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執政黨應審慎對待勞基法

這幾天在衛環與經濟聯席委員會參與勞基法的審查,心情非常複雜。勞動部該給的資料缺漏不齊,已交出的報告又有很多矛盾,修法正當性何在,我一直感到很疑惑。而昨天公聽會上執政黨邀請的代表對勞工毫無同理心的言論,更讓人憤怒。今天下午,在表決「委員發言無時間限制」的程序提案時,佔絕對多數的執政黨發生重大失誤輸了,竟一度硬凹,想違反議事規則、強硬重付表決,當時我真的頭皮發麻。

在一陣混亂後恢復議事進行。由於委員發言無時間限制,反對修法的委員們可用冗長發言的方式來拖過今天的議事,就不用再擔心勞基法被闖關。問了幾位排我前面發言的委員,仍不太確定他們是否會把時間耗完。因此,我與團隊只能一直準備資料,好讓輪到我時可以發言撐到會議結束。

瞬息萬變、神經緊繃的幾個鐘頭後,會議結束。雖然準備的幾疊資料沒機會唸,但心情也稍微放鬆。多了一兩個星期,希望社會與輿論能充分討論,執政黨能聽進去各界的聲音,影響勞工權益重大的條文絕對不該倒退。

即時動態 Issue

台灣應積極強化與東南亞的外交工作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就上週(3/21)台灣漁船遭受印尼巡邏艇槍擊的事件,請外交部、農委會漁業署、國安局、海巡署等單位來備詢。政府單位的多份報告相當一致,都提及印尼政府宣稱本起案件符合他們的「標準作業程序」,但我方漁船則對於過程有不同的陳述。顯然,爭點之一是印尼的「標準作業程序」,因此台印雙方應該依據當天證據,比照印尼其標準作業程序,就能確認印尼公務船是否違法失當。所以,外交部是否了解印尼公務船執法的「標準作業程序」?例如印尼公務船與外籍漁船的應對基本規範是如何?包括公務船廣播警告、登艦、查扣、開槍的相關規定是什麼? 林永樂部長表示,印尼近日已正式回覆其作業規定。然而,我實在難以想像,幾乎每年都爆發印尼公務船對台灣漁船的執法爭議,我們的政府竟然到最近都仍不了解該國規定的細節內容,這要如何保障漁民?發生爭議時,如何依據其規定來主張我們的權益,保障台灣漁民的安全與財產呢? 我請漁業署蔡日耀署長簡述台灣遠航漁船的主要作業海域,蔡署長表示,主要以印度洋、東南亞、太平洋海域一帶。我進一步詢問外交部與漁業署,那麼在這海域中的十幾個國家,台灣漁船常常爆發與該國的執法爭議,請問我們掌握了哪些國家公務船執法的「標準作業程序」?結果竟然幾乎都沒有! 事實上,要能真正保障台灣漁船的權益,還是必須簽訂漁業協定。尤其以外交部多份報告所提,過去八年政府強化與各國「非政治性的實質關係」的外交理念來看,漁業協定絕對是非常重要,應該優先推動,才能實質保障我國漁民。然而這八年來簽訂了台日與台菲的漁業協定,都是發生東海衝突以及廣大興號事件後,才陸續推動。我追問,漁業署所提的台灣漁船作業主要海域等周邊鄰國,我們跟他們的漁業協定是否開始談了?例如也曾與我漁船爆發執法衝突的印度? 結果部長竟然回答,幾乎都還沒有開始談! 台灣漁船年年都爆發跟鄰國公務船的執法爭議,我們竟然都還沒有開始談! 難道非得爆發大的流血傷亡衝突,政府才要談嗎? 5/20即將就任總統的蔡英文主席提出「新南進政策」,我將監督新政府落實強化與東南亞鄰國政府的互動與互信,畢竟包括貿易投資、工業設廠、文化交流、漁業等,我們與東南亞鄰國都有密切的往來。我也期盼外交部的同仁們,未來大家仍會在外交崗位上繼續合作打拚,必須開始積極籌備強化與東南亞鄰國關係的工作。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vNc7njeXLYA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Portraitof Adele Bloch-Bauer I) 本次講的不是遺跡,而是一幅畫的故事。 《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是新藝術派奧地利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於1907年替猶太富商布洛赫-鮑爾之妻所繪製的作品。二次戰爭時,猶太人大量受納粹迫害。奧地利尚未淪陷前,不少奧籍猶太人以為國家大門會為了人民生命,拒絕納粹入侵,然而,過不了多久,奧地利人所迎接的納粹軍隊,便昂首闊步於通往奧國殿堂的石板道路。 猶太人開始被舉報、被抓、被處決。最終他們發現,外來政權並不令人畏懼,恐怖的,是昔日的街坊鄰居,那背叛你時的表情。 擁有原罪般猶太人血液的布洛赫-鮑爾一家,當然也無法免於被抄家的命運。《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此落入納粹手中。當時,許多猶太人的藝術藏品,多被納粹搶奪後納為私用,你可能會在某場酒會發現,猶太人的項鍊,被戴在了納粹軍官妻子白皙而美麗的脖子上。 幸運的是,《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太過引人注目而被安置在奧地利維也納的美景宮美術館(Österreichische Galerie Belvedere)裡,然而,納粹戰敗後,這幅畫並沒有物歸原主,而是持續成為奧地利這個國家的財產和驕傲。 2000年,倖存的布洛赫-鮑爾遺族、已逃往美國的瑪麗亞(Maria Altmann)為了奪回《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與奧地利政府開始進行長達6年的訴訟並取得勝利,最後,這幅畫以1億3500萬美元賣出,收藏於紐約市藝廊裡。這個跨國轟動的案件,也被拍成了電影-《名畫的控訴》。 現任政府繼承上任政權搶奪的私產,最後應該是國產?還是物歸原主? 被政權搶奪的私產,對受害遺族來說,究竟是財產,還是那曾經美好的記憶? (圖片引自WIKI)

一條不被落實的法律,一條曲折的重機路

2011年立法院通過《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修正案,明訂排氣量550c.c.以上大型重機,可依交通部公告規定路段及時段行駛高速公路,且以國6、國8及國3新化以南路段為優先試辦路段,並在安全性及風險有效控管原則下,分階段規劃可開放路段及時段。但距今5年了,交通部卻遲未進行。 重機在台灣行駛快速道路已行之有年,事故和傷亡比例並沒有明顯增高;在歐美,以及台灣周邊的日本、新加坡、越南、馬來西亞等鄰國,重機早已能上高速公路,台灣的法律也已通過可行,政府竟不依法辦理,甚至無端引起人民對立,這是行政怠惰。若社會對於重機路權有疑問,政府應該提供科學數據與政策的脈絡,讓民眾理解,不應置身事外。 我在今年重機促進會陳前理事長過世之前,曾與他數次會談。他計畫要請交通委員會的立委來主辦公聽會,我雖不屬於該委員會,但也允諾一定參與。新的會期,希望能繼續與重機朋友、新任理事長、交通委員會委員們一起協同推進。希望政府、重機以及相關業者能夠面對問題、把事情談清楚。在實務、科學實證與安全的原則下,保障重機應有的路權。 (照片為知名刺青師、重機車友阿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