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台灣最高榮譽勳章竟然是「妳的名字」 ?

 

今天開議第一天,我提案的勳章條例修正案遭國民黨退回程序委員會,實在很鬧!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勳章條例是規定總統頒發國家勳章的相關事項,但是這些勳章的名稱與條例內容,都充滿黨國遺毒以及對獨裁者的崇拜。

例如由總統特贈給外國元首的最高榮譽勳章,是代表台灣人民的最高敬意,竟然是用戒嚴時期獨裁者蔣介石之母「王采玉」命名為「采玉大勳章」。她一生未曾在台灣生活,為何以她來代表台灣人民的最高象徵?她如何能代表台灣人民最高敬意?台灣人民最尊敬的人物應該是誰呢?

另外,在第五條還規定中正勳章的授勳資格包含反攻大陸口號的「反共建國」等功績...。這些都與台灣的現實脫節,不符現代民主精神,也違背轉型正義改革的方向,因此提案修正。提案中,以玉山、黑潮等具有台灣意象的概念來命名,但主要還是希望拋磚引玉,讓勳章條例進入在委員會,能透過廣泛的討論,一起決定符合民主台灣的榮譽勳章。同時也要呼籲國民黨別再阻擋此條例,讓此修正案進入委員會,國民黨也有個機會向社會大眾說明,為什麼他們堅持要以蔣介石之母的名字來做為代表台灣人民的最高榮譽。

 
即時動態 Issue

人才不來台,是因為稅率太高?

最近我跟昶辦同仁除了研究預算書,也在辯論稅改。關於政府推出的稅改草案,預計要把綜合所得稅最高級距從45%降至40%,說是為了留才與攬才。稅率的高低,當然可以在整體稅制下通盤檢討,但說45%稅率太高,導致人才都不來台灣或不留在台灣,真是一個很奇怪的理由。因為事實上,許多先進或鄰境國家的綜所稅稅率都和台灣差不多,甚至還比台灣高: 德國14%~45% 愛爾蘭10%~50% 荷蘭8.4%~52% 瑞典0%~57% 奧地利21%~50% 比利時25%~50% 葡萄牙14.5%~48% 西班牙19%~45% 丹麥38%~65% 日本10%~55% 法國5.5%~45% 澳洲17%~45% 英國10%~45% 挪威28%~49% 中國3%~45% 備註:日本是與居民稅合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Portraitof Adele Bloch-Bauer I) 本次講的不是遺跡,而是一幅畫的故事。 《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是新藝術派奧地利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於1907年替猶太富商布洛赫-鮑爾之妻所繪製的作品。二次戰爭時,猶太人大量受納粹迫害。奧地利尚未淪陷前,不少奧籍猶太人以為國家大門會為了人民生命,拒絕納粹入侵,然而,過不了多久,奧地利人所迎接的納粹軍隊,便昂首闊步於通往奧國殿堂的石板道路。 猶太人開始被舉報、被抓、被處決。最終他們發現,外來政權並不令人畏懼,恐怖的,是昔日的街坊鄰居,那背叛你時的表情。 擁有原罪般猶太人血液的布洛赫-鮑爾一家,當然也無法免於被抄家的命運。《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此落入納粹手中。當時,許多猶太人的藝術藏品,多被納粹搶奪後納為私用,你可能會在某場酒會發現,猶太人的項鍊,被戴在了納粹軍官妻子白皙而美麗的脖子上。 幸運的是,《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太過引人注目而被安置在奧地利維也納的美景宮美術館(Österreichische Galerie Belvedere)裡,然而,納粹戰敗後,這幅畫並沒有物歸原主,而是持續成為奧地利這個國家的財產和驕傲。 2000年,倖存的布洛赫-鮑爾遺族、已逃往美國的瑪麗亞(Maria Altmann)為了奪回《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與奧地利政府開始進行長達6年的訴訟並取得勝利,最後,這幅畫以1億3500萬美元賣出,收藏於紐約市藝廊裡。這個跨國轟動的案件,也被拍成了電影-《名畫的控訴》。 現任政府繼承上任政權搶奪的私產,最後應該是國產?還是物歸原主? 被政權搶奪的私產,對受害遺族來說,究竟是財產,還是那曾經美好的記憶? (圖片引自WIKI)

時代力量捍衛勞權的意志,請大家做永明的後盾

因為有兩位有資格提復議的委員並沒有放棄提復議的權利,在下次院會前都應該保留他們提復議的權利,這是時代力量共同決定的議事攻防,由徐永明委員代表提出程序問題的發言。執政黨可以不同意,但請不要現場一直批評這是徐委員個人英雄主義,或不斷冷嘲熱諷。徐委員已在委員會從早堅守到現在近九個小時、連進食的機會都沒有,他是一位貫徹主張、全力以赴的總召。我在現場曾上去問徐委員,是否需要怎樣的支援,他用沙啞的聲音回答:「我一個人就夠了,你還有行程要趕,先去忙吧!」今天的攻防是徐委員代表時代力量提出程序問題,並非要全員霸佔發言台或主席台或進行肢體衝突,因此我們時代力量的委員在場都克制,不上去做程序外的動作、以免模糊焦點。看到永明的堅持,真的令人佩服,也請大家一起當他的後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