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刪除護照封面不合理限制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審議外交部的《護照施行條例細則》。新細則施行幾個月來,國人在護照封面貼貼紙,竟成為入出境台灣時被扣查護照的理由,遭受約談、被註銷護照的恐懼,基本的表現自由、言論自由都受到損害。外交部表示,這是因為會影響「護照公信力」。我提出照片,有加拿大國民在護照上貼毛毛蟲把加拿大國名蓋掉、美國國民在美國護照上貼墨西哥國徽,這些外國人入境台灣,會因為他們的護照沒有公信力,而約談他們,或是遣送他出境嗎?外交部回答「不會」。我再進一步詢問,是否應該修改《入出國及移民法》,讓這些在護照上貼貼紙的外國人不得入境?外交部也回答,不需要。

那麼,台灣人在護照上貼貼紙就被自己的海關刁難,這不等於完全是針對自己人嗎?矛盾至極。

尤有甚者,日前有民眾投訴在關西機場遭到日本海關約談,日方拿出了中華民國外交部的聲明文件,表示台灣人應該把貼紙撕掉。我請外交部次長確認,是否有向外國發函要求撤查護照封面貼紙的情形?他回答:沒有。我呼籲外交部不要在全世界刁難自己的人民。尤其,日前外交部和美國共同簽署「臺美發展國際旅客便捷倡議合作聯合聲明」,正式加入美國「全球入境計畫」,未來我國人民入境美國將不用排隊,只要掃描護照內頁就可以快速通關,完全不會涉及封面。這也再次證明,護照封面貼紙根本無關護照真偽,我要求外交部就不要再堅持對國人護照封面的刻意刁難了吧!

我們當然了解2015年馬習會後,港澳、新加坡海關針對台灣人民在護照上貼貼紙進行審查,但這絕對不是國際通例,外交部無須去配合特定國家政府來刁難自己的人民,頂多就在通關的時候提醒國人即可。

最後,我再次向外交部確認,如果立法院決議要刪除《護照條例施行細則》第3條,也就是不再禁止人民在封面貼貼紙,這在入出境時,是否能夠正常運作?外交部承諾,會配合新國會的決定。

我相信外交部的承諾,今後,台灣人將不用再擔心只不過在封面貼貼紙就被約談的恐懼了。期望未來,憲法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都能受到國家最高程度的重視。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JGfqcYBq1Tk

即時動態 Issue

裁併僑委會,打造專業分工的政府

今天外交國防與財政委員會聯席會議,進行2014年度決算審核,詳閱僑委會之預算與業務後,我主張裁併僑委會。實際上,僑委會整體施政績效不佳,從2014~2016年度以來,年年被立法院預算中心批評有諸多虛耗公帑的問題。 根據官方統計,僑委會每年支出14億來運作僑務政策,查看其支出科目,業務可歸納為教育(50.88%)、行政(27.20%)、外交(17.58%)、經濟(4.35%)。 教育業務包括僑委會要購置國外房產建立文教中心、自己研發編印華語文教材、自己錄製朗讀CD、栽培僑校師資...等等;但檢視其績效,遠距教學的結業比例竟然只有兩成。同時,外國的所謂「僑生」,也常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適用《僑生回國就學及輔導辦法》還是《外國學生來台就學辦法》。 外交業務,設置了海外電視媒體,僑胞收看率只有三成,且平均一個人只看1分鐘;僑委會還開飯店「華僑會館」,僑胞平均住房率竟然只有6.37%。經濟業務的海外信保基金,至今仍負債4億3560萬元,成效低落,例如其所推出的「越南513專案」,受害的414家台商只有22家申請,使用率只有5.31%。 行政業務,每年僑委會花一千多萬元開大型會議,但會議後提給行政院各部會的建議,立法院預算中心甚至評論表示「實際具體採行之建議案無幾」。更不要說僑委會還曾為了規避控管,而預備挪用其他科目經費支應爆表的國外旅費,還有出國考察報告八成不公開、補助國內外社團資訊不透明等多項長年遭受質疑的狀況。 通盤看下來,僑委會業務包山包海,與外交部、教育部、經濟部、觀光局等許多部會重疊,卻又不如這些部會專業,績效總是不彰,僑胞使用率低落。 因此時代力量主張,應該要把相關業務回歸相關政府部門,並且將專屬於僑務工作方面整併到外交部,清楚定義僑胞資格,才能讓有限預算真正為僑胞所用。 其實,國家藉由好的教育政策、投資政策,打造好的生活環境,自然會吸引很多人會願意來念書、投資、移居,無需主張別國人是我們的僑胞,例如魁北克不需主張法國人是僑胞、奧地利也不需主張德國人是僑胞、英國也不會主張美國人是僑胞,再去設立僑委會來跟他們交流。 過去在陳水扁總統任內曾規劃裁併僑委會,在馬英九總統任內更曾由行政院長劉兆玄實際制定裁併僑委會在內的政府再造草案,可見裁併僑委會是跨黨派共識。因此我主張,錢要花在刀口上,專業回歸專業,讓僑委會的業務,分別回到教育部、文化部、經濟部、觀光局等,僑務工作則併入外交部。節省僑委會原先的經費,讓更專業的行政部會來直接管轄、研擬和執行,將更有效率且更紮實的提供海外協助。 僑委會只是組織再造的冰山一角,類似情況也發生在退輔會、蒙藏委員會等。因此,時代力量主張,所有效率不彰、過度重工的組織,都應該回歸專業、讓業務整併到其他專責部門,本黨將推出草案,分別修正《外交部組織法》、《行政院組織法》、《國防部組織法》,並廢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組織法》、《僑務委員會組織法》、《蒙藏委員會組織法》、《蒙藏邊區人員任用條例》,以期讓行政組織更有效率、更順利運作。 ☞ 質詢影片: https://youtu.be/YChll1VPnKQ

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今天出席司法法制委員會的轉型正義公聽會。我發言時強調,現在是轉型正義框架立法的階段,期盼有框架立法的高度,通盤檢視台灣歷史上所有受統治政權壓迫的族群與個人,進行轉型正義工程,避免掛一漏萬。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草案拉出歷史縱深,涵蓋原住民族的部分,也可回溯到日治時代。會中我分享了一個故事: 前年,在西門町的萬年大樓有一位89歲的蔡蕙如阿媽發著「模型出清」的傳單。她不忍丈夫生前最愛的飛機模型將隨著丈夫逝去而塵封人世,忍痛出清,希望愛好模型的年輕朋友可以繼續收藏。蔡阿媽不會用網路,撐著年邁的身軀,在萬年大樓發傳單給路人,後來由熱心民眾轉發到網路上,引起網友支持。 蔡阿媽的丈夫許崙墩,原來是二戰期間日本加藤隼戰鬥隊的戰機駕駛。戰後中華民國來台,政府打壓這段史實,蔡阿媽回憶道,丈夫變得沈默寡言、不向別人提起這段過往,但因為一生熱愛飛機,退休後在萬年大樓開模型店,收藏飛機模型直到去世。 充滿認同糾結與矛盾的故事,不只是許老先生一家人。二戰期間,台灣日本兵有廿萬人,還有許多人在戰後被國民黨不明不白轉調前往中國打國共內戰。1949年中華民國政權逃來台灣之後,這些人的故事被刻意掩飾、甚至被仇視,當事人與他們的家庭只能將這些沉痛的記憶塵封在生命中。 過去國民黨教育用二分法,總認為台灣日本兵若不是被日本人脅迫去當兵,就是信仰日本軍國主義的漢奸,然而這廿萬人的故事,有各種樣貌,有更多糾結的故事,不該被政府長期忽視、污名化,難以獲得平反。我們應該要勇敢的面對、應該回復的名譽就該回復,應該承擔的責任也該承擔,應該補償的就該補償,而且這些沈默的當事人,正在凋零,我們絕對不能再拖延下去。我相信,這些阿公們當年上戰場時,心中惦記著仍是他們的家人,而我們這一代家人,也不該忘了他們。 最後我舉了奧地利為例,他們長年以納粹德國的受害國自居,直到90年代,政府開始主動發掘更多史料,公布當時部分奧地利人成為納粹共犯的真相,1991年總理弗拉尼茨基也表達反省與歉意。二戰時,奧地利人可能是受害者,也同時是幫兇,他們選擇勇敢面對這樣的糾結過往。 每個國家都有著不一樣的歷史糾結與社會傷口,唯有面對真相,真心回復受迫者的權利,才能在真實的基礎之上,一起促進和解與團結的美好社會。我相信,台灣有這樣的勇氣!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進一步了解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https://goo.gl/LCEQDI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 寫於 2016/8/9 世界原住民族日 Losing Watan(樂信瓦旦)生於1899年,泰雅人,曾任角板山青年會第一屆會長。1921年從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現台大醫學院)畢業,回泰雅部落擔任公醫,從事現代醫療,對部落地區推展近代醫療貢獻極大。1945年戰後,日治結束,盟軍派國民黨接管台灣。Losing滿懷希望以為可以回復原住民族被佔據的土地,繼續為原住民族權益奔走。1949年遞補當選第一屆台灣省參議員,1952年當選第一屆台灣省臨時省議員,同年,卻被國民黨政府指控為匪諜,逮捕槍殺。 日前,我走訪桃園復興角板山時,閱讀了Losing Watan前輩的故事。在北橫公路沿線也閱讀了許多政府設置的北橫公路觀光簡介,多圍繞在戰後榮民工程處用三年的時間,拓寬北橫公路的辛苦故事。然而,北橫公路沿線是泰雅族傳統領域,1915年,日治台灣總督府為了統治泰雅族,開築了角板山三星警備道,以利警備集結,這條警備道後來就成為現今的北橫公路。面對這條公路、看著泰雅領土一點一滴的失去,泰雅族更有百餘年的心酸血淚,卻在北橫公路沿線對旅人介紹的故事中被忽略。 蔡英文總統日前已宣布,將於今年十一月一日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未來,原住民族在自己的傳統領域,是否能夠恢復為主人、落實自治復興歷史及文化、推動轉型正義,在傳統領域上發展成有尊嚴的政治主體,捍衛族人的生活與權益;這些,不僅是落實原基法,更牽扯許多複雜的制度改革,是新政府與台灣社會的重大考驗。 未來的道路上,我們還會碰到不同聲音的摩擦,更要積極地去理解與溝通。Losing Watan七十多年前的使命,讓我們這一代來完成。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