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法王達賴喇嘛

前瞻條例

NCC

在地美食

婚姻平權

在地活動

世大運

支持成立台語公共電視台!

日前出席了推動「台語公共電視台」的記者會,與跨黨派的立委一起支持打造台灣多元語言的友善環境。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近年大力推動保障世界的多元語言,才能確保各族群累積的文化智慧資產不被消滅,並訂每年2/21為「世界母語日」來推動。台灣歷經殖民時期、戒嚴時期,多元語言受到限制,各族群文化受到打壓。民主化後終於開始推動各族群語言文化的復振,包括客語台、原民台陸續設置。感謝「催生台語公共電視台聯盟」的不遺餘力,也肯定鄭麗君部長所提出將透過「公視法」的修正及制定「國家語言發展法」,在法源上支持台語公共電視台的政策,相信在可見的未來,俗稱台語的台灣holo話的電視台也將成立。

要復振各族群語言,媒體固然重要,但大家也別忘記要多在生活中多說母語、多聽母語音樂、看母語戲劇。我最近都唱天烏烏、丟丟銅、西北雨、回鄉的我、紅燈碼頭給米魯聽欸,希望米魯再大一點就有台語電視台可以看囉!

即時動態 Issue

孩子的成長,我們一起參與、一起承擔!

立法院在去年已經三讀通過「性別平等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受僱者100人以上的企業應提供適當的托兒措施等,讓許多爸爸媽媽可以就近照顧小孩。很高興在立法院有好幾百個工作同仁的工作場域,也有了自己的托育中心。 即便在強調性別平等的現代社會,還是有人認為照顧小孩是女性的責任,也因此有些女性在生育之後,失去工作、甚至失去了自己的人生。這是不對的,照顧小孩是雙親共同的責任。我也認為,女性已經負擔了懷胎十個月的辛苦,孩子剛生下來這個難以適應、甚至有點混亂的階段,男性理當要承擔比較多的責任。 所以,因為地利之便,立法院托育中心是我就近照顧小孩的首選。我身為新手爸爸,希望有緣分跟大家在這裡一起學習、努力,也繼續在立法院推進與托育政策與性別平權。 (照片為2008攝於達蘭薩拉西藏兒童村。)

台灣不應依賴中國施捨的國際空間!

「台灣不應依賴中國施捨的國際空間!」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台灣未受邀參與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請外交部李大維部長備詢。台灣在國際上受到中國打壓,處境艱困。因此,從舊政府的「活路外交」到新政府的「踏實外交」,皆強調「實質」參與的重要性。不過,究竟怎樣的參與是「實質」參與? 奧運算是「實質」參與的例子。台灣的名稱被矮化為「中華台北」,然而台灣的選手可以公平的與其他國家在競技場上一較長短,有好成績也同樣得獎奪牌。除了奧運期間,平常的國際奧會相關會務,我們也能參與。這些就是「實質」參與。同理,台灣以「台澎金馬關稅領域」參與APEC也是一樣,名稱被矮化,但可以「實質」的參與,平常的APEC國際會務,我們也有實質的參與權利。然而,台灣今年五月的世界衛生大會(WHA),或是三年前曾經出席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呢? WHA我們只能每年以觀察員的身分去發言五分鐘,ICAO更慘,三年前以「客人」身份受邀參觀大會。這兩個組織,我們不能實質參與會務,包括發表意見、表決、即時交流資訊,都不行。這種建立在接受「一個中國」前提下,仰中國鼻息,沒有尊嚴也沒有實質參與,是徹底失敗的外交策略。 我要求外交部要重新檢討,針對沒有尊嚴也沒有實質參與的徹底失敗模式,不能再投注大量資源去浪費,應該要研擬新的參與方式的可行性。台灣應擬定新的外交策略,將資源做更有效的配置。近日外交部傳出將裁撤部分外館,我便持保留意見。外交部應先檢討過去錯誤的外交政策所浪費的資源配置,轉到更務實的建立與他國的連結,而外館該強化還是該裁撤,應該在這樣的新策略下,做通盤的思考。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WA15IT7uFO8

【中正獨裁佗位去 8】南非-第六區博物館

林昶佐身為時代力量轉型正義小組召集人,在本會期與時代力量黨團提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的框架立法,用轉型正義的整全性(holistic)概念,針對四百多年來在台灣及周遭島嶼土地所遭受諸如暴力、屠殺、滅絕、奴役及其他迫害,包含對原住民族、對其他族群、對公民政治權利的個人所受侵害的歷史事實,進行全面性的真相調查,藉以揭露加害者與過去的暴行,以研擬後續行政立法上權利回復的相關措舉,開啟和解的契機。 同時,我們也提出「真相與和解促進條例草案」,此為實質法,針對中華民國政權在獨裁統治時期對人民所造成的公民政治權利侵害,實質進行賠償和名譽回復、人事除垢等執行事宜。而為補足過去政府對於母語的毀壞,時代力量也提出「國家語言平等發展法」,推動族群間語言平等,落實母語教育。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在推動的過程中,受到不少阻礙,主因來自執政黨認為應該將獨裁時期轉型正義和原住民族事務分開,本法因此遭到排除。然而,時代力量並不氣餒,為了持續讓轉型正義工程順利運作,便配合修正本法,更名為「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將法案集中於處理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並新增具有實質執行效果的賠償條文。我們主張,此機構應該設立於行政院底下,擁有行政調查權,不能只是單純學術研究機構,才能真正落實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一起面對四百年年來所有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