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勞基法修法報告評估

勞動部今晚終於送來勞基法修法的評估報告,過完週末兩天,週一就要直接在委員會要審查了。

評估報告所呈現的數據,其實和我之前研究的差不多。實施一例一休的這段期間,整體加班時數、休息日加班時數、休息日加班費,都有7成、近8成勞工維持不變,減少者約在13%至18%間,而除休息日加班費提高11%外,其餘兩者僅增加4%。

數據顯示,絕大多數的勞工在一例一休下影響並不大,甚至休假確實稍微增多。即使有少部分加班時數減少導致加班費短少的情況,勞動部應可以與其他部會合作輔導該企業。同時,評估報告也顯示,針對擬制工時、增加現行延長工時減少輪班間隔、放寬七休一、特休假遞延,多數勞工反應皆表示支持維持現制。綜觀這些資訊,實在看不出有何修法的急迫性。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獨裁佗位去 8】南非-第六區博物館

林昶佐身為時代力量轉型正義小組召集人,在本會期與時代力量黨團提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的框架立法,用轉型正義的整全性(holistic)概念,針對四百多年來在台灣及周遭島嶼土地所遭受諸如暴力、屠殺、滅絕、奴役及其他迫害,包含對原住民族、對其他族群、對公民政治權利的個人所受侵害的歷史事實,進行全面性的真相調查,藉以揭露加害者與過去的暴行,以研擬後續行政立法上權利回復的相關措舉,開啟和解的契機。 同時,我們也提出「真相與和解促進條例草案」,此為實質法,針對中華民國政權在獨裁統治時期對人民所造成的公民政治權利侵害,實質進行賠償和名譽回復、人事除垢等執行事宜。而為補足過去政府對於母語的毀壞,時代力量也提出「國家語言平等發展法」,推動族群間語言平等,落實母語教育。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在推動的過程中,受到不少阻礙,主因來自執政黨認為應該將獨裁時期轉型正義和原住民族事務分開,本法因此遭到排除。然而,時代力量並不氣餒,為了持續讓轉型正義工程順利運作,便配合修正本法,更名為「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將法案集中於處理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並新增具有實質執行效果的賠償條文。我們主張,此機構應該設立於行政院底下,擁有行政調查權,不能只是單純學術研究機構,才能真正落實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一起面對四百年年來所有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錯誤。

作伙解決軍冤與不當處遇問題

今天我與洪慈庸委員合辦了「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公聽會」,包含顧立雄委員、蔡易餘委員及軍冤家屬李正大先生、賴景豐先生、蘇心安先生、陳碧娥女士、專家學者胡博硯老師、邱顯智律師、薛欽峰律師皆有出席,一起與國防部、法務部和司法院代表商討參議。 洪仲丘事件,揭示了長期以來軍中權力不對等、資訊不明的弊端,軍中人權被忽視,國防部成了國防布。儘管事後行政院有成立「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但因不是常設機構,加上無法突破法律時效,發揮效用不大。公聽會中,我感受到家屬們沈重的傷痛和控訴,軍冤案件迷霧重重,人民被迫經歷家庭破碎,卻始終帶著許多問號,無法得知真相。 《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即是為了解決此問題而展開。我認為,軍冤是國家違法的事情,和一般個人刑事案件某程度不能等同看待。再者,一般刑事案件,是否能公平審判已是疑問,其開啟再審或非常上訴還十分困難,這種處境下,更何況資訊極度不公開、權力高度不對等的軍隊?因此,行政院或國防部下設一個獨立且具調查權的常設委員會有其必要,這也是來自專家學者們的建議。 現場我也呼籲國防部、法務部、司法院,希望政府機關能先放下武裝防衛,倘若對現場專家學者建議的立法方向有疑慮,也應該主動提出建議改善的方案,同心協力,把這樣攸關民眾權益的重大問題,作伙來解決!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昨日海牙仲裁法庭宣布南海案仲裁結果,其中對太平島屬於礁石的認定大大衝擊台灣社會,我感到相當遺憾,今天立法院的內政和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分別針對南海仲裁召開議程,我均提出質詢。政府派出康定級巡防艦前往南海宣示主權,但我認為,為了捍衛我國在南海的權益,政府除了宣示性作為以外,需要有更多實際的動作,例如公告領海基線和提出新的南海主權論述。 事實上,雖然台灣實質控制太平島,也主張擁有其12海浬與200海浬的領海和EEZ(專屬經濟海域),但政府自從1999年宣布南沙群島領海基線另行公告後,直到今天整整17年都沒有再有任何動作!在國際法上,領海和EEZ都是由領海基線向外推展得到的範圍,也就是說在法律上政府根本就沒有實際去主張台灣在太平島的應有權益!反而是目前被中國實質掌控的民主礁(黃岩島)我們有公告其領海基線,這是什麼荒謬的標準? 對照其他國家的做法,例如日本在處理領海爭議時,便是第一步先在國內法上公告領海基線,再派出執法單位捍衛EEZ權益,展現實質控制,最後再透過國際組織將領海主張國際認證化,政府現在連第一步的公告領海基線都沒做到,只憑空話和宣示性作為,卻在法律上固步自封,這樣要如何捍衛權益!? 再者,便是我認為政府一定要在南海議題上,提出符合國際法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實質有效的主權主張,過去政府所主張的南海11段線,或稱U型線,基本上是沿襲國民政府在中國時期,1947年所提出的領海主張,如同中華民國主張外蒙古是領土一樣,這樣的領海主張如今已大幅悖離現實,不僅不合時宜,還讓中國近年來時常有機會在南海議題上透過一個中國原則吃台灣豆腐,例如透過一個中國原則間接主張中國擁有太平島主權,也讓國際社會誤認為台灣與中國在南海上站在同一陣線、甚至讓台灣自認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新政府應該要揚棄這些在一中框架下的過時主張,用更符合現實的論述取而代之。 當今的國際法上,對於主權宣示,重點在於是否在該地擁有長期且有效的統治,也就是事實上的實踐,而不是像中國9段線或過去政府U型線所主張的「自古以來」這樣模糊的文字。在這次的仲裁案中,仲裁法庭已經清楚宣告,中國政府所主張的9段線違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所主張的「歷史性權利」在《公約》生效後便已宣告消滅,既然如此,台灣還要無視於南海諸島絕大部分都掌控在中國、越南、菲律賓等國手中的現實,無視於國際社會國際法的實踐,將整個U型線都宣告為我們的領海嗎?這樣站不住腳的論述不僅對台灣的實質權益毫無幫助,反而有害。 我認為政府要捍衛主權和經濟利益,一定要先從務實的主張我們實質有效統治的地區,在南海也就是太平島和中洲礁的主權開始,然後在法律上有所行動,公告領海基線與領海,以此為基礎宣告和行使權利,才能為台灣在國際上謀求最大的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