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刪除護照封面不合理限制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審議外交部的《護照施行條例細則》。新細則施行幾個月來,國人在護照封面貼貼紙,竟成為入出境台灣時被扣查護照的理由,遭受約談、被註銷護照的恐懼,基本的表現自由、言論自由都受到損害。外交部表示,這是因為會影響「護照公信力」。我提出照片,有加拿大國民在護照上貼毛毛蟲把加拿大國名蓋掉、美國國民在美國護照上貼墨西哥國徽,這些外國人入境台灣,會因為他們的護照沒有公信力,而約談他們,或是遣送他出境嗎?外交部回答「不會」。我再進一步詢問,是否應該修改《入出國及移民法》,讓這些在護照上貼貼紙的外國人不得入境?外交部也回答,不需要。

那麼,台灣人在護照上貼貼紙就被自己的海關刁難,這不等於完全是針對自己人嗎?矛盾至極。

尤有甚者,日前有民眾投訴在關西機場遭到日本海關約談,日方拿出了中華民國外交部的聲明文件,表示台灣人應該把貼紙撕掉。我請外交部次長確認,是否有向外國發函要求撤查護照封面貼紙的情形?他回答:沒有。我呼籲外交部不要在全世界刁難自己的人民。尤其,日前外交部和美國共同簽署「臺美發展國際旅客便捷倡議合作聯合聲明」,正式加入美國「全球入境計畫」,未來我國人民入境美國將不用排隊,只要掃描護照內頁就可以快速通關,完全不會涉及封面。這也再次證明,護照封面貼紙根本無關護照真偽,我要求外交部就不要再堅持對國人護照封面的刻意刁難了吧!

我們當然了解2015年馬習會後,港澳、新加坡海關針對台灣人民在護照上貼貼紙進行審查,但這絕對不是國際通例,外交部無須去配合特定國家政府來刁難自己的人民,頂多就在通關的時候提醒國人即可。

最後,我再次向外交部確認,如果立法院決議要刪除《護照條例施行細則》第3條,也就是不再禁止人民在封面貼貼紙,這在入出境時,是否能夠正常運作?外交部承諾,會配合新國會的決定。

我相信外交部的承諾,今後,台灣人將不用再擔心只不過在封面貼貼紙就被約談的恐懼了。期望未來,憲法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都能受到國家最高程度的重視。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JGfqcYBq1Tk

即時動態 Issue

退輔會別再躲,改革從保障勞權開始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質詢退輔會李翔宙主委。關於時代力量提出整併退輔會業務的議案,我以曾被裁撤整併業務的新聞局為例,雖然現在行政院沒有新聞局,但其業務並非就消失,而是分別由外交部、文化部、發言人室等專責機關來負責。同理,時代力量提案整併退輔會,並非要讓退伍軍人的輔導業務被棄置,而是希望軍隊從召募、訓練、服役、退伍到轉職,這相關業務應由國防部統合規劃與執行,才能讓政策有一體與連貫性。 接著我則關注新政府退輔會的改革政策。我詢問主委,立法院的預算中心、監察院以及眾多各黨的立委,多年來對退輔會轉投資企業提出諸多批評,主委對這些弊端是否知情。主委表示他都知悉,並已經著手研擬部分制度的改革。 我提醒主委,日前我在4/20的質詢 ( 參考連結: https://goo.gl/ZBGZNG ),退輔會的書面回應完全只是在敷衍了事,令人失望。我當初要求退輔會計算所有其直接與間接投資企業的實際總持股比例,退輔會的報告竟然用「國營事業管理法未有相關規定」企圖蒙混過關。我反駁事業管理處處長,如果退輔會認定底下的轉投資事業是民營,為什麼不用一般的方式去換算公司間交叉持股的狀況?國人有權利知道這些轉投資事業,究竟公股的實際持股比例,並且依持股權利要求改革。 另外,我要了解各轉投資公司勞工退休金提撥的狀況,退輔會竟用「尚符合勞動部之輔導作法」帶過,完全沒有回覆詳細列表與數據。國會若無法掌握這些資料,如何監督退輔會轉投資事業是否確實保障勞工權益? 至於董監事會設置勞工代表一事,退輔會竟回答「雖然他們股權占多數,但在民股的合縱之下,影響有限」來敷衍,說難以設置勞工代表董事!退輔會要安插高階將官去當董事長、去當總經理,這些將官要安插親朋好友去任職,就都順暢無阻,要設置勞工代表董事,就說退輔會無能為力?這款說詞,究竟誰能接受?退輔政策,是要輔導退役軍人的轉職,當然要設置他們的代表在董事會、才能保障權益,並使公司管理更公開透明。 這三項要求,李主委也當場允諾支持,將研擬措施。我也要求退輔會,要依照我的要求,如實回覆給我相關資料!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rCci4ZoyDsE

協調林森南路國有地爭端

進入國會超過兩年半,除了開議期間審法案、預算、監督中央政府部門,休會期間則常要處理許多在地的會勘。尤其許多國有地與在地民眾長年難解的爭議舊案,這幾年也慢慢逐步解決中。 例如,在我們中正區林森南路巷內有一小塊國有地也與當地民眾造成了一些爭端,昨天我與東門里李世宗里長、劉耀仁議員團隊、國產署以及民眾一起協調處理,也漸漸找出了共識。

平反軍冤,還給人民正義!

「平反軍冤,還給人民正義!」 今天,我與洪慈庸委員提出《軍中可疑事件調查及賠償條例》及《軍事可疑事件調查委員會組織法》,推動調查數以百計的軍中的冤案、懸案,並進行後續處置、賠償及回復名譽,以落實軍中正義。這是自從2013年洪仲丘案以來,人民高度要求的改革,期望兩個法案能盡速排入委員會審議。人權是我在國防委員會高度關注的議題,未來也會持續監督,要求長期封閉的軍中體系能夠落實符合人民期待的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