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台灣應積極強化與東南亞的外交工作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就上週(3/21)台灣漁船遭受印尼巡邏艇槍擊的事件,請外交部、農委會漁業署、國安局、海巡署等單位來備詢。政府單位的多份報告相當一致,都提及印尼政府宣稱本起案件符合他們的「標準作業程序」,但我方漁船則對於過程有不同的陳述。顯然,爭點之一是印尼的「標準作業程序」,因此台印雙方應該依據當天證據,比照印尼其標準作業程序,就能確認印尼公務船是否違法失當。所以,外交部是否了解印尼公務船執法的「標準作業程序」?例如印尼公務船與外籍漁船的應對基本規範是如何?包括公務船廣播警告、登艦、查扣、開槍的相關規定是什麼?

林永樂部長表示,印尼近日已正式回覆其作業規定。然而,我實在難以想像,幾乎每年都爆發印尼公務船對台灣漁船的執法爭議,我們的政府竟然到最近都仍不了解該國規定的細節內容,這要如何保障漁民?發生爭議時,如何依據其規定來主張我們的權益,保障台灣漁民的安全與財產呢?

我請漁業署蔡日耀署長簡述台灣遠航漁船的主要作業海域,蔡署長表示,主要以印度洋、東南亞、太平洋海域一帶。我進一步詢問外交部與漁業署,那麼在這海域中的十幾個國家,台灣漁船常常爆發與該國的執法爭議,請問我們掌握了哪些國家公務船執法的「標準作業程序」?結果竟然幾乎都沒有!

事實上,要能真正保障台灣漁船的權益,還是必須簽訂漁業協定。尤其以外交部多份報告所提,過去八年政府強化與各國「非政治性的實質關係」的外交理念來看,漁業協定絕對是非常重要,應該優先推動,才能實質保障我國漁民。然而這八年來簽訂了台日與台菲的漁業協定,都是發生東海衝突以及廣大興號事件後,才陸續推動。我追問,漁業署所提的台灣漁船作業主要海域等周邊鄰國,我們跟他們的漁業協定是否開始談了?例如也曾與我漁船爆發執法衝突的印度?

結果部長竟然回答,幾乎都還沒有開始談!

台灣漁船年年都爆發跟鄰國公務船的執法爭議,我們竟然都還沒有開始談!

難道非得爆發大的流血傷亡衝突,政府才要談嗎?

5/20即將就任總統的蔡英文主席提出「新南進政策」,我將監督新政府落實強化與東南亞鄰國政府的互動與互信,畢竟包括貿易投資、工業設廠、文化交流、漁業等,我們與東南亞鄰國都有密切的往來。我也期盼外交部的同仁們,未來大家仍會在外交崗位上繼續合作打拚,必須開始積極籌備強化與東南亞鄰國關係的工作。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vNc7njeXLYA

即時動態 Issue

釐清慶富案的真相,還給台灣人真相

為了釐清慶富案的真相,外交國防委員會成立了調閱小組。幾天來我在調閱小組查閱上千份的資料,發現公股銀行的授信會議與常董會議的關鍵資料都沒送來,完全無法釐清從不貸款給慶富變成貸款給慶富,這決定到底是怎麼做的。 2015年的時候,慶富總共匯款約13億給「AnTaiZUN」以及其所指定的「HARBOUR STAND LIMITED」,而「AnTai ZUN」的董事就是慶富董座之子陳偉志,老闆則是做娛樂事業投資,這登記在英屬維京群島、疑似紙上公司的「AnTai ZUN」根本與造船業務完全無關,更不是慶富十大進貨廠商,慶富竟然匯出鉅款給這家公司,而隔年一月銀行竟然還決定聯貸給慶富,請問銀行的徵信是在放水?將台灣人當成盼仔送慶富205億? 獵雷艦弊案發展至今,行政院雖提出了調查報告,但許多疑點未徹底查明,政府部門與公營行庫還在避重就輕。我們要求行政院長賴清德帶領包括副院長施俊吉等專案調查小組成員,到立法院專案報告。要徹地追究責任,還給台灣人真相。

熱比婭,我們下次台灣見!

「熱比婭,我們下次台灣見!」 這次出訪華府,早早就與老朋友熱比婭相約喝杯茶敘舊。一別七年,時間過得好快,世界變化好大。她是維吾爾人權領袖,對台灣這幾年的社會脈動與政治新局充滿了好奇,我們暢快的聊著台灣啊! 這一位熱愛台灣的可愛阿姨,數度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人物,多年來卻被馬英九政府不斷拒發簽證而無法訪台。也太Sadcore了.... 我答應熱比婭,要協助她來訪台灣。期待下次她還有熱情的女兒熱依拉一起來台灣見!

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三讀!

今天院會《國民體育法》眼看就要二三讀,突然被親民黨杯葛拉下協商,我滿臉問號。 本屆立法院從去年至今辦了多場體改公聽會,教文委員會也為了《國民體育法》開了多次會議,都未見親民黨委員出席。終於在5月3日好不容易審查完竣,委員會決議無需黨團協商。今天,親民黨團突然杯葛拉下協商,並且說,法律使用「國家奧會」用語,我們選手恐怕無法出國比賽,我還是滿臉問號。 中華奧會曾以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等不同名稱加入國際奧會,現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國際奧會則曾接受我們國家代表隊以「FORMOSA(福爾摩沙 1960)」或「TAIWAN(台灣 1964 / 1968)」為名,現則為「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許多人也期待有天我國代表隊有機會再次恢復以「TAIWAN 台灣」為名。很清楚的,我國奧會與代表隊名稱並非由我國法律定死,而是依照國際奧會與我國奧會之協議。為了避免每次更名就得配合修改國內法,耗費修法資源,法條用語不宜硬性指定正式名稱,因此時代力量在去年11月送交一讀的體育團體法便建請以中性名詞「我國奧會」定之。今年5月3日在委員會審議時,此修正動議獲得在場委員支持並建議用「國家奧會」即可表達本修正動議之原意,我們也表示接受。從去年至今關於體改的審議過程,親民黨從未針對這點表達異議,現在突然以此為藉口阻擋國民體育法修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不過,在體育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我們見識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來拖延,從「選手太年輕不懂事」「國情不同財務不能公開」「開放協會黑道都來了怎麼辦」到現在「法條用語不能中性定之」,早已見怪不怪!體育改革不容停止,我呼籲,立法院接著的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讀三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