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大陸地區竟包括十六個國家!?

今天我質詢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大陸」到底是什麼?她遲疑了一下。我提醒,根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大陸地區」指的是「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因此,陸委會的業務就是處理這地區的事務,她表示認同。

然而,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究竟包括哪些地區?我秀出一張地圖,中華民國的領土,除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還至少被蒙古、俄羅斯、印度、越南、哈薩克、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不丹、孟加拉、北韓...等十五個政權侵佔。因此,陸委會的業務範圍是「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業務對口應包括十六個政權。然而,張主委表示,只有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事務放在陸委會,其他十五個政權都放在外交部。

既然其他被侵佔領土所屬的十五個政權事務都放在外交部統合管理,也沒有違憲問題,我強調,中華人民共和國事務當然可以放在外交部轄下。其實,依照現代國民主權的憲政理念,我國疆域只限於台澎金馬2300萬人的範圍,不包括那些神話固有疆域,那十六個國家本來就獨立自主、不是我們的一部分,這是現實。更何況,中華民國憲法對於領土只有模糊不清的宣示,沒有正式宣告範圍,政治性的口號更沒有法律意義。因此,把這些國家納入台灣國際關係的一環,有效整合資源、規劃完整的國際策略,才是正常之道。

台灣從獨裁時期以來遺留很多不合時宜的黨國概念,以及浪費資源、沒有效率、疊床架屋的政府結構,政府應該要勇於面對、推進改革。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YzcEYwYzaEM

即時動態 Issue

稅改甲案根本只是煙霧彈?

這幾天我跟辦公室新的法案助理賴建寰同學一直在研究財政部提出的稅改草案,發現一些奧妙之處。 稅法上有個基本原則叫做「綜合所得課徵原則」,意思就是各類所得應該綜合在一起合併課稅,這樣各類所得的稅賦才會公平。這次財政部公佈的稅改的甲案、乙案,甲案就是合併課稅,看起來這樣似乎比較符合「綜合所得課徵原則」,事實上卻不是這樣。 假設某小股東拿到83元股利,若他適用5%的所得稅級距,現制他可以退稅3.9元。如果未來實施甲案,他反而要交3.1元的稅。但乙案中,小股東仍然可以選擇併入綜合所得稅,而且還繼續維持現有的抵扣稅額,這樣小股東還是可以退稅4元,當然希望選擇支持乙案,但若通過的版本真是乙案,那麼有錢人就可選擇分離課稅單一稅率26%,等於是大幅降稅。 財政部在乙案中,設計了二擇一的制度,原本適用低稅率的一般人,仍然可以選擇將股利納入綜所稅合併課徵,而且仍然有抵扣額。而適用高稅率的人則分離課稅單一稅率26%。 為什麼財政部只在乙案中設計可保障傾向選擇低稅率一般人的「抵扣稅額」方案?不把甲案也納入這種設計?我懷疑這是不是故意的?甲案只是煙霧蛋,要引導一般人去支持乙案,讓有錢人可以順勢大幅降稅? (照片擷取自電影逃學威龍)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昨日海牙仲裁法庭宣布南海案仲裁結果,其中對太平島屬於礁石的認定大大衝擊台灣社會,我感到相當遺憾,今天立法院的內政和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分別針對南海仲裁召開議程,我均提出質詢。政府派出康定級巡防艦前往南海宣示主權,但我認為,為了捍衛我國在南海的權益,政府除了宣示性作為以外,需要有更多實際的動作,例如公告領海基線和提出新的南海主權論述。 事實上,雖然台灣實質控制太平島,也主張擁有其12海浬與200海浬的領海和EEZ(專屬經濟海域),但政府自從1999年宣布南沙群島領海基線另行公告後,直到今天整整17年都沒有再有任何動作!在國際法上,領海和EEZ都是由領海基線向外推展得到的範圍,也就是說在法律上政府根本就沒有實際去主張台灣在太平島的應有權益!反而是目前被中國實質掌控的民主礁(黃岩島)我們有公告其領海基線,這是什麼荒謬的標準? 對照其他國家的做法,例如日本在處理領海爭議時,便是第一步先在國內法上公告領海基線,再派出執法單位捍衛EEZ權益,展現實質控制,最後再透過國際組織將領海主張國際認證化,政府現在連第一步的公告領海基線都沒做到,只憑空話和宣示性作為,卻在法律上固步自封,這樣要如何捍衛權益!? 再者,便是我認為政府一定要在南海議題上,提出符合國際法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實質有效的主權主張,過去政府所主張的南海11段線,或稱U型線,基本上是沿襲國民政府在中國時期,1947年所提出的領海主張,如同中華民國主張外蒙古是領土一樣,這樣的領海主張如今已大幅悖離現實,不僅不合時宜,還讓中國近年來時常有機會在南海議題上透過一個中國原則吃台灣豆腐,例如透過一個中國原則間接主張中國擁有太平島主權,也讓國際社會誤認為台灣與中國在南海上站在同一陣線、甚至讓台灣自認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新政府應該要揚棄這些在一中框架下的過時主張,用更符合現實的論述取而代之。 當今的國際法上,對於主權宣示,重點在於是否在該地擁有長期且有效的統治,也就是事實上的實踐,而不是像中國9段線或過去政府U型線所主張的「自古以來」這樣模糊的文字。在這次的仲裁案中,仲裁法庭已經清楚宣告,中國政府所主張的9段線違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所主張的「歷史性權利」在《公約》生效後便已宣告消滅,既然如此,台灣還要無視於南海諸島絕大部分都掌控在中國、越南、菲律賓等國手中的現實,無視於國際社會國際法的實踐,將整個U型線都宣告為我們的領海嗎?這樣站不住腳的論述不僅對台灣的實質權益毫無幫助,反而有害。 我認為政府要捍衛主權和經濟利益,一定要先從務實的主張我們實質有效統治的地區,在南海也就是太平島和中洲礁的主權開始,然後在法律上有所行動,公告領海基線與領海,以此為基礎宣告和行使權利,才能為台灣在國際上謀求最大的福祉。

釐清慶富案的真相,還給台灣人真相

為了釐清慶富案的真相,外交國防委員會成立了調閱小組。幾天來我在調閱小組查閱上千份的資料,發現公股銀行的授信會議與常董會議的關鍵資料都沒送來,完全無法釐清從不貸款給慶富變成貸款給慶富,這決定到底是怎麼做的。 2015年的時候,慶富總共匯款約13億給「AnTaiZUN」以及其所指定的「HARBOUR STAND LIMITED」,而「AnTai ZUN」的董事就是慶富董座之子陳偉志,老闆則是做娛樂事業投資,這登記在英屬維京群島、疑似紙上公司的「AnTai ZUN」根本與造船業務完全無關,更不是慶富十大進貨廠商,慶富竟然匯出鉅款給這家公司,而隔年一月銀行竟然還決定聯貸給慶富,請問銀行的徵信是在放水?將台灣人當成盼仔送慶富205億? 獵雷艦弊案發展至今,行政院雖提出了調查報告,但許多疑點未徹底查明,政府部門與公營行庫還在避重就輕。我們要求行政院長賴清德帶領包括副院長施俊吉等專案調查小組成員,到立法院專案報告。要徹地追究責任,還給台灣人真相。