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榮民就養金發去中國,誰拿去?

這兩天我們外交國防委員會審查退輔會的預算。針對政府發放給旅居中國的榮民的就養金,我提出疑問。經統計資料顯示,這些旅居中國的榮民,平均壽命遠高於台灣平均將近10歲,更高於中國當地民眾平均14歲。這些人半數以上的人都可以活90歲以上甚至有許多百歲人瑞,這個奇特的現象也連年受到立法院預算中心的質疑。是不是有可能老榮民在當地早已過世,卻被人繼續冒領台灣發放過去的就養金?

而且,退輔會每年派人去中國實地訪查,發現領取人已死亡的比率,皆大於指紋紙本驗證的模糊比率,顯示退輔會用指紋驗證模式的侷限性。今年上半年派人訪查的比率只占全體16.41%,現行的機制難以全面防堵有人冒領就養金的可能。

我們決定凍結其100萬預算,要求退輔會做進一步的說明,經過委員會同意才能解凍。

即時動態 Issue

刪除護照封面不合理限制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審議外交部的《護照施行條例細則》。新細則施行幾個月來,國人在護照封面貼貼紙,竟成為入出境台灣時被扣查護照的理由,遭受約談、被註銷護照的恐懼,基本的表現自由、言論自由都受到損害。外交部表示,這是因為會影響「護照公信力」。我提出照片,有加拿大國民在護照上貼毛毛蟲把加拿大國名蓋掉、美國國民在美國護照上貼墨西哥國徽,這些外國人入境台灣,會因為他們的護照沒有公信力,而約談他們,或是遣送他出境嗎?外交部回答「不會」。我再進一步詢問,是否應該修改《入出國及移民法》,讓這些在護照上貼貼紙的外國人不得入境?外交部也回答,不需要。 那麼,台灣人在護照上貼貼紙就被自己的海關刁難,這不等於完全是針對自己人嗎?矛盾至極。 尤有甚者,日前有民眾投訴在關西機場遭到日本海關約談,日方拿出了中華民國外交部的聲明文件,表示台灣人應該把貼紙撕掉。我請外交部次長確認,是否有向外國發函要求撤查護照封面貼紙的情形?他回答:沒有。我呼籲外交部不要在全世界刁難自己的人民。尤其,日前外交部和美國共同簽署「臺美發展國際旅客便捷倡議合作聯合聲明」,正式加入美國「全球入境計畫」,未來我國人民入境美國將不用排隊,只要掃描護照內頁就可以快速通關,完全不會涉及封面。這也再次證明,護照封面貼紙根本無關護照真偽,我要求外交部就不要再堅持對國人護照封面的刻意刁難了吧! 我們當然了解2015年馬習會後,港澳、新加坡海關針對台灣人民在護照上貼貼紙進行審查,但這絕對不是國際通例,外交部無須去配合特定國家政府來刁難自己的人民,頂多就在通關的時候提醒國人即可。 最後,我再次向外交部確認,如果立法院決議要刪除《護照條例施行細則》第3條,也就是不再禁止人民在封面貼貼紙,這在入出境時,是否能夠正常運作?外交部承諾,會配合新國會的決定。 我相信外交部的承諾,今後,台灣人將不用再擔心只不過在封面貼貼紙就被約談的恐懼了。期望未來,憲法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都能受到國家最高程度的重視。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JGfqcYBq1Tk

平反軍冤,還給人民正義!

「平反軍冤,還給人民正義!」 今天,我與洪慈庸委員提出《軍中可疑事件調查及賠償條例》及《軍事可疑事件調查委員會組織法》,推動調查數以百計的軍中的冤案、懸案,並進行後續處置、賠償及回復名譽,以落實軍中正義。這是自從2013年洪仲丘案以來,人民高度要求的改革,期望兩個法案能盡速排入委員會審議。人權是我在國防委員會高度關注的議題,未來也會持續監督,要求長期封閉的軍中體系能夠落實符合人民期待的轉型。

僑委會改革,需要更有勇氣、朝向整併!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進行僑委會業務質詢。在僑委會的業務報告中,已有針對上會期立委所提出的問題做出檢討,例如中止使用率低的「中華函授學校」、裁撤根本沒有僑胞要住的「華僑會館」,繳還給國有財產署供其他運用。這些積極改善,是改革的開始。 然而,仍有許多業務無法解決人民長久的疑慮。我舉例,每逢節慶,僑胞可以接受優惠來台旅遊、享有醫療健檢補助等,這些優惠,在國外念書的台灣留學生是否符合資格申請?委員長告訴我,不能,因為他們不是僑胞。又如,今年九月,教育部與師範大學的「全球華語文教育專案辦公室」揭牌,要用8年時間推動華語,達成:「學華語到台灣,送華語到全世界」的目標。然而,華語文教育經費是僑委會的主要支出,業務報告指出要「爭取全球華語熱潮所帶來最大市場空間」。很明顯的,僑委會的主要業務與教育部高度重疊、疊床架屋。 上會期,時代力量提案裁併僑委會,僑委會回覆給我的公文指出,僑委會如同客委會、原民會一樣,雖然業務跟其他部會有所重疊,但有獨立存在的必要性。我提醒委員長,台灣設置客委會、原民會,是因為這些族群權利長期遭受壓迫,國家才需要特別設置委員會來保障他們的權利、回復他們受毀損的文化。這些背後有很深刻的人權與族群權利脈絡與原則,例如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聯合國推動保障母語設置母語日、兩公約中保障少數種族的文化和語言權利等,不只台灣,包括加拿大等世界許多國家皆依此原則針對國內的某些族群設置對應機構。然而,僑委會以外交工作為主,卻獨立於外交部存在,這沒有相對應的人權脈絡,在世界各國的外交機構也少見這樣的疊床架屋。 在上個會期,我曾經問過前政府的僑委會委員長的問題,今天也再次詢問新任委員長。「僑胞」究竟是什麼,蒙古人、藏人、傣人、維吾爾人算是僑胞嗎?委員長告訴我,不算。我再次質疑,如果持續依照僑委會的血統論,以台灣多元民族為主體的話,那全球有四億人的南島語系民族是不是僑胞?尤其現在新南向政策,南島語系正是許多東南亞國家的主要民族。委員長也告訴我,不算。顯然這個委員會的本質是「除了中國以外的全球漢人委員會」。而究竟什麼是漢人?北方漢人跟南方漢人是同一種漢人嗎?以這種粗糙又過時的血統論做為業務對象,完全不符合現代國家、專業部會的原則。 世界上有漢人、藏人、也可能有南島語系的朋友...有各國不同族裔的友人,對台灣有特殊情感與認同,這些應該都放在外交部的來進行交流與整體統籌規劃。前幾個月,蒙藏委員會委員長主動贊成把蒙藏會裁併,獲得許多社會大眾肯定。我希望僑委會委員長也有這樣的魄力,仔細思考把相關業務整併到相關部會去統籌工作,才能妥善運用資源,讓政府發揮最佳效能。 (圖片來源: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基金會)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K45EKlkAY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