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廢除蒙藏委員會三讀通過!

廢除蒙藏委員會,是民間長期的呼聲,許多立院前輩也一直在推動,包括扁政府時期、馬政府時期都提過相關的政府組織改造方向,可惜被推拖至今。今天,我們終於正式廢除了蒙藏委員會。

不過,我們將持續監督,不要把原本蒙藏會無意義的業務藏到其他部會,而是應該讓這些移撥的人力執行有意義的業務、推動現行政策。最後我呼籲,時代力量自去年進入國會以來,提出許多國家正常化草案,包含修憲廢除一國兩區、廢除台灣省福建省、廢除蒙藏委員會、僑委會、陸委會由外交國防委員會監督等等,它們也都是許多國會同志、前輩長期共同的理念。而這些黨國時代遺留下來不合時宜的設置,每年還浪費人民近三十億,希望我們能為人民看緊荷包,並一起繼續往國家正常化推進。

youtube影片連結:https://youtu.be/NOVKAP66_Z4

即時動態 Issue

外交部承諾將研擬設置藏人政府窗口

今天我質詢外交部長李大維,首先關心今年推動台灣入聯方式。我特別指出,今年外交部在國際的說帖不再落入過去的中華民國「爭取中國代表權」的內政論述陷阱,改以台灣為主體、反駁中國曲解「聯合國2758決議文」侵犯台灣的主權。外交部能以台灣做為國家的主體,跟中國的代表權問題區隔開來,這是進步。 我也強調,台灣國際地位要讓世界關注,除了正式的外交以外,也應拓展各種國際管道,強化多方國際關係,才能凝聚最大的國際友台力量,對此李大維部長也表認同。我接著指出,今年蒙藏委員會正式裁撤,蒙古與西藏不再被放在虛幻的「內政事務」架構下,目前外交部分配到的預算與業務是「蒙古國」部分,至於代表國際上二十萬藏人的「藏人行政中央政府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應由哪個部會作為窗口,部長回應,應該是由陸委會主管。 我指出,分佈於世界各地的二十萬流亡藏人,有很強的國際遊說能力、扎實的人際網絡,許多人更在世界各國的政經領域擔任要角。達賴喇嘛尊者能在世界各國旅行、拜會重要領袖;更重要的是,藏人社群對台灣相當友善,達賴喇嘛也一再鼓勵藏人加強跟台灣的交流。因此,台灣政府應該更積極與他們的民選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建立窗口,但絕不能放在陸委會,因為這樣是把已經不受中國統治的藏人歸納到中國事務,等於是跟中國站在一起欺負他們,絕非對待朋友之道。因此,我要求李大維部長,應主動爭取由外交部做為「藏人行政中央」的窗口,部長也允諾,會研擬處理。 除了對西藏與蒙古的外交應該正常化,我表示,外交的正常化不能迴避對中國事務,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能繼續放在內政架構的思維。中國一直都是外交事務的一環,外交國防委員會討論國安問題一定聚焦中國共諜、國防議題一定聚焦中國威脅、外交乃至於國際貿易一定聚焦在中國的各種打壓。中國屬於外交事務顯而易見,卻因舊時代的黨國意識形態把這些放在內政事務,另設陸委會,疊床架屋浪費資源、虛耗政府效能。連賴清德院長在上週總質詢時也提到,台灣與中國應該回歸國際關係、未來應該由外交部處理。我詢問李大維部長是否有同樣的理念,部長並未正面回答此問題。我提醒,李部長今年在國際的投書,核心理念是把台灣切割出中國代表權的漩渦之外,台灣跟中國是不同的國家,這才是符合現實的論述。期許外交部未來繼續以此為基礎,推動外交的正常化。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4RnzLvSKQho

應用清楚立場與完整策略,來爭取國際空間!

今天在立法院針對台灣未獲邀參加WHA世界衛生大會進行質詢。本週一衛福部針對這件事情,未嚴正抗議中國打壓,還表示雖然正式報名截止,但在會議之前都有可能重啟特例接受台灣報名。這種儼然把受中國打壓、矮化當成習以為常的態度,我完全無法接受。尤其下週衛福部與台灣的醫療專家仍將前往日內瓦,主動與各個國家、國際組織進行雙邊、多邊交流、建立國際合作。我嚴正要求衛福部,既然是我們自主召開的國際會議,絕對要名正言順的用「台灣」的名義,沒有理由自己主辦的會議,竟然也矮化自己。 同時,我質詢外交部長,新政府上台一年,對台灣爭取國際空間,仍然停留在單點式的零散論述。爭取參與A國際組織,就說我們在A領域成就卓越,所以應該要參與;參與B組織,就說我們在B領域還有所不足,所以應該要參與;看似都有道理,卻缺乏完整的法理邏輯脈絡。中國用扭曲「聯合國2758決議文」的一個中國論述在全世界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我們必須要有不同於中國、清楚完整的台灣國際地位與權利的法理論述,並在外交部網站上公開呈現、對國際遊說,來捍衛台灣的立場。不能繼續對中國的謬論採取迴避閃躲的態度,這若造成國際誤認台灣默認其立場,將對台灣在國際法上的權利造成永久傷害。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BDZd1vTexrA (照片引用自:VOA)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 寫於 2016/8/9 世界原住民族日 Losing Watan(樂信瓦旦)生於1899年,泰雅人,曾任角板山青年會第一屆會長。1921年從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現台大醫學院)畢業,回泰雅部落擔任公醫,從事現代醫療,對部落地區推展近代醫療貢獻極大。1945年戰後,日治結束,盟軍派國民黨接管台灣。Losing滿懷希望以為可以回復原住民族被佔據的土地,繼續為原住民族權益奔走。1949年遞補當選第一屆台灣省參議員,1952年當選第一屆台灣省臨時省議員,同年,卻被國民黨政府指控為匪諜,逮捕槍殺。 日前,我走訪桃園復興角板山時,閱讀了Losing Watan前輩的故事。在北橫公路沿線也閱讀了許多政府設置的北橫公路觀光簡介,多圍繞在戰後榮民工程處用三年的時間,拓寬北橫公路的辛苦故事。然而,北橫公路沿線是泰雅族傳統領域,1915年,日治台灣總督府為了統治泰雅族,開築了角板山三星警備道,以利警備集結,這條警備道後來就成為現今的北橫公路。面對這條公路、看著泰雅領土一點一滴的失去,泰雅族更有百餘年的心酸血淚,卻在北橫公路沿線對旅人介紹的故事中被忽略。 蔡英文總統日前已宣布,將於今年十一月一日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未來,原住民族在自己的傳統領域,是否能夠恢復為主人、落實自治復興歷史及文化、推動轉型正義,在傳統領域上發展成有尊嚴的政治主體,捍衛族人的生活與權益;這些,不僅是落實原基法,更牽扯許多複雜的制度改革,是新政府與台灣社會的重大考驗。 未來的道路上,我們還會碰到不同聲音的摩擦,更要積極地去理解與溝通。Losing Watan七十多年前的使命,讓我們這一代來完成。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