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即時動態 Issue

內外資差距,只是為富人減稅的藉口

這次稅改,據說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是「縮短內外資差距」。 所謂內外資差距是怎麼回事?現制下適用綜所稅率最高級距的大股東,按照一般的看法,內資(正式用語應為居住者)的股利負擔是:{〔(100-17)+(17/2)×45%〕-8.5}+17≒49.68 至於外資(正式用語應為非居住者))的負擔是:〔(100-17)×20%〕+17=33.649.68-33.6=16.08 政府因而認為內外資差距高達16.08,外資比內資輕稅,所以有許多內資化身為假外資。因此透過這次稅改的方案,包含綜所稅最高級距降至40%,營所稅提升至20%,外資股利所得提升至21%的情況下,內外資差距會降至4%左右。 這樣的說法其實有很多問題 16.08的差距應該有被過份誇大的嫌疑,第一,目前內資股利所得併入綜所稅,享有綜所稅的免稅額與扣除額,這個部分的因素沒有被考慮進去。第二,外資所負擔的33.6,僅是計算台灣這邊的稅賦,若是該外資將股利分配回母國公司,仍然要負擔母國的股利所得稅,這部分許多國家的規定不盡相同。 我們目前有和32個國家簽訂「避免所得稅雙重課稅及防杜逃稅協定」,對於這32個國家的居住者來台投資所賺取的股利所得,稅率大部分降至10%。因此,對於這些國家的居住者,股利負擔又會降至〔(100-20)×10%〕+20=28,和本次稅改完成後大股東的股利負擔〔(100-20)×26%〕+20=40.8,內外資的差距又會拉高至12.8,難不成又要再降稅? 此外,許多變身成為假外資的內資,就是為了全面避稅,因為租稅天堂(例如,巴哈馬、百慕達、開曼群島、英屬維京群島等)不僅免稅(或稅率極低),還提供相當的隱蔽性。調降一個股利所得至26%,這些為了避稅的假外資,有何理由會因此而變回內資? 內外資的差距可以調整,但必須把所有的問題都說明清楚,這些因素都不講,只說要拉近內外資的差距,根本就是有錢人要爭取大幅降稅的藉口。 (圖片擷取自電影《華爾街之狼》)

中國與巴拿馬建交後,我方政府應在國際間展現台灣人民的意志與國家尊嚴!

今天於時代力量黨團記者會,關於巴拿馬與我方政府斷交一事,我認為,這顯示中國從過去、現在乃至於未來,打壓台灣的蠻橫行徑,不會因為政府持續的低調、隱忍而有所軟化,只會對台灣人民軟土深掘,欺人愈甚。 中國與巴拿馬建交後,將掀起一連串外交攻勢,包括文宣論述戰。我方政府應在國際間用嚴正、堅定的方式展現台灣人民的意志與國家尊嚴,對於中國所有矮化台灣的作為和國際論述,我們都應嚴正反駁,強力論述。 我們也應該要檢討整體外交策略,以及台灣國家地位的正常化。不該再承襲長年來看中國臉色的態度與息事寧人的心態,低調溫和最後變成坐以待斃。我們要嚴正面對所有挑戰,用更堅定的態度來推進國內的國家正常化改革,以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的身份來追求有尊嚴的國際空間。 (圖為去年蔡英文總統訪巴拿馬。)

政府反恐工作應從基礎檢討

上星期,比利時布魯塞爾的爆炸案震驚國際社會,造成35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引發全世界對恐怖攻擊的恐慌與嚴重關注,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因此就台灣目前的反恐政策,邀請行政院國土安全辦公室、國安局、調查局、勞動部、移民署等單位來質詢。 根據各部會提供的報告,政府的「國土安全一級應變中心功能小組」共計有17個功能小組,有十幾個政府部門在參與台灣的反恐工作。報告中聚焦在反恐執行面的軟硬體裝備以及工作,但我發現缺乏最基礎部分,也就是誰是我們反恐工作的對象?包括哪些恐怖組織,這些恐怖組織的研究與瞭解進行得如何? 目前,全世界各國加上聯合國公開認定的恐怖組織約有140個,而不同的恐怖組織有不同的訴求與目標,對不同的國家產生不同的威脅,因此各國認定的恐怖組織皆依該國的國情而有不同的判斷。例如英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卻不被美國認定的,有三十幾個;相對的,美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英國不認定的也有廿幾個。 所以我詢問國安局楊局長,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多少個? 楊局長停頓了很久後。我進一步追問,既然各部會的報告都提到我們實際反恐工作包括針對外籍人士的背景調查、生物特徵建檔、阻絕境外等等,那麼,請問這些執行工作,到底是針對哪些恐怖組織的份子?有條列我國認定的恐怖組織,有了目標對象的名單,才能進行前述的執行工作來管控吧? 局長仍無法具體回應,我只好舉例詢問,伊斯蘭國、蓋達組織、奧姆真理教、哈瑪斯、穆斯林兄弟會、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世界維吾爾大會...等,是否是國安局認定的恐怖組織?楊局長一一回應,但卻沒有一致的認定標準,例如有些聯合國認定是恐怖組織的,楊局長竟然說不是。 尤其,「穆斯林兄弟會」除了俄羅斯以外,在歐美英及聯合國並沒有被認定是恐怖組織,而楊局長則說認定是恐怖組織。我追問原因,楊局長竟表示因為宗教,所以可能是恐怖組織,我相當詫異,於是詢問難道穆斯林就有可能是恐怖分子?局長居然表示「有可能」! 對恐怖組織的認定怎能如此輕率?不僅粗糙,更涉及歧視。 我相當訝異,政府各單位都在報告中提及「阻絕境外」「追溯外籍人士的背景」「生物特徵建檔」,也有APIS或是TSC等軟體網絡,來進行軟硬體的執行工作,但究竟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哪些?如何認定?研究狀況如何?組織的人員名單是否掌握? 政府沒有認定恐怖組織,那反恐到底是在反誰呢? 這是最基礎的工作,竟然長期都被忽略! 我要求國安局及與反恐業務有關的各部會,未來反恐工作除了繼續精進執行的軟硬體設備以外,基礎的工作不能疏忽,應檢討改進,從恐怖組織的研究、台灣反恐對象的認定開始。 而且,反恐工作動輒侵犯到國內外人民的自由與人權,對於恐怖組織有清楚的界定亦應該謹慎,人民的權利與安全才能同時得到兼顧。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nZv1K5Uiab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