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國防部對獵雷艦案應負重大責任

今天,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再次針對慶富獵雷艦案邀集相關部會詢答。會議中,我強調,慶富公司的惡劣行徑縱然可惡,但國防部內部也不能撇除責任。慶富過去在執行政府標案的過程發生許多重大問題,為何國防部沒有把關?例如在2013年慶富執行的海巡署「100噸級巡邏艇」案,試航就發生主機燒缸的大問題,完工交付的日期嚴重延遲。這些問題,國防部在2014年9月審查慶富投標獵雷艦案的過程中,難道沒有先調查、都不知情?國防部現在的口徑都把責任推給慶富,但事實上國防部也應承擔自己應負的責任,提出內部的懲處名單。

另外,我在調閱小組查閱台灣銀行資料,完全矛盾。2015年5月台銀決定不參貸,2016年1月大轉彎決定參貸。原先2015年針對慶富的評估報告所列舉的負面因素,到了2016年突然都變有利因素。例如,當初評估報告說此案的關鍵技術掌握在國際廠商手上有風險,竟變成合作的國際廠商是一流廠商很保險;當初評估報告說此案有政治因素風險,竟變成這是政策很保險。請問這種為了要給慶富錢,而胡言亂語完全矛盾的報告,是怎麼寫出來的?這段期間的轉變,在台銀的會議紀錄裡完全看不到任何說明,唯一轉折就是當時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等高層介入。

而同樣從不參貸變成決定參貸的其他銀行,例如台企銀、合庫,至今都沒有將完整資料交來調閱小組。我要求金管會副主委立刻把相關銀行的資料送來調閱小組,不要再拖延遮掩

(圖為 義大利船廠未完成的獵雷艦)

 
 

即時動態 Issue

軍購程序必須嚴格!

去年10月24日,我在外交國防委員會率先質詢國防部對美Block-B1方陣快砲採購案,指出國防部竟然在立法院預算審議完成前就已經與美方完成發價書(LOA)簽署。然而,根據《國軍軍事投資計畫建案作業規定》中明確規範對美軍購投資建案「預算未獲立法院審議通過前,不可簽署發價書」。且國防部去年的「軍事投資建案檢討報告」就已經對此陋習提出檢討,表示要「強化作業紀律,嚴肅作業紀律」;結果在方陣快砲一案,竟然又違反程序。今天,媒體披露,國防部已針對此案祭出相關懲處,包括時任海軍參謀長的梅家樹中將、時任戰系處長的王宗煜少將、以及戰系處組長胡庭光上校,都記申誡一次。此外,海軍司令黃曙光上將也自請處分。(詳細新聞:https://goo.gl/CpDn0P ) 面對中國的強大軍事威脅,我們當然支持打造台灣充分的國防戰力,也正因如此更是馬虎不得。基於立法院的監督職權,以及國防部已訂立的作業規定,嚴格的審議程序是必要的。國防部懲處相關人員是治標,但我們會持續監督,國防部必須提出治本的措施。 圖片來源:Civilian Gunner Forum

外交是需要拚出來的

身為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的成員,並身為台英與台德國會聯誼會的副會長,這幾天與幾位委員一起訪歐開會。在倫敦先與西敏民主基金會會談,接著則陸續拜訪了多位英國國會議員,下午開始接受一些媒體訪問。 行程太緊,沒時間整理記錄,先貼一張在英國國會下議院走廊趕場的照片吧。

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今天出席司法法制委員會的轉型正義公聽會。我發言時強調,現在是轉型正義框架立法的階段,期盼有框架立法的高度,通盤檢視台灣歷史上所有受統治政權壓迫的族群與個人,進行轉型正義工程,避免掛一漏萬。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草案拉出歷史縱深,涵蓋原住民族的部分,也可回溯到日治時代。會中我分享了一個故事: 前年,在西門町的萬年大樓有一位89歲的蔡蕙如阿媽發著「模型出清」的傳單。她不忍丈夫生前最愛的飛機模型將隨著丈夫逝去而塵封人世,忍痛出清,希望愛好模型的年輕朋友可以繼續收藏。蔡阿媽不會用網路,撐著年邁的身軀,在萬年大樓發傳單給路人,後來由熱心民眾轉發到網路上,引起網友支持。 蔡阿媽的丈夫許崙墩,原來是二戰期間日本加藤隼戰鬥隊的戰機駕駛。戰後中華民國來台,政府打壓這段史實,蔡阿媽回憶道,丈夫變得沈默寡言、不向別人提起這段過往,但因為一生熱愛飛機,退休後在萬年大樓開模型店,收藏飛機模型直到去世。 充滿認同糾結與矛盾的故事,不只是許老先生一家人。二戰期間,台灣日本兵有廿萬人,還有許多人在戰後被國民黨不明不白轉調前往中國打國共內戰。1949年中華民國政權逃來台灣之後,這些人的故事被刻意掩飾、甚至被仇視,當事人與他們的家庭只能將這些沉痛的記憶塵封在生命中。 過去國民黨教育用二分法,總認為台灣日本兵若不是被日本人脅迫去當兵,就是信仰日本軍國主義的漢奸,然而這廿萬人的故事,有各種樣貌,有更多糾結的故事,不該被政府長期忽視、污名化,難以獲得平反。我們應該要勇敢的面對、應該回復的名譽就該回復,應該承擔的責任也該承擔,應該補償的就該補償,而且這些沈默的當事人,正在凋零,我們絕對不能再拖延下去。我相信,這些阿公們當年上戰場時,心中惦記著仍是他們的家人,而我們這一代家人,也不該忘了他們。 最後我舉了奧地利為例,他們長年以納粹德國的受害國自居,直到90年代,政府開始主動發掘更多史料,公布當時部分奧地利人成為納粹共犯的真相,1991年總理弗拉尼茨基也表達反省與歉意。二戰時,奧地利人可能是受害者,也同時是幫兇,他們選擇勇敢面對這樣的糾結過往。 每個國家都有著不一樣的歷史糾結與社會傷口,唯有面對真相,真心回復受迫者的權利,才能在真實的基礎之上,一起促進和解與團結的美好社會。我相信,台灣有這樣的勇氣!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進一步了解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https://goo.gl/LCEQ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