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榮民就養金發去中國,誰拿去?

這兩天我們外交國防委員會審查退輔會的預算。針對政府發放給旅居中國的榮民的就養金,我提出疑問。經統計資料顯示,這些旅居中國的榮民,平均壽命遠高於台灣平均將近10歲,更高於中國當地民眾平均14歲。這些人半數以上的人都可以活90歲以上甚至有許多百歲人瑞,這個奇特的現象也連年受到立法院預算中心的質疑。是不是有可能老榮民在當地早已過世,卻被人繼續冒領台灣發放過去的就養金?

而且,退輔會每年派人去中國實地訪查,發現領取人已死亡的比率,皆大於指紋紙本驗證的模糊比率,顯示退輔會用指紋驗證模式的侷限性。今年上半年派人訪查的比率只占全體16.41%,現行的機制難以全面防堵有人冒領就養金的可能。

我們決定凍結其100萬預算,要求退輔會做進一步的說明,經過委員會同意才能解凍。

即時動態 Issue

林昶佐日內瓦國際記者俱樂部講稿

感謝日內瓦國際新聞記者俱樂部的邀約,讓我們可以把聲音透過他們給更多國際友人知道。雖然立委是「視導」代表,無法與衛福部進入議場正式與會,但仍然希望此行能把握一分一秒,讓國際知道台灣人民願意為國際貢獻心力,為台灣發聲。中國所謂的「一中原則」或是聯合國2758決議文,都不是台灣人民可以接受的,期盼國際能支持台灣以正式會員國的身份參與WHO、聯合國等國際組織,讓台灣與世界各國一起為一個美好的地球而努力。 [英文與中文講稿如下] Good afternoon ladies and gentlemen, I’m glad to have this opportunity to share some thoughts with you in Geneva. My name is Freddy Lim, I’m a parliamentarian from Taiwan, and I’m a member of the New Power Party which was founded only about one year ago. The NPP has a lot of support from the young people in Taiwan, and is currently the third largest party in the parliament and represents a new, rising political force. Here, we would like to express our voices to you, hoping that more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would become strong partner and friends of Taiwan to support our efforts in join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so that we may contribute to the world. Despite being a country that still has a hard time joining the UN, Taiwan is the 26th largest economy in the world by GDP, and it’s ranked the 16th in terms of total trade amount. We have our own territories, people, elected government, and president. Last Friday, we had our third rotation of power, showing that Taiwan’s democracy is both stable and reliable. As an important trade partner around the world, Taiwan strives to establish closer business relations with the world under the WTO framework. We’re also actively boosting human rights standards domestically, by not only passing the two UN human rights covenants, but also providing information, skills, funding, and humanitarian aids to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with no reserves. Taiwan has a mature public health and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system, an outstanding biotech industry, as well as rich experiences in researching and developing medicines and vaccines. We believe that, through multilateral medical cooperation, participating in the global epidemic control and becoming an official member of the WHO, we will absolutely contribute in the global fight against diseases. The complicated history of Taiwan surfaced with the rare mention of UN Resolution 2758 in the WHA invitation to Taiwan. After World War II, the Chiang Kai-shek regime who had nowhere to go after losing the Chinese Civil War was sent to Taiwan by the Allies, where it started a prolonged authoritarian rule. Along with the regime,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also threw the “one China” problem to Taiwan. In 1971, the UN passed resolution 2758 to expel the Chiang Kai-shek regime occupied the seat for China. However, Chiang’s regime was not only unrepresentative of China, it did not represent the people of Taiwan either. Taiwan has finally become a young democracy following decades of activism and reforms. Now that the Taiwanese people are extending their efforts to contribute to and participate in different aspects in the world, we sincerely hope that Taiwan would engage in more positive and respectable exchanges with the world as a normal country, to fulfill its obligations as a global citizen. Like all of you, we firmly stands behind the universal values of freedom,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and continuously work for these values. I believe that, based on our shared values, and with your support, Taiwan would absolutely become a reliable and friendly partner. I would like to sincerely thank you for attending the press conference. Let’s stay closer to work for a better world. Thank you for your time, have a good day. 各位先生、女士,大家好,很高興能夠在日內瓦跟各位分享一些看法。我的名字是Freddy Lim,是台灣的立法委員,屬於台灣僅成立一年的新政黨New Power Party。NPP在台灣獲得年輕人很大的支持,目前在國會是第三大黨,是台灣政治一股新興的力量。在此希望能傳達我們的心聲給各位,並期盼國際上更多友人做台灣堅強的夥伴,支持我們參與國際組織,為世界貢獻一己之力。 台灣,作為一個至今仍難以加入聯合國的國家,我們的GDP是世界第26大經濟體,貿易總額是全球第十六名。我們擁有自己的領土、人民,選自己的政府、總統。上週五,第三度的政黨輪替,展現了台灣穩定以及可靠的民主制度。 作為世界重要的貿易夥伴,台灣在WTO的架構下致力和各國發展更密切的商業關係。我們也積極提升國內人權標準,通過國際人權兩公約,並在國際社會需要時,不吝提供資訊、技術、金錢、人道救援等實質協助。台灣有著相當成熟的公共衛生和健保系統,優異的生技產業,以及多年來在藥物與疫苗的研發上豐富的經驗。我們相信透過多邊醫療合作、參與全球防疫體系,正式參與WHO,我們一定可以為打擊疾病做出貢獻。 這次WHA的邀請函,罕見的提到2758決議文,讓台灣複雜的歷史再次浮上檯面。二戰後,在中國內戰敗退的蔣介石政權無處可去,被同盟國送來了台灣,進行獨裁統治。國際就這樣把「一個中國」的歷史問題丟給了台灣。到了1971年,聯合國做了2758決議,將佔據中國席位的蔣介石政權逐出聯合國。然而,蔣政權不只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其獨裁統治更無法代表台灣人民。台灣人民透過數十年的抗爭與改革,終於成為了一個年輕的民主政體。現在,如同台灣人民在國際的各行各業都力求貢獻、熱心參與,我們真誠的期盼,台灣,能以一個正常的國家身分,與世界進行更多正面以及有尊嚴的交流與合作,履行作為全球公民一份子的義務與責任。 我們和各位一樣,同樣堅信自由、民主與人權的普世價值,並為此持續不斷的努力。我深信,在我們共同的價值基礎之上,透過各位的支持,台灣絕對能成為一個可靠並且友善的國際夥伴。我誠摯地感謝各位來參加今天的記者會。讓我們更緊密的合作,一起為促進世界為美好而努力! 謝謝你們的時間,祝各位愉快。

4年期國防總檢討質詢

國防部於今天向立法院提出「4年期國防總檢討」(QDR),部長也來到委員會備詢。今年的戰略指導從「防衛固守、有效嚇阻」修正為「防衛固守、重層嚇阻」,我比較四年前和四年後的兩份報告,也發現我們對中國的軍事戰略,從過去的過度樂觀,有許多的修正。但今年的QDR,仍欠缺了對2013年策略的檢討,哪些的策略錯誤造成了什麼後果?例如預算的浪費?人力的誤用?軍紀渙散?軍機外洩?因此我要求國防部必須提出系統化、表格化的比較,才能確保我們有對過去幾年進行扎實的檢討與判斷,來擬定新的QDR。 在軍隊訓練上,其實輿論上早有許多人評論認為太過守舊死板,連駐台十多年的美國軍官Scott Ellinger最近都評論「台灣國軍停留在過去思想,拒絕改變、拒絕面對自己的缺點」。因此我也要求部長必須著重在改善國軍的「企業文化」,有良好的工作環境、尊嚴與健全的制度,自然會提升向心力,而不是一味的強調愛國教育。 在報告中也提到關於國軍組織改革將「水平簡併、垂直整合」,卻沒提到是哪些部門會精簡整併、會產生什麼影響?同時,QDR提到的國軍與國際合作進行區域反恐工作,究竟具體曾經有哪些作為?台灣在國際反恐扮演什麼角色?這些我也請國防部都必須再提出具體的報告。最後我也提醒部長,南韓局勢丕變,有許多可能的總統候選人,反對美在韓建置薩德,甚至立場親中,近期內東亞的軍事局勢恐怕又有變局,國防部應該密切觀察追蹤、預判亞太軍事發展態勢。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JDaXjhTpG0Q

政府反恐工作應從基礎檢討

上星期,比利時布魯塞爾的爆炸案震驚國際社會,造成35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引發全世界對恐怖攻擊的恐慌與嚴重關注,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因此就台灣目前的反恐政策,邀請行政院國土安全辦公室、國安局、調查局、勞動部、移民署等單位來質詢。 根據各部會提供的報告,政府的「國土安全一級應變中心功能小組」共計有17個功能小組,有十幾個政府部門在參與台灣的反恐工作。報告中聚焦在反恐執行面的軟硬體裝備以及工作,但我發現缺乏最基礎部分,也就是誰是我們反恐工作的對象?包括哪些恐怖組織,這些恐怖組織的研究與瞭解進行得如何? 目前,全世界各國加上聯合國公開認定的恐怖組織約有140個,而不同的恐怖組織有不同的訴求與目標,對不同的國家產生不同的威脅,因此各國認定的恐怖組織皆依該國的國情而有不同的判斷。例如英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卻不被美國認定的,有三十幾個;相對的,美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英國不認定的也有廿幾個。 所以我詢問國安局楊局長,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多少個? 楊局長停頓了很久後。我進一步追問,既然各部會的報告都提到我們實際反恐工作包括針對外籍人士的背景調查、生物特徵建檔、阻絕境外等等,那麼,請問這些執行工作,到底是針對哪些恐怖組織的份子?有條列我國認定的恐怖組織,有了目標對象的名單,才能進行前述的執行工作來管控吧? 局長仍無法具體回應,我只好舉例詢問,伊斯蘭國、蓋達組織、奧姆真理教、哈瑪斯、穆斯林兄弟會、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世界維吾爾大會...等,是否是國安局認定的恐怖組織?楊局長一一回應,但卻沒有一致的認定標準,例如有些聯合國認定是恐怖組織的,楊局長竟然說不是。 尤其,「穆斯林兄弟會」除了俄羅斯以外,在歐美英及聯合國並沒有被認定是恐怖組織,而楊局長則說認定是恐怖組織。我追問原因,楊局長竟表示因為宗教,所以可能是恐怖組織,我相當詫異,於是詢問難道穆斯林就有可能是恐怖分子?局長居然表示「有可能」! 對恐怖組織的認定怎能如此輕率?不僅粗糙,更涉及歧視。 我相當訝異,政府各單位都在報告中提及「阻絕境外」「追溯外籍人士的背景」「生物特徵建檔」,也有APIS或是TSC等軟體網絡,來進行軟硬體的執行工作,但究竟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哪些?如何認定?研究狀況如何?組織的人員名單是否掌握? 政府沒有認定恐怖組織,那反恐到底是在反誰呢? 這是最基礎的工作,竟然長期都被忽略! 我要求國安局及與反恐業務有關的各部會,未來反恐工作除了繼續精進執行的軟硬體設備以外,基礎的工作不能疏忽,應檢討改進,從恐怖組織的研究、台灣反恐對象的認定開始。 而且,反恐工作動輒侵犯到國內外人民的自由與人權,對於恐怖組織有清楚的界定亦應該謹慎,人民的權利與安全才能同時得到兼顧。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nZv1K5Uiab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