 Issue

林昶佐問政報告最新一期出刊囉!

除了在網路上追蹤林昶佐的問政資訊,看紙本的彙整也有不一樣的感覺喔。歡迎大家服務處來索取,地址是:台北市莒光路88號。

台灣就是台灣,外交策略應全面革新

有鑒於日前的多明尼加斷交事件及後續相關外交因應措施與國際反應。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我向吳釗燮部長強烈要求應該徹底革新我們的外交策略與國家定位。 首先我向部長再次確認,當今台灣的外交政策,是否仍然延續上個世紀黨國獨裁時期的虛幻主張,亦即自認代表中國甚至蒙古西藏等十幾億人。部長清楚回答,早已不再是這樣主張。台灣民主化後的這一二十年,我們的外交論述就是台灣政府代表的是兩千三百萬的台灣人民。然而,我立刻舉出在多明尼加斷交事件後,許多國際媒體仍以「對中國政府承認從台北移轉到北京」的概念在報導,甚至CNN還報導「北京跟台北政府都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互相否認對方政府的合法性」。很明顯,經過了二十幾年的努力,國際社會仍然誤解台灣的主張,以為台灣自認代表中國!我們在國際間對台灣國家定位與外交論述所做的努力,根本徹底失敗。 這種失敗,也顯示在政府對外關係的策略上的矛盾。例如,我們正在推進的新南向政策,其中包括協助越南、印尼、菲律賓等鄰近國家的基礎建設、農業技術或醫療援助與合作,促進雙邊友好、優化台商在當地的經營環境。不管是越南、印尼還是菲律賓等鄰國,這些都是非邦交國,我們仍亟欲開展合作、建立雙贏互惠互利的關係。 但我們與多明尼加斷交後,卻就把原本外交部宣稱創造「雙贏」的合作計畫都停止了。這不是矛盾嗎?如前所述,台灣的外交工作也正在努力推進與非邦交國建立雙贏的合作關係,那跟多明尼加無論有沒有邦交,原本講好的「雙贏」合作計畫,又何必終止?這只有兩種可能,第一,就是以往宣稱跟邦交國的合作都是共創雙贏,這根本是假的,其實就是台灣單方面的捐輸,因此一斷交就要立刻切斷這種捐輸。而另一種可能更危險的,就是外交部的思維仍然還在爭奪中國代表權,因此就跟獨裁時期的國民黨一樣,只要斷交,外交部馬上反射性地落入漢賊不兩立的陷阱。 我強烈要求吳釗燮部長全面檢視台灣外交策略的矛盾,提出精準清楚的國家定位與外交策略,以及對外論述與宣傳的計畫。並整理過去兩年所有國際上對台灣有所誤解的報導,擬定說帖並全面澄清。讓每年250億的外交經費不再繼續落入矛盾陷阱中虛耗,讓國際認識真正的台灣。 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_mdE_sZW2Dg

【中正獨裁佗位去 11】 羅本島博物館

【中正獨裁佗位去 11】 羅本島博物館(Robben island museum) 羅本島是南大西洋上位於南非開普敦桌灣(Table bay)上的一座小島,面積約5.07平方公里,是南非最大的沿海島嶼,距離首都開普敦約12公里,因為此地與世隔絕的環境,加上洶湧的波濤以及洋流帶來冰冷的海水,使人極難以徒手泅泳離開島嶼,因此羅本島的歷史長期以來除了戰時作為軍事基地以外,其他時間一直都被不同的政府拿來當作關押犯人與病人之處。 隨著歷史開發階段不同殖民者的入主,羅本島曾被荷蘭人拿來關押過反抗土著、穆斯林宗教領袖,英國人關押痲瘋病患、精神病患、反殖民運動者與政治犯,早在南非共和國成立以前這裡便是白人壓迫黑人以及黑人反抗鬥爭的歷史象徵,1959年開始,南非當局將羅本島當作關押「非白人犯人」最安全、最可靠的監獄,島上最多曾同時關押1500名犯人,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政治犯,只有極少數是刑事犯。 島上的監獄被劃為A到G七個區,分別隔離不同人種和不同危險程度的犯人,其中包括集體牢房和隔離牢房,後者關押的全部都是政治犯,舉世聞名的前南非總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曼德拉便曾在羅本島監獄的B區5號房中渡過了長達18年的時光,美國前總統柯林頓造訪羅本島時曾與曼德拉有如下對話: 「大西洋的景色真是壯麗。」 「如果通過這個鐵窗看上十八年的話你的看法就會不同了。」 由於曾經關押大量反對種族隔離的政治犯,羅本島監獄曾經就是南非種族隔離制度的代名詞,在南非民主化與取消種族隔離政策後,羅本島被視為是南非黑人反抗壓迫、爭取民主與自由的象徵,在1996年底島上最後一批犯人離開後,羅本島正式移交給南非文化部,於翌年成立向大眾開放的國家博物館,永遠紀念這段歷史,目前島上的導遊還包含了當年關押在此的政治犯與看守的獄卒,向遊客解說當年他們親身體驗的歷史痕跡。 2004年雅典奧運,當聖火傳遞到羅本島當年囚禁曼德拉的監獄庭園,由身穿紅藍奧運服的曼德拉點燃火炬時,奧運委員會主席札斯卡拉基這樣說:「我們來到傷痛且不公之地,帶來象徵友誼及公義的火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