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全台復電,就我們萬華又斷電?!

今晚九點陸續接獲通報,南萬華一帶多處停電。團隊迅速與台電聯繫追蹤,是青年#58饋線在21:05斷路器跳脫導致停電,停電區域包跨西園路二段、青年路、萬大路一帶,影響用戶有6727戶。經過搶修目前還有4000多戶停電受到影響。在地若還有災情請隨時回報!


#目前已經全數恢復供電(手機只拍出一片漆黑。)

即時動態 Issue

孩子的成長,我們一起參與、一起承擔!

立法院在去年已經三讀通過「性別平等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受僱者100人以上的企業應提供適當的托兒措施等,讓許多爸爸媽媽可以就近照顧小孩。很高興在立法院有好幾百個工作同仁的工作場域,也有了自己的托育中心。 即便在強調性別平等的現代社會,還是有人認為照顧小孩是女性的責任,也因此有些女性在生育之後,失去工作、甚至失去了自己的人生。這是不對的,照顧小孩是雙親共同的責任。我也認為,女性已經負擔了懷胎十個月的辛苦,孩子剛生下來這個難以適應、甚至有點混亂的階段,男性理當要承擔比較多的責任。 所以,因為地利之便,立法院托育中心是我就近照顧小孩的首選。我身為新手爸爸,希望有緣分跟大家在這裡一起學習、努力,也繼續在立法院推進與托育政策與性別平權。 (照片為2008攝於達蘭薩拉西藏兒童村。)

【中正獨裁佗位去 12】518公墓

【中正獨裁佗位去 12】518公墓 光州民主化運動,又稱518光州事件,是南韓歷史上重大的民主運動,它敲響了南韓軍人獨裁政權的喪鐘,也開啟了南韓人民追求民主化的契機。然而,在這次的事件中,許多人也付出了寶貴的性命以及代價。 1979年10月26日,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暗殺獨裁統治多年的總統朴正熙,之後遭到逮捕。崔圭夏出任代總統, 10月27日起全國大部分地區實施戒嚴。各地開始掀起反抗、追求民主的示威遊行。11月24日,140名民主運動人士因要求民主而被逮捕及拷問。12月12日,軍隊強人全斗煥趁機發起「雙十二政變」,繼續實行獨裁政治,全國各地不滿的聲浪持續高漲。全斗煥政府為抑止反抗勢力,5月17日宣布戒嚴令,停止召開國會,關閉大學校園,逮捕異議反對人士,例如金泳三和金大中(之後都成為民選總統)。在緊急戒嚴令頒布之後,全羅南道的光州3萬市民與學生仍持續地抗爭,全斗煥對此做了一個可怕的決定,要不計代價消滅反抗聲音。 1980年5月18日凌晨,全斗煥調動軍隊鎮壓光州市,在全羅南道國立大學與學生發生第一起衝突,軍隊射殺、逮捕許多示威者,血腥鎮壓的序幕就此展開。光州市民組成「民眾抗爭本部」,組織市民與軍對武裝對抗,表明堅決不退讓的決心。最後軍隊不顧人群,坦克入城,數千名軍人掃蕩最後的示威者,抗爭於5月27以悲劇的方式收場。光州事件被全斗煥指稱是叛亂事件,金大中是幕後主使,被判死刑(後來改判無期徒刑),光州事件成為禁忌話題。此後全斗煥更加肆無忌憚,南韓進入白色恐怖的黑暗。 1987年南韓爆發六月民主運動,軍政府再也無法對抗民意,獨裁政權就此消亡。光州民主化運動的歷史真相與意義逐漸受到重視,在遺族與民間人士的努力下,光州事件逐漸被平反。總統金泳三任內開始啟動轉型正義程序,除了賠償受害者外,也開始司法調查程序。1996年2月28日全斗煥及盧泰愚總統等16人被起訴,最後全斗煥被判無期徒刑(之後被特赦)。 今天,光州市有許多地方以518命名,像是518民主廣場、「518」紀念公園、518自由公園、518公墓等。原本喪在各地的義士合葬在518公墓。每年518,南韓總統都要在此舉辦追思會悼念光州事件犧牲的人民,以及緬懷他們為國家民主化的奉獻。墓園內也有資料館,不停地播放著事件的資料,不斷地提醒人們莫忘了這段歷史。518前全南韓都會舉辦不同的大型活動,從音樂會到美術展,從電視特別節目到報紙專欄,以紀念南韓追求民主的精神,也彰顯人民即使面對困難,也勇於揭開歷史真相的那份正義之心。 (照片取自維基百科)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的墓地 位於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近郊的烈士谷,是當年佛朗哥為了紀念西班牙內戰陣亡的四萬名軍人而建立的,其中包含同屬長槍黨的創始人José Antonio Primo de Rivera,而佛朗哥死後也葬於此地。 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由共和政府軍與左翼聯盟對抗以國民軍與長槍黨為首的右翼集團。以佛朗哥為領導,加上獲得包括納粹德國、義大利等右翼政權的支援,內戰於1939年由國民軍獲勝,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滅亡,開起了西班牙長達36年的佛朗哥獨裁時期。 在1940年,佛朗哥透過國家運作的資金,以及監獄的囚犯,包含許多因異議而入獄的政治犯,開始打這座富麗堂皇的建築。從遠方遙遙望去,高聳入雲的聖十字架碑矗立在教堂上方,這座高150米的巨十字,完全體現了法西斯主義下建築的風格:雄偉、神聖且不可侵犯。在十字架下方,長約250米的弧形教堂,是戰俘沿著山壁,花費十八年才開鑿完成。烈士們安葬在十字架下方,佛朗哥的墓碑則在教堂主祭壇旁,供後人來紀念這位西班牙「偉大」的領袖。 佛朗哥病逝後,繼任胡安·卡洛斯逐漸推動民主轉型,1978年西班牙制定新憲法,四十年的獨裁政權正式走入歷史。2007年西班牙國會通過「歷史記憶法」,旨在徹底根除社會上獨裁者的象徵,比如銅像、紀念碑和以佛朗哥命名的街道等,予以拆除或轉型。 其中,有高度獨裁意義的烈士谷也面臨到不同的聲音,其中最棘手的便是死者的移出,部份罹難者家屬拒絕與獨裁者同葬,委員會則建議把佛朗哥遺體遷出,並完整說明歷史與戰爭的原貌。2011年底,它以「宗教及歷史古蹟」的名義重新部分開放,正名為「本篤會烈士谷聖十字修道院」,禁止一切崇拜或反對佛朗哥的集會,回歸死者們的安息之地。只是,烈士谷的爭議仍然存在,2012年右派政黨人民黨上台,便以「政府經費」與「造成社會動盪」為理由,拒絕了遷移佛朗哥墓的提議。 民主化後的36年,西班牙仍然在摸索著轉型正義的內涵,唯一確定的是,那段國家暴力的傷痛記憶,如同山頭上的十字碑,隨時警示著國民歷史重蹈覆轍的可怕。 (照片轉自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