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謝大使長廷質詢 - 期盼台日關係能有突破性的進展

今天駐日大使謝長廷來到立法院外交委員會備詢。首先我強調台灣的外交處境艱難,常常必須透過官方與民間等各種管道來推進突破限制的機會。因此,日前有媒體報導,謝大使與安倍的母親、妻子有私交,應該可以思考如何結合官方與民間的各種友善往來,推動蔡英文總統與安倍總理有突破的互動與對話,象徵台灣國際關係的進展,正如同台美的川蔡通話。

而關於2020東京奧運,不少對台灣相當友善的日本民間團體正在推動「台灣是台灣」的運動,希望能藉由奧運機會,讓支持台灣的聲音被國際聽到。我提醒謝大使,雖然這是民間自發性活動,但台灣駐日單位應該與日本政府保持聯繫與默契,在賽事會場確保這些友台團體能得到官方善意的對待,避免發生警民衝突,以免讓日本民眾對台灣友善的美意被扭曲模糊了。

最後關於駐外產權,因為歷史因素,台灣政府許多境外財產產權都有登記不實、或登記在個人名下的狀況,去年我曾請外交部給我一份駐外產權清單,許多已經回歸國家名下,但是有些機構仍有爭議,還在訴訟中,或是遭遇對方不願意簽下租約的情況。其中便包含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的產權登記在已故前駐日代表馬紀壯名下的問題,館產權利書上原有的亞東關係協會「東京辦事處」已不存在,在法律上可能產生爭議。謝大使回應,現在駐日代表處的產權還是在馬紀壯名下,轉移需要八千萬,有些人覺得浪費錢,有些則覺得該做還是要做,這要看大家的選擇。

而我則提醒大使,政府的財產,就是台灣人民的財產,竟然長年來都登記在已經往生的個人名下,這法律的爭議造成人民財產不保的危機,非常不正常,不能一直擱置下去,希望在大使任內能夠勇於面對,解決這個歷史問題。

即時動態 Issue

2017,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正名

「2017,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正名。」 明年開始,日本將駐台機構正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過去這個機構只有「交流協會」四個字,未提及日本,也未提及台灣。台灣在中國打壓下,許多國家駐台機構長年來都用模糊的方式設置。然而根據民調,大多數的人根本不知道這些機構名稱的意思,也造成許多實質交流工作的困擾。因此,不只是日本,還包括英國等許多國家開始讓這些機構更名實相符。而台灣也應該要進行對外單位的名稱正常化,例如,台灣對日的機構還叫「亞東關係協會」,這又是什麼碗糕? 不過,外交機構的名實相符固然重要,但名正言順之後,更應促進實質且健全的國際關係,才能進一步保障台灣人民在國際間的權益,並且對國際貢獻己力。 期待未來台日能繼續強化兩國的交流、增進雙方的福祉!

家庭,是夫妻共同經營的累積

今天早上軍人年改協商的討論重點,是夫妻離婚的年金分配請求權。這並不是新的概念。民法親屬篇的「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早已通過十多年,但年金究竟是否屬於財產,司法實務上卻一直有判決不一的困擾。因此,在年改方案中訂定相關配套的原則與方法,有其必要性,在美國、日本、德國等其他國家也多有相關規範。 有些人主張應該在民法中訂定,但這其實是被誤導了。一來,民法早已有「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二來,年金如何分配的細部規定,怎麼可能都放到民法?如果可以這樣改放到民法,那是否也要把年金裡面規定的遺屬年金相關條文全部刪除,全部放去民法繼承篇訂定? 這個社會上,有很多家庭主婦或家庭主夫,為了先生或太太,放棄了自己的事業,留在家中用大半輩子的人生來照料家庭。其實,不管主內主外,整個家庭其實是由雙方共同經營的積累。倘若不幸要離婚,法律若能提供一個原則性的離婚配偶請求權,更能衡平夫妻雙方對於這個家庭的付出,期盼這次的修法能夠保障這個權利。

救人!政府有責任做更多!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我針對李明哲「被失蹤」的事件,質詢陸委會林正義副主委。自3/19事件發生後,中國第一時間表示他沒有被公安逮捕,幾天後又改口說他因危害國家安全正依法調查。過程中,中國未即時通報我方政府、且家屬無權前往探視,根本不信守2009年與我方簽訂的司法互助協議,更違反人道原則。 陸委會做為與中國的對口機關,對中國政府這種不守信、不正當、不人道的態度,絕對不陌生,2012年就曾發生過眾所矚目的台商鍾鼎邦被失蹤事件。而包含歐美各國、香港...也都曾發生許多在中國「被失蹤」的案例。中國政府甚至到外國強行綁架擄人,受到世界各國譴責。近年來,國際成立許多關注在中國「被失蹤」案件的組織,聯合國也成立「被迫失蹤或非自願失蹤工作小組」協助救援。台灣與中國兩國人民來往頻繁,陸委會身為主責機關,應建立並維持跟這些國際單位的緊密關係,發生緊急狀況可以即時啟動國際串聯、發聲、救援,而不該如這次李明哲案,完全靠人民自力向國際求援。 同時,我追問陸委會是否有一套對中國制裁的手段與原則策略,副主委無法清楚回應。事實上,國際間常因爭議而祭出不同等級的制裁措施,例如停發該國黨政人士簽證、禁止產品進口、限制航運、限制投資、凍結資產...等。不管是大國對小國,或小國對大國,都有許多歷史案例可供台灣參考研擬,陸委會更應該針對不同狀況可祭出的制裁手段做沙盤推演。 針對李明哲的案件,陸委會必須全力救援,但針對中國習慣性的「使人失蹤」惡劣行徑,陸委會長年來竟然缺乏對中關係的檢討與因應措施,也未建立國際的聲援與救助合作,根本失職,我也要求陸委會針對上述多項質疑,提出通盤的報告與措施! 圖片引用自demandjusticenow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J08hiqshlJ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