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稅改讓民眾減輕負擔,須面對財政的挑戰

今天,所得稅法的修正案三讀通過。包括標準扣除額、薪資所得扣除額、身心障礙特別扣除額及幼兒學前特別扣除額,終於都有所提高;讓一般民眾的負擔降低,未來月薪3萬以下的人幾乎不用繳稅。而關於營所稅則將稅率調整為20%,課稅所得額未達50萬的中小企業則分三年逐步調至20%。

但股利所得的稅率,三讀通過的版本讓原來課稅級距242萬到1000萬的人,有效稅率上升9.4%,但卻讓原來課稅級距1000萬以上的大戶,有效稅率下降8.6%。也就是極端有錢人的股利所得反而得到降稅的優惠。因此時代力量堅持應分級課稅,才符合追求公平正義、拉近貧富差距的理想,可惜未能被接受。

另外,時代力量提出的版本是唯一可以創造稅增的版本,雖沒被接納,但我仍然要提醒,稅制要追求公平正義,也要顧及財政的健全。台灣目前負債已經高達5兆,本次三讀後的新制將造成高達198億之稅損,未來政府的財政將更為嚴峻,這是不可不面對的嚴肅課題。

即時動態 Issue

軍改應照顧中下階層弟兄,限制高階將官

軍人年金改革法案開始進入逐條審查的程序。時代力量的基本主張是「照顧中下階層弟兄,限制高階將官」,並針對退將未經國防部核准或退休未滿15年,赴中參加具政治機關或團體所舉辦之慶典或活動,應剝奪退休俸,以維護國家安全與人民利益。 行政院版本的退將最高所得替代率是90%,我們把該數字再向中高階軍官拉近一點為80%。以我們的版本來說,上將最高仍有15.7萬,是上校的2倍、中校2.5倍。另外,過去最被社會詬病的18%優存利息,若是領月退俸的軍人,考量已經提高俸率標準,減緩刪除優存的衝擊,所以加速在3年半內歸零,至於一次退的優存利息和最低保障金額,我們的版本則維持與行政院版一樣。 年金改革是十幾年來不分黨派執政都曾誓言要大力推動的政策,卻總是半途而廢或範圍限縮而延宕至今。期盼這次能順利完成改革,健全國家的財政

跟胡金龍一起捍衛棒球選手的權益!

【跟胡金龍一起捍衛棒球選手的權益!】 2008年,閃靈在洛杉磯錄製專輯《十殿》,我跟團員趁機衝去道奇球場為胡金龍加油。一別八年,他已回台打球、更是職棒球員工會的理事長,而我是立法委員,時間過得真快、變化真大。 今天胡金龍理事長來到時代力量黨團,與徐永明委員等人共同呼籲政府,明年棒球經典賽(WBC)應該要尊重球員權益,並應進一步改革棒球與體育政策。回顧過去的WBC經典賽,曾爆發諸多令人傻眼的狀況,台灣球員的權益未受尊重。這次球員工會站出來大聲疾呼,要求參賽及集訓之球員保險、相關賽事之準備與會議應有球員工會參與、球員的權益問題應有工會代表來協助處理、賽事之衍生收益應公開透明、與球員相關之收益之收益應回饋予球員及工會。其實這每一項要求,都是最基本的球員權益,但卻被忽視這麼久!新政府要推動體育政策的改革,這些都是責無旁貸的。 還記得在2009年,球員們在籌組工會時,我曾與許多歌手樂團透過演唱會來為他們募款、宣傳。現在成為了立法委員,一定要在國會推進長期的理想。即將開議的新會期,我們一起來推動體育政策的相關修法及改革!

【中正獨裁佗位去 15】史塔西監控檔案保衛戰

【中正獨裁佗位去 15】「自己案底自己救!」史塔西監控檔案保衛戰 國家安全部(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MfS),簡稱「史塔西」(Stasi),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的國家安全及情報機構。史塔西被認作當時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報和秘密警察機構之一。 史塔西的格言是「黨的劍與盾」,口號則是「我們無處不在」,如同這兩句話,史塔西的主要任務是對國內的政治偵防與打擊反對勢力,具體來說包括蒐集情報、監聽監視、操控媒體、鎮壓與刑求異議人士等,相當於台灣戒嚴時期的警總和調查局等情治單位的總和。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史塔西透過廣泛、細密、有效的組織工作,滲透到了社會的每一個層面,從上至下,層層預防,對公民一切可能危及政權穩定的言行實行全面監督。可以說,在東德生活,沒有一塊空間是史塔西不能間接、或者直接參與的。其監聽設備從紐扣、水壺,到木棍、垃圾桶,甚至鋼筆,無孔不入。 根據統計,直至1989年解散前,史塔西在全國總計有九萬多名正式職員,線人高達五十萬人,若將臨時線人也計算在內,則總人數可能高達兩百萬人,當年東德全數人口一千八百萬人中有六百萬被納入秘密監視之列,這個數字也就是說,在當時,每九個東德人中便有一人為史塔西工作,每三個人之中便有一人遭到監控,史塔西可能是你的鄰居、好友、親戚、同事、上司、老師、同學,你的朋友就是史塔西、史塔西就是你的朋友,在八零年代,平均每天都有八人遭到史塔西逮捕,許多人就此此消失。 1989年12月4日,就在柏林牆被推倒的一個月之後,東德埃爾福特市的一棟政府辦公大樓樓頂冒出了陣陣黑煙,這棟大樓正是當地史塔西的辦公大樓。顯然這個龐大的秘密機構已經預感到危險即將降臨,因此急於銷毀總部和地方各局的秘密檔案。火光引起了途徑此處的一位女醫生的注意,她迅速意識到這樣的情形意味著甚麼,憑著勇氣與正義感,她與趕來的市民們赤手空拳的衝進了史塔西大樓,強行接管了正在被銷毀的秘密檔案。 搶救史塔西檔案的行動迅速蔓延至柏林與全國各地,1990年1月15日,成千上萬的市民衝進了柏林史塔西總部大樓,他們看見的是推擠如山的碎紙——這些來不及焚燒或者投入粉碎機的海量檔案僅憑人手被撕成碎片,裝滿了足足一萬六千個麻袋,大樓內所有的碎紙機都因為過度使用而陷入故障。除此之外,仍有四千萬張的索引卡和排起來可以超過一百多公里長的文件來不及銷毀,被市民完整接收。 「那晚有上千人在國安部門口示威,每個人都知道史塔西正全力忙著銷毀檔案,所以,大家衝進去的時候第一個念頭,都是無論如何要把獨裁的證據保留下來。」曾參與佔領檔案局行動的工程師邁爾(Heinz Meier)事後回憶道。 兩德統一後,國會通過《史塔西檔案法》,明確規範檔案的用途和調閱方式。依此法成立的史塔西檔案局、全名:「聯邦政府委託管理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家安全部檔案局 」,目前有一千六百名員工,年度預算新台幣四十億元,運作至今超過二十年,申請調閱自己案底的民眾已經超過三百萬人。 雖然經過數十年來的努力,最高曾同時雇用超過三千人協助整理,當年被撕碎的一萬六千袋卷宗如今仍只還原了五百袋,約一百二十萬張文件,還不到總數的百分之三,不過幸好我們知道,真相會一直在那,沒有人可以將真相從我們之中消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