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執政黨應審慎對待勞基法

這幾天在衛環與經濟聯席委員會參與勞基法的審查,心情非常複雜。勞動部該給的資料缺漏不齊,已交出的報告又有很多矛盾,修法正當性何在,我一直感到很疑惑。而昨天公聽會上執政黨邀請的代表對勞工毫無同理心的言論,更讓人憤怒。今天下午,在表決「委員發言無時間限制」的程序提案時,佔絕對多數的執政黨發生重大失誤輸了,竟一度硬凹,想違反議事規則、強硬重付表決,當時我真的頭皮發麻。

在一陣混亂後恢復議事進行。由於委員發言無時間限制,反對修法的委員們可用冗長發言的方式來拖過今天的議事,就不用再擔心勞基法被闖關。問了幾位排我前面發言的委員,仍不太確定他們是否會把時間耗完。因此,我與團隊只能一直準備資料,好讓輪到我時可以發言撐到會議結束。

瞬息萬變、神經緊繃的幾個鐘頭後,會議結束。雖然準備的幾疊資料沒機會唸,但心情也稍微放鬆。多了一兩個星期,希望社會與輿論能充分討論,執政黨能聽進去各界的聲音,影響勞工權益重大的條文絕對不該倒退。

即時動態 Issue

台北作為首都,應是台灣前進國際的通道。

柯文哲市長昨天在荷蘭的新創產業交流論壇上,和許多歐洲重要的產業人士交流、招商。在這趟國際交流中柯市長也準備了我們艋舺的特色小物當伴手禮,讚! 然而,市長在演講表示「台灣是進入中國市場的通道,如果你在台灣成功,同樣的,也可以在中國取得成功」以及「台灣比全世界懂中國,台灣也比中國懂全世界」,並宣揚台北上海雙城論壇的重要。 對此,我想提醒柯市長,我們實在不該將自己定位為進入特定哪一國的通道。當代全球化的經濟讓國際企業擁有各種在世界各國多角化經營的機會,直接進入中國並非難事。「中國跳板」,在現在的國際社會,已經不復需要了。況且,台灣是否是全世界最懂中國的國家,這我不知該如何評判,但台灣絕對是深陷中國市場的陷阱而急需讓自己在國際的佈局更健全的國家之一。 面對國際競爭與合作,我們應務實思考,如何透過自身多元包容的文化與自由開放的環境,來強化台灣產業的競爭力,並以此為基礎開啟國際合作優勢。而台北,作為台灣的首都,聚集全國豐沛的資源,應該做台灣前進國際的通道! 圖片與新聞來源: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news/133e6f3e-4192-4543-bc13-80e64822e87b

大陸地區竟包括十六個國家!?

今天我質詢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大陸」到底是什麼?她遲疑了一下。我提醒,根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大陸地區」指的是「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因此,陸委會的業務就是處理這地區的事務,她表示認同。 然而,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究竟包括哪些地區?我秀出一張地圖,中華民國的領土,除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還至少被蒙古、俄羅斯、印度、越南、哈薩克、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不丹、孟加拉、北韓...等十五個政權侵佔。因此,陸委會的業務範圍是「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業務對口應包括十六個政權。然而,張主委表示,只有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事務放在陸委會,其他十五個政權都放在外交部。 既然其他被侵佔領土所屬的十五個政權事務都放在外交部統合管理,也沒有違憲問題,我強調,中華人民共和國事務當然可以放在外交部轄下。其實,依照現代國民主權的憲政理念,我國疆域只限於台澎金馬2300萬人的範圍,不包括那些神話固有疆域,那十六個國家本來就獨立自主、不是我們的一部分,這是現實。更何況,中華民國憲法對於領土只有模糊不清的宣示,沒有正式宣告範圍,政治性的口號更沒有法律意義。因此,把這些國家納入台灣國際關係的一環,有效整合資源、規劃完整的國際策略,才是正常之道。 台灣從獨裁時期以來遺留很多不合時宜的黨國概念,以及浪費資源、沒有效率、疊床架屋的政府結構,政府應該要勇於面對、推進改革。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YzcEYwYzaEM

外交國防預算審查

今天去協商外交國防委員會的預算,雖然立法院已經決議外交部對國內團體補助通刪3%,但針對世盟和亞盟的補助預算仍高達兩千萬,我再次表達反對。世盟總會長饒穎奇與中國交往密切,且國民黨一直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我們補助這樣的團體去做外交工作,到底是宣傳中國還是宣傳台灣? 同時,我也要求「中華台北亞太經濟合作研究中心」,這既然是國內團體,不應繼續自我矮化使用「中華台北」的名稱,外交部應該在中文及英文名稱上適當調整,維護國家尊嚴。 針對其他的團體補助,我則要求原則上應回歸一般補助程序,不應再直接編列預算。而在回歸一般補助程序前,這些團體的預算及工作報告等,都應該送交外交國防委員會,加強預算監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