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凍結預算!體育署別再放縱協會亂搞!

早上我與張廖萬堅委員、體改聯的夥伴一同召開記者會,要求體育署應儘速制訂施行細節,並第三方公正單位監督單項協會改選,以杜絕大量人頭會員、代繳會費、代投票等問題。與會的體育改革聯會也披露泳協兩萬名預報名冊,竟有高達一萬三千筆資料出現異常,Email、電話、戶籍地址大量集中重複,明顯有黑手企圖控制選舉結果。針對此事,體育署總是以「已移送檢調」、「歡迎民眾檢舉」為由推諉卸責,但移送給檢調調查的只有五個小協會,對於勢力龐大如棒協、泳協等協會卻視而不見。

我強調,體育署握有完整的名冊,就應該一併去盤查,針對搞鬼的協會該刪補助的、該移送檢調的,都是可以運用的手段,但體育署卻毫無積極作為,還把會員資格的審查權交給弊端叢生的協會,這不是球員兼裁判嗎?

下午預算協商,在朝野黨團有高度的共識下,體育署預算凍結30%,並做成主決議,要求體育署「清查所有預先登錄的會員名單」、「將可疑的事證送檢調調查」、「盡速公告相關施行細則並禁止採用全額連記法」、「邀集社會公正人士組成第三方選務小組」,並將整份調查報告做成專案報告後送至立法院教文委員會!

即時動態 Issue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這幾天,立法院在進行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等被提名人的審查。今天上午,我針對憲法國家主權、領土問題、公投制憲、轉型正義等問題,提問大法官被提名人許志雄先生。許先生認為,根據國民主權的原理,我國的疆域只包括台澎金馬,並不包括中國與蒙古;至於憲法所規定固有之疆域,他認為這「沒有任何意義」、「不具備法律效力」。他也認為,無論是制憲或修憲,由於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若能由人民透過公民投票來決定,才最具備合理性。關於轉型正義部份,許先生明確指出不當黨產條例以及除垢法(Lustration Law)都沒有違憲疑慮,任何獨裁國家民主化的過程中,轉型正義是必經之道。沒進行轉型正義,將會侵蝕政黨政治的根基,讓台灣民主倒退。 許先生的回應,符合我對於大法官的期待,期盼未來大法官能夠勇於面對敏感的憲政層次的問題。畢竟,大法官身負釋憲的重責,不只應具備法學素養,更應洞悉國際社會的進步價值,以實質法治國的思維來保障台灣人民的權利、維護憲政國家基礎。

高階將領退休所得不應無限飆高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我首先針對台美國防工業會議質詢國防部,要求確認紅區設備技術的取得進度,不容模糊,才能達成國防自主的關鍵進展,推動國造潛艦在2025年成軍。 接著則我繼續追蹤軍人年改版本。日前有新聞報導,軍人年改的所得替代率,將從50%起跳,做滿40年可以到100%。依照此外傳版本,做到40年的高階將領其退休所得將是台灣平均薪資的2.7倍,遠高於OECD國家的高標(1.5~2倍)。 我強調,對於基層與弱勢,我們必須充分保障,但高階將領的退休所得則不能沒有限制飆高。這些退休軍人的年金是靠現役軍人繳交的退輔提撥,讓年輕軍人背負沈重的負擔,這是世代不正義。國防部內部研擬的版本應該嚴肅考量世代不公的問題。

護照貼紙議題,我的看法

關於護照貼紙的議題,我將質詢以及幾次受訪的內容,整理如下: 要不要在護照貼貼紙,這是個人的事情,實在不是什麼大事。長期以來,旅客可能在護照上貼行李條碼、貼旅行團貼紙來標注、貼姓名標籤以避免跟其他旅客搞混、或貼喜歡的圖文,例如kitty貓。護照封面貼貼紙,旅行國際大多都不會遭受什麼問題,偶爾會遇到被詢問、或要求你把貼紙撕掉,我自己也曾遇過。這是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的裁量權。這類裁量權,大多是取決於公務人員經由現場的各種觀察與判斷,為防止持假護照入境、或從事非旅行目的、不法事務,而對旅客做出可能要求。 然而,去年有人在護照封面貼了「台灣國」貼紙以後,外交部之後便在2015年在《護照條例施行細則》增訂了「不得擅自在護照封面及內頁為影響護照原狀之行為」,並且用22條搭配母法第25條,開始在台灣機場約談、刁難護照貼有「台灣國」貼紙的人民。外交部的這些舉動,讓外界開始質疑有箝制言論自由之嫌。 言論自由,這就不是小事了。 不過,外交部一再澄清,禁止護照貼貼紙,是因為在護照封面上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並非針對「台灣國」貼紙。(例如這則新聞:http://goo.gl/1hScGq ) 既然外交部主張,不是針對特定的貼紙,而是因為在護照封面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那麼我在質詢時,提出有加拿大人、美國人在護照封面貼貼紙、入境台灣也沒有問題,是否是法律漏洞,是否要修《入出境及移民法》規範這些外國人的入境?讓未來封面貼有貼紙的外國人,應該要約談、盤查、甚至遣返?然而外交部也回應說無需修法規範,這更顯得外交部訂定的施行細則、在入出境檢查台灣人護照封面不得貼貼紙,是立場矛盾。 我不是要鼓勵任何人護照該或不該貼貼紙。我自己幾年前在入境某國時,也曾被要求撕去護照上的旅行團貼紙,然而大多數時間,沒有任何國家會管我護照上的貼紙、暢行國際無阻。顯見,這多是由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去裁量的。 當然,各國的外交部都可能提醒國人護照上若貼了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台灣的外交部尤其要提醒,在中國控制的港澳地區,貼上特定貼紙有可能會遭受到強大的刁難,就如同在中國不能穿著有特定字樣的T恤一樣。但這樣善意的提醒,若是成為硬性規定、要求國人的護照不能貼貼紙,甚至因為特定貼紙就在台灣機場遭受刁難,不就等於讓台灣的言論自由向中國看齊嗎? 事實上,人民不只是護照貼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還有很多狀況可能會發生不便,例如攜帶不明的大件行李、穿著造型特殊...等。閃靈常在國際間旅行,團員曾因為隨身攜帶大件的樂器,而在德國機場被盤查超久,差點連樂器都被查扣,連飛機都上不了。難道我們的外交部也要比照禁止護照貼紙的邏輯來修法,禁止人民出國帶大件行李?或是國人在台灣出境時,若帶大件行李就要約談他嗎? 當然不用。 這些都只是簡單的邏輯問題而已。立法院外交國訪委員會也在四月初審議,進行《護照條例施行細則》的審議,經過多位委員逐條審議,終於修正完成,讓相關規定回歸母法規範的範疇,今天在院會審查,期待能通過。不料,沒來委員會開會參與審議的國民黨團、親民黨團,臨時提出異議交付黨團協商,讓這個修正案增添變數。 外交部無視自己的各種矛盾,刻意要在施行細則上動手腳,要求第一線的公務員去刁難人民,國親黨團還要為這種行為護航,如果不是為了配合少數國家對於某些言論的取締,實在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無論如何,我們會繼續努力,也期待各黨委員,未來針對各項法案若有不同意見,應該來委員會開會,勇於表達、辯論。不參與委員會,卻透過黨團協商來杯葛拖延,實在不是國會正常運作模式。 最後附上一位美國朋友來信照片如下。他在美國護照上貼了貼紙,進出美國並沒發生過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