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三讀通過!體育改革今天正式開始!

大家開始準備加入各協會!
多年來,許多選手以及關心體育的朋友們熱心疾呼的改革,但由於體育不是政治的主流議題,一直都難以踏出大步伐。去年新國會開議以來,我們幾位跨黨派的委員們雖然努力推動,但一次又一次的被拖延。黑箱協會的共生結構用各種莫名其妙的理由來拖延。例如,選手不能當協會的理監事,因為他們要認真學習當個選手,不該插手協會事務,這是為選手好;又或是說尊重國際奧會憲章就會害選手不能出賽。他們的胡言亂語雖然沒有道理,而實際上的效果就是造成修法的一再延宕,讓各個協會可以在這些拖延中上下其手,找孔找縫來規避未來的新法,維持他們的利益結構。

好險有許許多多的台灣選手們,你們用汗水、用衝勁,讓過去這幾個星期,全民聚焦台灣的體育,聚焦國體法的修法進度,全民都不容許再有任何的拖延!

這部國體法修法,是你們為台灣為體育贏得的最大成績!
你們是台灣英雄!

最後,我要提醒,這部法通過了,只是開始。時代力量提出「修法後的改選不得以年資限制會員選舉權利」的修正動議沒能通過,未來協會還有可能透過章程對會員年資的規定,限制外界入會選舉的權利。因此,請大家接著要繼續監督體育署推出的協會的章程草案。
更重要的事,協會全面開放以後,也不會因為開放而自動改革,需要所有關心各項體育的人們要積極加入各個協會,監督協會運作、捍衛選手的權益!

體育改革,今天正式開始!

即時動態 Issue

黨國不分的黨職併公職退休金,開始追討!

今天立法院院會終於三讀通過「公職人員年資併社團專職人員年資計發退離給與處理條例」,讓過去黨國不分時代中國國民黨黨職併入公職年資計算的惡例一併掃除,包含連戰、胡志強、關中等曾任中國國民黨或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世界反共聯盟中國分會、亞洲人民反共聯盟中國總會、三民主義大同盟等國民黨附隨組織黨職的公職人員,其溢領的退休金都應返還差額、繳交國庫,落實轉型正義。 這次通過的版本,民進黨提出了2萬5000元樓地板條款,讓扣除黨職年資後月退休金低於此標準的人員仍能獲得2萬5000元的生活所需。對此,時代力量認為,此既然屬於過去黨國不分的錯誤,其差額支出雖由國家代為支應,但應向中國國民黨追討。可惜這項修正動議未被採納。 (圖片引用自上報)

應嚴正表達: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上週五衛服部收到世界衛生組織(WHO)邀請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的邀請函,但上面加註了聯合國大會2758決議,也就是「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將蔣政權代表驅逐」的決議。 長期以來民調顯示,多數台灣人認為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馬政府為追求實質參與國際交流,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為原則,並接受「中華台北」的名義。我不認同馬政府將台灣限制在廿五年前的虛幻共識,但這是馬政府八年的立場,我們有必要來釐清。 何謂九二共識?檢視馬政府過去所言,就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但對岸宣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主張是中華民國,儘管雙方對主權有爭議,但先擱置這些爭議,務實對話、交流、合作」。 那麼,現在的WHA邀請函,其所附加的聯合國2758決議是說「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將蔣政權代表驅逐」,這何來的一中各表?哪有擱置爭議?這完全違背馬政府的立場。因此,今天陸委會施惠芬副主委在我的質詢下,也表達這已違背九二共識的意涵。然而,總統府竟然表示,中國這是「善意」互動? 難以想像,馬政府竟然連過去八年來強加在台灣人民身上的「九二共識」,到了其任內最後一個月,都可以全面棄守,擁抱中國的一中原則,只任憑陸委會政府官員勉強守住立場! 我不認同九二共識,事實上,中國一直利用九二共識這個幌子偷渡一中原則的框架,壓迫台灣人民在國際上的權益,這是台灣絕對要警覺的。因此,我期盼新政府絕對不能再掉入「九二共識」的陷阱,回歸台灣人民的意志,對內逐步改善體制、讓台灣成為正常的國家,對外也要強調「台灣不屬於中國一部分」。因此,台灣若要出席WHA,不只要能夠實質參與對於防疫與衛生相關的國際交流合作,也一定要清楚表達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拒絕一中原則! 質詢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k4_2C7HRLk

堅持實質審查 回應人民期待

今天記者會時代力量再次重申,無法接受謝文定、林錦芳擔任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應該要按照新國會通過的國會人事同意權新制度來處理。時代力量希望這次臨時會,能夠納入「國會人事同意權法案」,實踐立院的監督功能;勞基法將時代力量及親民黨團版本併案審查。同時我也要求,「不當黨產處理條例」應該儘快排入臨時會第一案,回應長年來人民對改革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